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5.第15章 雨中山城有远客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知道何时,外面下起了雨,刚开始时,细雨蒙蒙,如珠帘倒卷,煞是喜人。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雨越下越大,天地间挂起无比宽大的珠帘,迷蒙蒙的一片。

    雨落在对面的屋顶的瓦片上,溅起一朵朵水花,像一层薄烟笼罩在屋顶上。

    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入人家。

    景幼南望着犹如一幅巨大黑白山水画的天空,无声地笑了笑。

    换了一身干净的青衣,撑起一把油纸伞,景幼南出了门。

    雨下的正大,原本热闹的街上没有行人,冷冷清清的。

    晶莹如玉的雨珠从半空中倾泻而下,砸在房檐上,落入花丛中,溅进小池塘,叮叮咚咚的声音,是最美的雨中乐曲。

    景幼南一身青衣,脚踩木屐,悠然而行。

    凝聚出元灵性光的他,五感敏锐,与天地有一种说不出的玄妙感应,别人避之不及的雨天,他却怡然自得,静听风雨声。

    “咦,有人来了。”

    踏踏马蹄声由远而近,打断了景幼南对雨天的感悟,他皱了皱眉头,停下身子,望向街道的尽头。

    四匹纯白色的骏马拉着一辆做工极其考究的精美马车从风雨中而来,马蹄声踏踏响起,犹如一曲节奏轻盈的曲子。

    马车的四个角上,各挂着一串紫色风铃,马车跑动同时,风铃悠扬,富含诗韵。

    风雨之中,这辆马车就好似从童话中走出,美丽平静地就像一首雨后的诗。

    景幼南目光缩了缩,眼中精光一闪而逝。

    别的不说,就看前面四匹纯白色没有丝毫杂色的骏马,就可以判断出来者大富大贵。要知道,****的骏马不仅稀有而且价格很高,一般的人,根本养不起,也用不起。

    除此之外,马车上的中年马夫马鞭每一次都轻轻扬起,带有一种独特的韵律,在他的掌控下,马车快而稳,没有半点的颠簸。

    是个高手,不仅是驾车高手,而且,有功夫在身。

    景幼南只瞄了一眼,就已经得出了结论。

    踏踏踏,

    骏马扬蹄,马车停在前面醉花楼门前。

    看到马车停到醉花楼前,景幼南更加地好奇起来,他干脆站在路边,驻足观看。

    说起来,在武陵城中,醉花楼的名字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即使景幼南这样的人,对醉花楼也是如雷贯耳。

    更令普通人不解,令知情者寻味的是,大有名气的醉花楼却是低调的惊人,常年楼台紧锁,庭院深深,平时极少招待客人。

    但所有人都明白,能到醉花楼的客人无不是大富大贵之人,不是一方豪强,就是朝中大员,地位崇高。

    醉花楼的神秘与高贵,即使露出冰山一角,也让人赞叹不已。

    对于这座神秘的醉花楼,景幼南有着自己的理解。

    不寻常人作不寻常之事。

    只看醉花楼平日的做派,就可以判断的出,醉花楼肯定有深厚的背景,它在旁人眼中怪异的动作,肯定有自己的打算。

    只是,神秘的醉花楼为何要开在武陵城中,景幼南却是深深的疑惑。毕竟,武陵城在整个燕上府中也是一座毫不起眼的小山城,别说比不上大有名声的苏城,江城,就是和那些动辄上千万人口的城池相比,也是渺小的可怜。

    这样一座偏僻而又人口稀少的小山城,也有值得神秘强大的醉花楼关注的吗?

    只是,景幼南平时都抓紧一切时间修炼,足不出户,纵然再是对醉花楼好奇,也不会专门前来打探。但今天既然碰到了,而且见到醉花楼开门迎客,他也不介意好好观察一下,窥视下醉花楼的门路。

    马车一停,车夫便以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灵敏跳了下来,恭恭敬敬地站在马车前,静等着主人下车。

    只见马车的帘子一开,一名穿着白色长裙的少女跳了下来,眉目如画,五官精致,樱桃小嘴边有一颗美人痣,显得俏丽可爱。

    “好精致的小美人,”

    景幼南目光一亮,这个白裙少女不仅长得精致,更重要的是举手投足之间的那种规矩和气质,一看就是出自有深厚底蕴的大方之家。

    这样的家族,可不是武陵城这座小山城可以拥有的。

    “夫人,请下车。”

    白裙少女用手撑起帘子,清脆的声音格外动听。

    “到了?”

    车中夫人的声音娇媚甜腻,能令所有的硬汉变成绕指柔。

    “到了,夫人。”

    白裙少女答应一声。

    赛雪欺霜的玉臂从马车中伸了出来,白皙的玉手,就好像最美丽最精致的艺术品,没有半点的瑕疵。

    十指尖尖,温暖如玉,仿佛有淡淡的香气环绕。

    只是一只玉手,就在一刹那夺走了风雨中所有的光彩,牢牢吸引住在场每个人的眼睛。

    马车帘子一动,一名散发着成熟魅力的少妇走了出来。

    高挑的身材,牛奶般白皙的肌肤,尤其是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时刻流动着风情和妩媚。

    水蛇腰扭动,胸前的丰满波浪起伏,美艳的少妇俏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一笑一颦之间,风韵十足。

    即使是多次见到少妇的差役和马夫,闻着鼻尖醉人的芳香,也觉得身体火热,血液加速流动。

    少妇的魅力和诱惑,几乎没人能够抵挡地住。

    景幼南却没有和两人一样沉迷于少妇的美色中,他第一眼看到少妇的容貌,心神就猛地一震。

    如此妖娆,如此丰满,如此撩人心弦。

    当然,以景幼南的似铁心智,肯定不会像普通人那样被眼前娇媚妖娆的少妇迷住,真正让他吃惊的是,他能清晰地看到,美艳少妇头顶之上有一团清气上下沉浮,不断演化出种种不可思议的场景,有云烟缭绕,有仙鹤展翅,有亭台楼阁,有金童玉女,不一而足。

    任是谁突然见到如此场景,都会大吃一惊的,景幼南也不例外。

    不过,景幼南到底心智坚韧,城府极深,他很快将脸上的惊讶掩去,目光若有所思。

    凡人生有五孔七窍,皆有灵光透体,凝成五气光华,各有玄妙。

    五气分别为血气,煞气,文气,官气,富贵气。血气乃是肉身根本,体强而气足,体弱而气衰;煞气凶狠暴戾,血光滔天;文气则是文章精深,道德修养惊人所拥有,传说中的大儒能在头顶形成锦绣文章,鬼神退避;官气入得仕途,登临高位,前呼后拥,一言而断,则自然而生;至于富贵气,生于钟鸣鼎食之家,锦衣玉食,雍容华贵,一言一行,富贵逼人。

    五气之论,景幼南早已经清楚,比如,他能看到路上行人头顶上有或明亮,或暗淡的红色灵光,有的拳头大小,有的是烛光大小,都是血气凝聚透体而出的原因。

    可是,现在眼前的娇媚少妇头顶上清光演化种种场景,绝不是凡人的五气,端的不可思议。

    不是凡人,自然就是修仙之人,而且,看少妇头顶上清气升腾,清凉如水,只看卖相就知道,少妇来历绝不简单。

    一个小小的武陵城,一个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醉花楼,居然有这样的人物冒雨而来,难道有大事要发生?

    想到这,景幼南神色一变,再不停留,长袖一甩,匆匆离去。

    毕竟刚刚踏入仙道之路,实力弱小,需要谨慎小心,如此惊人的漩涡,实在不适宜就这样一步踏进去。

    修仙之路,不能缺少勇猛精进,果断刚烈,但趋利避害之道,则是更为重要。

    “咦,”

    就在景幼南的背影消失在街道尽头之时,美艳少妇突然转过身来,一双翦水美眸爆发出一种异样的光辉,景幼南的相貌居然在她眼中一点点浮现出来。

    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宛如时光倒流,端的是不可思议。

    “风姿秀骨,根基深厚,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修道种子,不知道是哪家的子弟。那件宝贝一出,武陵城倒是龙虎风云会了。”

    半响,美艳少妇眸子恢复正常,她轻笑着摇摇头,美眸却是冰冷入骨。

    那件宝贝她已经谋划了数年,这次绝对不容有失,任何人想要浑水摸鱼,都是她的敌人。

    大不了,就在武陵城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那些人既然敢把手伸过来,就要有头破血流的准备。

    就在美艳少妇心思电转,思量如何对付前来浑水摸鱼之辈的时候,醉花楼的王执事已经大步走了出来,笑呵呵地问好。

    “数年没见,胡夫人容颜不改,王某却是老了。”

    王执事四十上下,头戴高冠,白面无须,一双眸子明亮如夜空的星辰,熠熠生辉。他往前一站,自然有一种文雅风流的气质。

    “嘻嘻,王大哥前几天可是刚刚纳了第十五房小妾,正是龙精虎猛,哪里有半点老了。”

    胡夫人掩嘴轻笑,眼波如水,光华流转,忍不住打趣道。

    她知道眼前的王执事修为高深,特别是对水行道术的造诣远近闻名,只是太过沉溺于女色,不肯下苦功。不然的话,凭他的资质和身后的势力,修为完全可以再上一个台阶。

    “咳咳,夫人倒是消息灵通,外面风雨大,还是进楼里说话吧。”

    王执事尴尬一笑,连忙在前面引路。他和胡夫人可是多年的老友,深知眼前的娇媚少妇口舌的厉害,要是让她得理不饶人多说几句,他一贯在众人面前保持的威严非得掉到脚面不可。

    “王大哥娶了第十五房小妾,确实是不同了,知道疼人了。人家可是记得,以前王大哥和人家在一起,可是木木呆呆的。”

    胡夫人一手提着罗裙,轻移莲步,微微扬起的俏脸上,满是促狭的笑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