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1.第11章 人死灯灭 山庄巨变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剑光起,道人陨。

    所有生前的地位,富贵,算计,心愿,统统在这遮天蔽日的剑光下粉碎,天地下不留下半点的痕迹。

    从此之后,没有人记得香火鼎盛的白云观,没有人知道慈眉善目的白云观主居然瞒天过海,暗地里滋养魔头,没有人明白白云道士有一颗向往永生的坚定道心,也没有人懂得白云道长为了求道机缘竟然敢于招惹广陵宗,虎口夺食。

    所有的一切,在如烈日般的剑光下湮灭,如此冷酷,又如此真实。

    景幼南呆呆地望着白云道士化作灰尘消散,久久无语。

    想要长生不死,超脱天地,只有坚韧不拔的坚定心智还不够,唯有力量才是一切的根基。

    没有足够的力量,所有的雄心壮志都是空中楼阁,梦幻泡影,看上去异常的美丽。可是,风一吹,立刻破碎。

    景幼南在思考长生与力量之时,桃花仙子却险而又险地逃了出来,气喘吁吁,狼狈不堪。

    她身上的衣裙被剑光的力量直接绞碎,丰腴美艳的胴体完全裸露在空气中,上面让剑光划出几道剑痕,鲜血冒出,如盛开的殷红花朵。

    饱满雪白的双峰上,血花盛开,朵朵娇艳,红白映衬间,有一种别样的妖异诱惑。

    桃花仙子能够从剑光中逃出,不是因为她修为比白云道士高,也不是周瑞觊觎她美色手下留情,而是周瑞深恨白云道士的魔道秘术,五道剑光中有四道是朝他杀去的,桃花仙子正好钻了空子。

    饶是如此,桃花仙子千辛万苦修炼的桃花秘典也被剑光破去,但是此时此刻,桃花仙子根本顾不上心疼自己的损失,她慌慌张张地祭出一件灵器七粉桃花葫芦,宝葫芦滴溜溜一转,七道粉红色煞气冲天而起。

    七粉桃花葫芦中的煞气是桃花仙子花费上百年的时间,借助灵器炼化地底煞气,与自身的真气融合在一起,是一件似法宝非法宝似道术非道术的存在。

    煞气阴毒无比,只要吸入一点,哪怕修为再高,也会头晕目眩,昏昏欲睡。

    “哼,”

    周瑞出自名门大派,对这种歪门邪道甚是不屑,不过,他也不敢轻忽,连忙闭上口鼻,元清宝灵塔罩住全身,清光如水。

    “桃花遁,”

    桃花仙子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张口喷出一道血箭,七粉桃花葫芦倒转葫芦口,载起桃花仙子,向远方逃走。

    朵朵桃花开,桃花仙子眨眼间就不见了踪迹。

    周瑞脸色阴沉,他自视甚高,一个浪荡淫乱的桃花妖居然在自己面前逃走,让他怒火高炽。

    略一沉吟,周瑞拿出一道巴掌大小的符箓,青光闪烁,当空燃烧,化为一只火红色的小鸟,清鸣一声,直追桃花仙子而去。

    显然,周瑞施展了某种秘法,打定主意要穷追不舍,彻底击杀桃花仙子了。

    月夜下的这场战斗到此为止,白云观主身死,桃花仙子逃之夭夭,只剩下断壁残垣的白云观沐浴在银辉中,有一种压抑的沉默。

    景幼南慢慢地从角落中转出来,长长出了口气,浑身上下轻松无比。

    修仙者晋升到筑基境界后,与天地交感,贯通天地,心神灵动,感应敏锐。

    要不是景幼南一直处于胎息状态,躺在地上,装成死人,十有八九会被两人发现。即使如此,这种迫在眉睫的压力依然沉晃晃的,仿佛压了块大石。

    好在,两人终于离开了。

    白云道士的法宝符箓已经尽数被剑光所毁去,只剩下一只金色的袖囊,巴掌大小,上面绣着晦涩的符文,光华流转,一看就不是凡物。

    或许是周瑞身为大宗子弟不屑于捡取白云道士这样散修的遗物,他并不认为其中有什么用处,或许是周瑞匆匆追杀桃花仙子而去,没有想到白云观中还有人在一旁虎视眈眈,反正不管什么原因,景幼南今天不劳而获了一次,白白捡了次大便宜。

    景幼南收起袖囊,也不敢多看,唯恐广陵宗弟子击杀了桃花仙子回来碰上,匆匆离开。

    直到第二日,前来上香求愿的香客才骇然发现,原本庄严肃穆的白云道观成了一大片废墟,观中的所有道士仆役,全不见了踪影。

    后来,当地官府多次派人来查看,也没有发现一丝一毫的线索。到最后,也只能作为一件无头案处理。

    又一年后,一位游方的和尚在此地建造了金山寺,弘扬佛法,惩恶扬善,教导众人行善安乐,来生必上极乐世界,无尘无垢,超脱天地。

    金山寺的盛名越传越远,就连别的县府众人都纷纷前来许愿上香,自觉作为佛的信徒,积善行德,期待来世。

    白云观已经彻底地被人们遗忘,或许,只有当你见识过白云观鼎盛时候的忠实信徒,方会在午夜梦转之时,记得那桃花盛开,云烟缭绕的山中道观吧。

    三天后,绿柳山庄。

    景幼南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场景,久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原本富贵荣华的绿柳山庄居然被人整个抹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山庄的人包括玉真,都不见了踪迹。

    “难道是他们的缘故?”景幼南眉头皱起,不由得想起张家老宅地下诡异的地宫,还有离去时候碰到的华丽的马车。

    这个时候,就听远处传来金钟渔鼓之声,虚空中祥云阵阵,异香扑鼻,一男子乘坐飞辇而来,身后有金童捧笔,玉女研磨,锦绣文章,大放光明。

    他身量颇高,头戴书生巾,浓眉大眼,双手背负在身后,有股子昂然之态。

    看了眼下面的深穴,开口道:“彦师叔近些年只在书院里养气读书,但此一番出手,却是石破天惊,令人敬畏啊。”

    沉默良久,书生打扮的男子一拍顶门,一道数十丈长的白光冲天而起,朝着深穴卷去,霞光千道,灵机盘旋,驱散黑雾。

    足足两刻鈡,男子搜索无果,摇了摇头,上了飞辇离去。

    少顷,一道如岚似幻的烟云急速飞来,走出一名宫裙束腰的少女,豆蔻年华,长挑身材,笑语嫣嫣,观之可亲。

    同样搜索无果,少女驾云烟徐徐升空,消失不见。

    景幼南在下面看得清楚,不少的修士纷纷赶来,或是香车飞辇,或是驾鹤乘鹿,或是飞舟云榻,或老,或少,纷纷进到深穴中查看。

    直到十天后,绿柳山庄恢复了平静,不再有人前来查看。景幼南才从一处山石中转出,默默地凝视着深穴大半天,叹息离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