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6.第16章 只言片语起杀心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空中有鹤鸣之声传来,清亮悦耳。

    景幼南抬起头,就见数名少女跨鹤而来,裙裾带风,环佩交鸣。

    容颜精致,明媚善睐,手中或持彩带,或挎花篮,或背宝剑,个个犹如画中走出的仙子。

    “又是仙道中人。”

    景幼南心神一动,眼前几名少女头顶上也是清气升腾,异象频现,虽然比不上醉花楼面前见到的神秘少妇,但绝对都不是平常人。

    “难道小小的武陵城也要起风云了吗?”

    景幼南撑起油纸伞,疾步而行,毫不停留。

    为首的紫衣少女美目掠过景幼南,红润诱人的小口发出一声惊叹:“咦,好一个丰神俊朗的少年人。”

    她出身名门,目光敏锐,一眼就看出景幼南根基深厚,是不可多得的载道之器。

    这样相貌出众,禀赋惊人的少年,就是门派中也不多见。

    虽然心动,但为首的少女却根本没想要将景幼南带回门派。她们这一支的道术神通只适合女子,即使带回去,也会便宜别的人,于己无利。

    玄门大宗看似歌舞升平,其乐融融,但底下的刀光剑影,勾心斗角,永远不会消失,资敌的事情,傻子才会去做。

    其他几名少女心中也是这样的心思,只是笑嘻嘻地对景幼南的相貌评头论足,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唯有一名身材高挑的红裙少女美目泛彩,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满是喜悦之色。

    “呀,小师妹,你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

    “啧啧,一见钟情啊,”

    “可怜了乐师兄,追了小师妹这么久,一腔情意只能够化为流水了。”

    其他几名少女很快发现了红裙少女的异状,她们叽叽喳喳的,争相打趣。

    “你们胡说什么啊,我怎么会看上一个乡下的傻小子?”

    红裙少女扬起下巴,白玉般晶莹剔透的俏脸上满是高傲和蔑视,她向来自视甚高,根本看不起像景幼南这样的小人物。

    “我只是看这傻小子根骨不错,想要带回去做我明玉诀的炉鼎而已。”

    红裙少女哼了一声,说出了心中的打算。

    她修炼的明玉诀是家族所传,威力甚大,不在门派所传道术之下。只是,此门道诀秘术突破之时异常困难,必须要有上乘鼎炉,方有成功希望。鼎炉资质越高,越容易突破。

    红裙少女三个月前就修炼到明玉诀二重圆满境界,只是找了几个鼎炉,都不满意,才迟迟没有突破。现在有一个上好的鼎炉在面前,说什么她也不会放过。

    “恩,云师妹快去快回,恩师交代的事情,我们耽误不得。”

    为首的少女点点头,答应下来。反正只是顺手带走一个乡下野小子,耽误不了正事,她也不愿意因为这件小事惹得红衣少女记恨。

    对于仙道之人来讲,阻人机缘,简直可以比拟杀人父母了。

    “师姐放心,我去去就来,绝不耽误不了恩师交代的大事。”

    红裙少女云月娥轻笑一声,坐下的仙鹤引颈长鸣,化为一道流光,直奔景幼南而去。

    武陵城外,有大片大片的原始古林,古树参天,野兽成群,一眼看不到尽头。

    古林外,景幼南冷冷地看着眼前居高临下的红裙少女,双目冰寒一片。

    任谁突然听到有人要大刺刺地把自己当做鼎炉都不会高兴,尤其是对方眼前那种如同挑选货物的蔑视,更让人从心底升起一股子暴虐。

    “姑娘,在下没兴趣当你的鼎炉,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好半响,景幼南压下自己的心火,沉声道。眼前的武陵城风雨欲来,八方人物聚集,自己正处于修炼的紧要关头,没必要招惹是非。

    “不识好歹。”

    听到景幼南的话,跨坐在仙鹤上的云月娥俏脸立刻冷了下来。

    在她眼里,这个乡下野小子给自己当鼎炉,入门派,得仙缘,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是他祖上冒了青烟。不然的话,一辈子在这个小地方混混沌沌,有什么出息。至于当鼎炉后,根基被毁,还要每日忍受明玉碎体的痛苦,她是想都不会想。

    没有付出,怎么会有回报?

    现在,没想到,这个野小子居然不识抬举,有眼无珠,真真是气煞人也。

    “自找苦吃。”

    红衣少女云月娥向来骄横,恼羞成怒下悍然出手,玉葱般的纤纤细手刹那间化为世间最锋利的利刃,直直地向景幼南头皮抓来。

    她心里打定了主意,一定要让眼前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好好吃一顿苦头。

    “找死,”

    景幼南双目寒光闪烁,长啸一声,身子腾空而起,如松摇如鹤舞,径直斩向红裙少女的脖颈。

    松鹤万寿拳。

    景幼南第一次全力催动,全身精气充溢,一拳打出,简直如电光火石,快的不可思议。

    只要达不到引气入体,沟通天地元气,修士之间的战斗,主要还是依靠肉身之力。在这个境界,动用法器,则需要充足的时间来准备,对方哪里会给你这样的时间,还是要靠肉身搏杀分出胜负。

    红裙少女云月娥万万想不到她眼中的可怜的绵羊竟然是一头狰狞的猛虎,转眼间就要食人。

    眨眼之间,形势逆转。

    “啊,”

    危急关头,云月娥显示出大家族出身的冷静,美好的娇躯扭成一个夸张的姿势,如龙蛇盘踞,全身柔若无骨,险而又险地躲过了景幼南的必杀一拳。

    金蛇舞。

    这一秘术乃是云家老祖在一神秘之地见到金蛇狂舞化为天龙,回到家族后闭关十年创出的盖世法门,只是后来云家曾经遭受大难,此功法大部分遗失,只剩下残缺部分,族中之人通常用来打磨肉身。

    云月娥学习这一门功法,是想以后有机会找到祖上失落的部分,重新让这门盖世秘术大放光芒。没想到,在此刻,居然救了她的命。

    “躲得倒是快。”

    景幼南眼睛眯起,对方躲过自己的蓄力一击,也是有些惊讶。不过,他到底是反应更快,双臂如轮,再次狠狠砸下。

    既然结了仇,就要斩草除根,不然的话,将来就是一个大麻烦。

    轰隆,

    又是一次硬碰硬的直接对抗,云月娥踉跄倒退,双臂震得发麻,几乎没有了直觉。

    “混蛋,人渣,败类。”

    云月娥咬牙切齿,心中恨到了极点。

    在景幼南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下,她原本很多手段根本施展不出来,每次都是硬抗,饶是她出身名门,手中法器不凡,但肉身实力一般,连番交手下,不可避免地落入绝对的下风。

    肉身修炼大不易,修士们在有限地时间内都忙着打坐吐纳,周天搬运,至于肉身修炼,等境界上去之后,完全可以用丹药强行提升。平时时候,大门凡胎境界出外,也会有门中力士随从,保证修士从容驱使法器。

    说起来,云月娥自己倒霉,碰到了景幼南这样境界不高,但肉身恐怖的怪胎。

    此时,原本仙女模样的云月娥显得很狼狈,那一身做工精致的长裙被大雨彻底打湿,紧紧裹住惹火的娇躯,前凸后翘,格外惹眼。胸前的衣襟已经被拳风撕开,一对雪白的丰满暴露在外面,随着她的动作,上下跳动不停。

    每一次拳风袭来,扫过胸前,云月娥弹性十足的丰乳都会有一种酥麻生疼的感觉,就好像被人捏在手中用力把玩,那种夹杂着难受,兴奋,战栗的混杂让她心底不由得升起一种异样。

    不过,这种异样并没有让云月娥觉得幸福,她彻底愤怒了,几乎要咬碎一口的银牙。

    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能让她受过这样的侮辱。

    “啊,”

    再也忍不住的云月娥尖叫一声,头上的发髻一下子散开,三千青丝根根竖起,犹如利剑一般,直直插进她身后的仙鹤体内。

    鲜血如泉涌,染红了大地。

    景幼南的眼睛立刻眯了起来,原本神骏异常的仙鹤躺在地上哀鸣阵阵,眨眼之间,就只剩下了一张枯皮,精血流尽。

    “无耻小贼,今天非把你扒皮抽筋,碎尸万段。”

    云月娥一字一顿,目光阴冷。

    吸尽了仙鹤的精血后,她光洁的额头上盛开了一朵妖冶诡异的红莲花,一片片花瓣展开,上面各种符文流转不定,隐隐有仙鹤的哀嚎声传来,若隐若现。

    一种诡异而又嗜血的气息从血色莲花中散发出来,即使在阴雨天中,也是半点遮挡不住。

    “宝鼎镇压。”

    感受到对方诡异的气息变化,景幼南怎么会坐视不理,双目绽放出两道金光,全身金灿灿的,犹如道门中的护法,威猛霸道。

    在云月娥眼中,景幼南上空浮现出一尊三丈高下的青铜色宝鼎,上面雕刻着种种神秘的花纹,字字放光明,照耀大千。

    守护,降魔,根本。

    一股强悍绝伦的意志陡然间爆发出来,仿佛上古时代镇压妖魔,护卫道门昌盛的宝鼎降临世间,光芒万丈,八荒六合,无不臣服。

    玄门宝鼎,日日夜夜祭祀之间,早已经通灵,镇压天地。景幼南全力催动宝鼎镇妖诀,竟然隐隐有一丝宝鼎伟力沟通天地,加持自身。

    “居然可以借助宝鼎之力”

    云月娥俏脸变色,双目满是不敢相信之色。

    据门中典籍记载,天地之间有些古老的器物,比如宝鼎,铜钟,玉如意等等,在玄门上下几万载的传承祭祀下,早已经通灵,蕴含玄门的根本大意,不可名状。某些与这些通灵器物有关的道诀神通,修炼到高深处,能明了其中的本意,就可以沟通,借助其不可匹敌的力量。

    只是,通灵的玄门器物蕴含的本意是何等的高深晦涩,别说是能领会,就是参悟其中的一丝一毫都难如登天。云月娥清楚,她们这一代弟子中,能够做到这一步的寥寥无几,无一不是精彩绝伦,有大气运,大福缘者。私下里,她也只能够羡慕嫉妒。

    万万没有想到,在这荒山野岭,居然让一个野小子施展了出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