手机上阅读

17.第17章 宝鼎神力 狂风大起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雨一直下,如丝如缕,铮铮有声,有一股子杀伐之气。

    云月娥目光凌厉,额头上的血色莲花发出阵阵魔音,一道道无形的天地罗网从天降落,如丝如缕,没有半点的缝隙。

    既然结了死仇,越是天赋超绝,越是要扼杀。不然,真正成长起来,对自己,对整个家族,都是灾难。

    云月娥目光阴冷,纤纤玉手催动最恐怖的摄魂魔音,毫不留情。

    面对扑面而来的魔音,景幼南仿佛不闻不理,他进入到一个奇妙的意境中,如梦似幻,如假似真。

    “道尊从天外降临,开坛讲法,教化众生。”

    一名古朴的道人端坐在九瓣白莲花之上,绽放出大光明,无尽的花雨纷纷飘扬,在半空中凝聚成种种不可思议的道诀,光芒万丈,不可逼视。

    无数的信徒面目祥和,一动不动,他们每个人都闪烁着智慧,大声赞扬着道的威严,道的肃穆,道的伟大。

    突然之间,一道惊天的黑光贯通天地,数不尽的魔头从黑光中蜂拥而出,他们背生双翅,手拿钢叉,疯狂狞笑着,把眼前的信徒们踢翻在地,然后狠狠叉死,吸干精血。

    肆无忌惮,魔焰滔天。

    转眼之间,一片祥和的净土支离破碎,到处是信徒痛苦的呻吟,还有魔头放肆的大笑。

    一声低沉肃穆的道号,无穷的光芒如同天河崩塌般,充斥整个天地。

    景幼南仰起头,没有了魔头,没有了诵经声,只剩下一尊看不到尽头的青铜宝鼎横跨虚空,上面无数的玄门符文流转闪烁,汇聚成玄门的经文,从远古而来,浩瀚而又雄伟。

    力量,是充斥天地的霸道力量。

    没有力量,何来护持,又怎么称得上鼎?

    电光火之间,景幼南触摸到玄门宝鼎的一丝真意,身上金光大盛,如同一****日升空,炽热阳刚。

    “不好。”

    云月娥急退,被金光一照,周身裸露在外的肌肤如同放在火烤上一样,疼痛难忍。更令她惊惧的是,她刚刚施展秘术借来的力量也在疯狂流失。

    不知不觉间,云月娥萌生了退意,对于未知的恐惧,像大石头压在胸口,让她喘不上气来。

    “宝鼎降妖魔,道法行天下。”

    景幼南龙行虎步,强横的气息牢牢锁定后退的云月娥,金灿灿的光芒闪耀不定,宛若真正的玄门护法行走在世间。

    “降魔。”

    景幼南口吐真言,双手虚托,一尊青铜色斑驳的青铜大鼎换换凝聚起来,绽放出千百道青光,直直朝着云月娥砸去。

    “啊,”

    云月娥惨叫一声,踉跄后退,俏脸苍白如纸,只觉得如同被一块万斤的巨石击中,恐怖的力量差一点把她的双臂震。

    力量,真正的力量。

    她所谓的秘术,智慧,心机,在这强横霸道的力量下,毫无半点的用处,统统被碾压的粉碎。

    “赶紧束手就擒。”

    景幼南步步紧逼,手掌伸出,金灿灿的光芒,宛如五座赤金色的山岳,当头罩下。

    五指山镇压法。

    这是景幼南刚刚领悟到玄门宝鼎真意后凝练出的真正法门,修炼到高深处,能够五根手指化为真正的山峰,镇压一切妖魔鬼怪。

    景幼南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将对方擒拿在手,好好逼问下对方的来历身份。除此之外,这是了解这方世界的最佳途径。

    不过,景幼南到底还是低估了世家大族子弟的骄傲和决断,眼看自己要被对方瓮中捉鳖,刚刚还惊慌逃走的云月娥反而被激发了心底的决绝,她尖叫一声,精血疯狂地涌向她额头的血色莲花,魔音如狱,蕴含大恐怖。

    “剑气如莲花,自在由我心。”

    云月娥眼角崩裂,鲜血染红了半边如玉的俏脸,阴森恐怖,用手指着景幼南,一字一顿,如诅咒一般,有滔天的愤恨。

    景幼南的脸色很难看。

    眼前的红衣女子额头上的血色莲花仿佛活了过来。莲花徐徐转动,丝丝缕缕的剑气纵横开阖,惊人的剑芒横空交织,在半空中结成了一张铺天盖地的剑气罗网。

    退无可退,就如同网中的游鱼,任凭怎么挣扎,都难以逃脱。

    “还是大意了啊。”

    景幼南低声感叹一声,随即双目迸发出耀眼的光芒,浑身的血液长河大江般流淌起来,汩汩有声。

    吐气开声,双臂高高抡起,千斤巨力加持,冲着无边的剑气罗网,用尽全身力气,狠狠地砸了下去。

    既然避无可避,那就硬生生砸出一条通天大道。

    景幼南仰天长啸,壮志在怀。

    轰隆,

    惊天的碰撞声即使在风雨中依然震动四方,景幼南身子飞出一丈远,重重落在地上,溅起水花多高。

    好半天,景幼南慢慢站起来,浑身的衣衫已经被剑气撕裂,胸前和后背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小口子,鲜血淋漓。

    无处不痛,痛彻心扉。

    景幼南挣扎着向前望去,红衣女子云月娥已经直挺挺地躺在地上,没有了半点的气息。

    她美目圆睁,牙呲尽裂,显然死的很不甘心。

    “自己找死,谁也怨不得。”

    景幼南冷笑一声,果断转身离开。

    他心里明白,武陵城如今风起云涌,各方势力纷纷冒头,一个不小心,就会铸成大错。更何况,这个红裙女子还有不少的同伴,要是让她们赶来,恐怕想死都难。特别是为首的几名女子,头顶上清气如泉,显然是养气境界以上的修士,那种人物只要出手,任凭自己肉身再是强横,也抵挡不住天地元气之威。

    养气境界是一个门槛,养气境界之下,靠的是肉身,而养气境界之上,则可以用真气催动法器或者是施展道术,两者之间的差距,真有天地之间的差别。

    就在景幼南离开没多久,数声鹤鸣声响起,一道道靓丽的倩影从天降落,清新淡雅,眉目如画,个个如仙境的仙子一般。

    不过,此时这些凡人中的仙子们脸色都很难看,她们寒着俏脸,几乎能够刮下一层冰霜。

    “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杀害我们妙严宫的弟子?”半响,身材火爆同样脾气火爆的少女刘蝉打破了沉默,她愤怒地走来走去,要是杀人者敢在她面前,她是不会介意用她修长笔直的美腿狠狠将人勒死。

    “不错,一定要把凶手抓住,千刀万剐。”

    “哼,千刀万剐太便宜了,要把他的魂魄抽出来,点天灯。”

    “绝对要点天灯,让他的魂魄受天火焚烧,日日哀嚎。”

    火爆美少女的话彻底点燃了在场众人的怒火,她们咬牙切齿,发誓要把凶手给最残酷的刑罚,让他求死不能。

    妙严宫是中古传承下来的宗派,有数以千计的仙山灵脉,宗内的势力更是渗透到各个古国当中,是当之无愧的玄门大宗。妙严宫的弟子出外,就是一方的诸侯也得小心翼翼地伺候,不敢有半丝的怠慢。宗内的每个人都为自己所在的宗门感到骄傲,他们也自发的维护宗门的利益和声望。

    正是因为如此威势,她们几人虽然境界不高,但依然敢独自出外,无人敢惹,凭的就是宗门的滔天权威。现在居然有人在野外击杀宗内的弟子,所有在场的人都被激怒了,这是在挑衅整个妙严宫的威严。

    “敢杀害我们妙严宫的弟子,无论是谁,都得血债血偿。”

    为首的紫衣少女发话了,完全是一锤定音的味道。

    她在一行人中修为最高,背后势力最强,是当之无愧的领军人物。一见她说话,在场的众女子都静下来,仔细聆听。

    “云华师妹,你立即去请费师叔,他老人家就在左近,可以赶来主持大局。其他的众位师妹跟我一道停留在武陵城,查找那名少年人,他身上必然会有线索。”紫衣少女一双美丽的眸子中满是摄人的寒光,“妙严宫的威严,不容任何人挑衅。”

    “遵师姐法旨。”在场众人高声应和,各自分头行事。

    很快,云月娥被人击杀在荒野中的消息传了出去,整个妙严宫外门都震动了。

    云家可是妙严宫中非常有权势的一个世家,云月娥本身修道天赋不错,她的父亲正是云家的现任家主,这样一个人物在外面被人残忍杀害,简直是打云家和妙严宫的脸了。

    几百年来,妙严宫弟子从来在外面威风凛凛,是什么人吃了雄心豹子胆,居然如此不知死活。

    所有得知消息的妙严宫弟子纷纷发动手中的势力,彻查这件事情。

    妙严宫的威严,不容半点挑衅。

    每个吩咐下去的妙严宫弟子都神情严肃,郑重无比。

    就在这样疯狂而又可怕的氛围下,妙严宫这个巨无霸开始运转起来,数百年来,第一次展露出逼人的狰狞。

    景幼南并不知道,他一次无意的动作,惹出了一个任何人都想不到的漩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