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9.第9章 一剑西来诛妖邪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清气爽,暖风熏熏,百花争相开放,到处姹紫嫣红。

    天刚蒙蒙亮,一辆富丽堂皇的马车缓缓行驶在宽敞的街道上,清脆的马蹄声踏破淡淡的晨雾,悠扬,富有诗韵。

    马车内,一名青年人闭目养神,如泥胎塑像,口鼻间没有半点呼吸。

    他头戴书生巾,身长七尺八寸,浓眉似笔,目若朗星。一身白衣,上面绣有道德文章,宽衣博带,风姿特秀。

    端坐在马车扶椅之上,双手虚按,整个人如同一支如椽大笔,刚刚正正,锋锐森严。

    两名秀美的少女站在青年人身后,手捧最上等的笔墨纸砚,笑语嫣嫣,明珠生晕。

    “去绿柳山庄。”

    书生打扮的青年人的声音在清冷的街道中响起,竟然有几分冷厉。

    “是,公子。”

    马车两旁的八名骑士齐声答应,声若雷霆,气势惊人。

    绿柳山庄外,刚刚与哭的像泪人一样的玉真告别的景幼南,看到一辆马车飞驰而来,犹如腾云驾雾一样,不由得啧啧称奇。

    “这辆马车通体是由极为珍贵的陨心木制作而成的,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符文,行动起来,风驰电掣一般却又异常的平稳。准确的来讲,这马车算得上是一件法宝。好大手笔啊。”

    景幼南连声赞叹,羡慕之意溢于言表。

    心中却是暗暗惊讶,如此大来头之人,一大早来到绿柳山庄,真是奇怪。不知为何,景幼南不由得想起那方阴穴下空旷的石室中,神秘的玉棺材,还有棺材中赤裸的妖异少女。

    按捺下心中的疑惑,景幼南一拍坐下枣红色骏马,赶往苍梧山白云观。

    骏马是难得的千里马,一日千里,很快,白云观的青砖红瓦就出现在眼前。

    月色生辉,一弯新月悬挂在虚空,清凉如水,把整个白云观笼罩在期间,烟云缭绕,瑞气生姿。

    景幼南纵马扬鞭,要一口气赶到道观休息,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起!

    一道剑光劈空而来,长有百丈,明晃晃,亮堂堂,自上而下,重重轰在白云观上。

    轰隆,

    白云观差点被劈成两半,楼台倒塌,大殿掀飞。

    “大胆妖道,妖妇,居然敢觊觎我们广陵宗之物,真是不知死活。”

    悠长深沉的声音由远而近,一名戴紫金冠,身披云罗锦绣衣,腰间挂着三色玉佩的青年踏云而来,背负双手,眉目间满是孤傲和霸道。

    广陵宗是方圆几千里屈指可数的宗派,宗内有长生真人坐镇,威势无双。

    周瑞是广陵宗的真传弟子,年纪轻轻就晋升到筑基期三重境界,身上有宗派赐予的法宝,在这一方向来是横行无忌,身上有傲气也奇怪。

    白云道观里面,白云道士和桃花仙子面色阴沉,眉头几乎要拧出水来,两人万万没有想到广陵宗来人如此迅疾,而且出手狠辣,一件就毁了整个道观。

    看来,对方是要赶尽杀绝,不留后路了。

    “仙子,我们两人联手,诛杀此人。”

    白云道士也是狠辣决断之辈,见已无退路,立刻暴起发难,双手一动,十道幽深的真气化为咆哮的黑龙,首尾相连,结成十龙困杀大阵。

    “桃花真气,情欲秘典。”

    桃花仙子点点头,娇叱一声,顶门大开,一股粉红色的真气飞出,在半空中凝成一本九尺高的宝典。

    宝典徐徐转动,一幅幅诱惑的画卷缓缓打开,在漫天粉红色桃花雨瓣下,有柔美少女埋首牵着裙角,有懵懵懂懂的少女月夜相思,有美艳贵妇放浪形骸,种种不堪入目的场景,勾引埋藏在最深处的情欲,一旦把持不住,就会精气散尽而亡,无孔不入,最是阴毒不过。

    “哼,妖道妖妇不束手就擒,还想反抗,真是不知死活。”

    周瑞冷哼一声,双目神光暴涨,五道火红色的剑光冲天而起,撕裂夜空,

    “至刚至阳,大日剑法。”

    五道剑气犹如五****日,携带着惶惶天威,直接斩杀白云道士和桃花仙子。

    虚空当中,火焰腾飞,一条条火蛇的虚影围绕着剑气祈祷,膜拜,更添剑气的威势。

    白云观外景幼南和飞羽道士都觉得热浪扑面而来,几乎要将两人融化,他们纷纷静心凝神,压下这股灼热。

    “这是广陵宗的真传剑经,大日剑法,至刚至阳,焚尽万物。修炼到高深处,可以与天上的大日沟通,借助其浩瀚伟力,杀神灭佛,只在一念之间。该死,白云老道怎么会招惹到广陵宗的真传弟子!”

    景幼南从马匹上跳了下来,仰望虚空,面色惨白。

    在广陵宗这样的巨无霸眼中,白云观只不过是蝼蚁一样,随便伸出一根手指头,都可以把白云观碾死十几次。这次广陵宗直接派宗内真传弟子而来,白云观是大祸临头了。

    要知道,真传弟子是宗内真正得到真传的弟子,只有他们才能修炼宗内最高深的道诀法门,传承宗派衣钵,问鼎门中重要权位。

    真传弟子是玄门大宗内最强大的一股力量,每一位真传弟子都是惊采绝艳,位高权重,是真正的实权人物。在外面行走,即使一方的豪强,也不敢轻忽。

    一想到白云观有了这样强大的仇家,景幼南就不由得暗骂白云老道真是老糊涂了,白云老道的死活他不放在心上,但观中不少的灵草典籍要是毁了,他可心疼的很。

    压下心中的诸多心思,景幼南藏起来,偷偷观看。这是第一次近距离见识到修仙者神秘强大的力量,随手一道剑光便毁掉了整个白云观,真真是不可思议。

    力量,浩瀚的力量,超越了肉体的束缚,已经带有了一分煌煌天威的浩瀚。

    这种力量,这种境界,才是让人孜孜以求,奋发向上的仙道。

    “奸夫****,既然你们执迷不悟,那么就不要怨我心狠手辣了。”

    周瑞一声清啸,声音好似利剑刺穿苍穹,天翻地覆。

    “剑气轮转,大日火焰。五日横空。”

    五指伸展,遥控空中的五道剑气。

    在景幼南的感觉中,本来宁谧幽深的夜空中,一****日冉冉升起,如同一个炽热的大火球,剧烈的燃烧起来,一朵朵炙热的火焰从天而降,不断落在五道剑气上。片刻之后,五道剑气上燃烧着烈焰,化为了五****日,循着玄妙的轨迹,布置成一座大阵。

    片刻之后,景幼南才清醒过来,大惊失色。

    “接引天上大日的力量,筑基强者是不行的,除非是金丹宗师,或者是长生真人才行。”

    “刚刚只是幻想而已。广陵宗周瑞施展出的大日剑法,震慑了我的心灵,导致我心底生出幻象。”

    “一定是这样。”

    “剑阵之威,连距离如此远的我都被震慑,生出幻象。如此看来,真传弟子周瑞在大日剑法上的造诣,实在是可畏可怖。”

    连周围之人都被震慑心灵,那对阵时候该给对手何等的压力。

    想到这,景幼南心神大震,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白云观上空。

    “人面何处去?桃花笑春风。”

    面对煌煌如天威般的剑法,桃花仙子俏脸剧变,体内的桃花真气疯狂地涌入到桃花秘典中,周围虚空中桃花朵朵盛开,上面符文流转,长生不谢。

    秘典震动不休,一名白衣如雪的少女从中跨出,背负长剑,发髻高高挽起,只是斜插一根碧玉簪子,腰间系一条青色丝带,浑身上下没有半点别的饰品。

    见到漫天炙热的剑光,白衣少女秀眉一皱,拔剑出鞘,一道雪白如匹练的剑光直卷而上,在大日的世界中腾起点点银辉。

    白衣少女的剑法如同她的服饰一样,简洁到了极致,也凌厉到了极致。

    “呼呼,大宗弟子,真是可怕的紧。”

    见到白衣少女出手,桃花仙子拍了拍自己高耸的胸部,长出了口气,暗叫侥幸。

    这名白衣少女是她在一处遗迹中得到的剑修残魂,花费了大量珍贵的材料和数不清的日日夜夜后,她将白衣少女炼化在自己的桃花秘典中,让她成了秘典中的主灵。

    白衣少女不修道法神通,只修一口剑气,陡然间爆发出的杀伤力之强,还在她之上。桃花仙子多次逃过仇家的追杀,正是有此宝在的原因。

    白云道士目光闪动,仿佛下了某种决心,一拍顶门,真气升腾而出,托着一尊四四方方的血色大印,浓烈的血腥气充斥空间,隐隐之间,鬼哭狼嚎之声响起,一波又一波,连绵不绝。

    “种魔宝录,阴煞血印。”

    白云道士双目血红,桀桀诡笑,原本的仙风道骨不见了半点,整个人散发着邪恶残暴的气息,如同从地狱中走出的厉鬼。

    四方血印当空旋转,一段段似经文非经文的咒语响起,晦涩深奥,阐述魔门的掠夺之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啊,”

    一声惨叫刺激耳膜,此时,景幼南才发现,原来离自己不远处,观中自己的大师兄广法道士居然也偷偷藏了起来,和自己一样在观看虚空中的争斗。

    咒语入耳广法道士尖尖连连,身子蹦起多高,重重落在地上,疼的原地打滚,脸色发白,没有半点的血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