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8.第8章 胎息一成天地明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四更天,月明星稀。

    景幼南披衣而起,院中诸多奇花异草,有牵藤的,有引蔓的,或垂山巅,或穿石隙,青丝绕石阶,碧玉垂桂檐。

    盘膝而坐,取出在诡异石室中得到的古朴玉尺,放在掌中心,一股温润的气息散发出来,整个人如泡在温泉里,暖洋洋的,非常舒服。

    “这肯定是件宝贝,只是我见识太少,根本无法得知它的用处。”

    景幼南用手轻抚玉尺,上面凸起的纹路残缺不全,暗淡无光。

    忽然,景幼南惊叫一声,他的手指被玉尺上的一块锋利凸起割破,殷红的鲜血流到玉尺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不见。

    玉尺陡然间发出耀眼的白光,层层实质般的水波荡漾开来,空间中响起阵阵玄妙的天音,种种不可思议的场景走马楼台般流转,不可捉摸。

    异象消散后,玉尺直接化为一道白光,进入了景幼南的体内。

    轰隆,

    景幼南只听到自己灵魂深处仿佛有一道闪电劈开黑暗,雷鸣阵阵,丝丝春雨洒落,滋养心间。

    他平躺在地上,似睡非睡,似醒非醒,体内的《三元胎息观光灵法》自主运转起来,口鼻处的呼吸越来越平缓,到最后,如丝如缕,微不可闻。

    肚脐处缓慢而又坚定的跳动起来,一声又一声,如黄钟大吕,清晰响亮。

    《三元胎息观光灵法》中原本晦涩艰难的咒文流过心间,字字八角垂芒,大放光明,把原本的浊气和杂念一扫而空。

    恍恍惚惚之间,仿佛有天地灵气,出从脐出,入从脐人,调得极细,然后不用口鼻,但以脐呼吸。如在胞胎中,近乎先天。

    杂念无形,空空灵灵,心息相合,见性入道。

    借助玉尺之力,加上三年来日以继夜从未停止的修炼,景幼南的《三元胎息观光灵法》终于再进一步,从凡息到胎息的蜕变。

    睁开眼,眼前清晰许多,色彩鲜艳起来,近处振翅飞动的蜻蜓,远处藤蔓上的纹路,整个天地前所未有地生动,仿佛能听到花鸟鱼虫的欣喜。

    “这才是真正的天地啊。”

    景幼南深吸一口气,张开双臂,心中满满的喜悦。

    感悟天地,功参至理,毫无疑问是所有问道求长生的修士所追求的。只是天人殊途,天心不同人心,想要感悟天地是难上加难。

    今天,自己是得到了大机缘,在感悟天地,领悟至理方面,比别人先行了一步,无比珍贵的一步。

    “玉尺真是好宝贝啊。”

    景幼南面上带笑,心神一动,玉尺出现在掌心中,发出莹莹光亮,清澈如水。

    虽然依旧不知道它的来历,但只凭滴血炼化后它助自己一举突破到胎息境界,就可以知道,此玉尺肯定不是凡物,它还有种种玄妙等待自己慢慢摸索。

    这个时候,一股冷森森甜丝丝的幽香从身后传来,沁人心腑。

    转过身来,就见玉真轻纱遮体,纤腰只束一条丝带,走动之间,露出秀美纤细的玉足,冷香袭人。

    经过滋润之后,少女的青涩娇憨褪去,取而代之是一种女人的成熟妩媚,一笑一颦,光彩照人。

    景幼南手一伸,把眼前这个身姿婀娜的美人儿拥入怀中,凑到她晶莹如玉的小耳旁,道:“昨晚累了一晚上,怎么不多睡一会?”

    听到景幼南的调笑,玉真羞得抬不起头,双颊粉红,脖颈处雪白的肌肤染上一层胭脂色,鲜艳的要燃烧起来。

    景幼南看着眼前娇美羞涩的美人儿,心神一动,有了打算,“玉真,你可愿意学习道法?”

    玉真不敢置信地抬起头,美眸瞪的大大的,一眨也不眨:“道长,我可以吗?”

    景幼南微微一笑,特意加重了下语气,“我家的玉真当然可以。”

    “谢谢道长。”

    玉真喜极而泣,眼泪像断珠子一样滑过白皙晶莹的脸庞,打湿了胸前的纱衣。像她这样的女子在山庄中虽然地位比普通侍女要高,但也只是一个高级玩物,任人取悦。即使心中再难过,也得笑脸迎人,由不得自己。

    只要学会道法,就可以摆脱这样耻辱的身份,获得新生。

    等到玉真平静下来,景幼南开始传授给她《真一经》中的静心入定和打坐吐纳,至于《三元胎息观光灵法》,景幼南虽然知道玄妙,但实在是连自己都弄不明白,自然无法传授。

    玉真聪慧天成,冰雪聪明,听了几遍后,就在院中打坐,入定凝神,不起杂念,只是吐纳之法不是一蹴而就,她尚未找到门径,几次下来,伤了神,俏脸有些苍白。

    远处,景幼南点点头,这套吐纳术只要坚持不懈地修炼下去,即使修炼不出气感,也可以强身健体,身轻如燕,百病不侵。反正这只是自己为以后布置的一个棋子,得之所幸,失之所命。

    没想到的是,这个定位为棋子的美人儿给了他天大的惊喜。

    两天后,景幼南瞪大眼睛,一脸不敢置信地望着香塌上盘膝而坐的少女,声音满是震惊,“什么?你丹田生出气感了?”

    玉真柳眉上挑,嘟起红唇,看上去不满意:“是啊,公子,是不是我很笨啊,花了这么长时间,”

    景幼南直接无语了,自己为了感悟气感,日日用药膳滋补养神,苦修了半个多月,弄的人不认鬼不鬼的,眼前的少女却是两天时间,轻轻松松完成,这人和人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见到景幼南半天不说话,神情变幻不定,咬牙切齿,玉真脸上露出怯怯的表情:“公子,你是不是生气?”

    景幼南低吼一声,把玉真柔若无骨的娇躯扑在香塌上,作出恶狠狠的样子:“公子是生气了,现在要惩罚你。”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在他们同时攀上极乐之时,一点金色的光芒从玉真下体进入到景幼南体中,转瞬消失不见。

    景幼南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上,一切都是如此陌生,为了长生与人日日勾心斗角,虚与委蛇,虽然不到两个月,但心中早已经聚集了不少郁闷和不甘。今日被对方惊人的修炼速度一刺激,终于彻底爆发出来,灵台不复清明,把心里地邪火统统发泄在身下佳人上。

    此时欢爱之后,神清气朗,双目有神,心魔尽去,整个人如暖阳宝玉,熠熠生辉。

    玉真倚在身后的画轴上,娇喘吁吁,香汗淋漓,一双妙目却是认真坚定,“妾身的一切都是公子给予的,无论公子怎么样,妾身都是欢喜的。”

    最难消受美人恩啊,听到耳边佳人的软语柔音,景幼南的铁石心肠也忍不住颤动,心生爱怜。

    到掌灯时候,街坊上家家箫管,户户弦歌,虚空升起一轮弯月,飞彩凝辉,皎洁素净。

    厢房里,银烛高燃,暖香氤氲。

    轻纱小窗下放置一个沉香云榻,挂起藕荷色花账,铺猩红棉单,正面设大红金钱蟒靠背,石榴艳红鸳鸯枕,薄如蝉翼的细丝缎褥。

    两端是一对镂空的梅花茶几,上面各有一个翡翠玲珑花瓶,里面插着四季不败奇花,幽香阵阵。

    云榻上,景幼南手持银碗玉勺,一口口地喂怀中的佳人参汤。

    两人下午太过疯狂,玉真虽然生出气感,但到底修炼日短,弱质娇嫩,到现在依然娇躯无力,不愿动弹。

    景幼南心有想法,自然是加倍怜惜,命令厨房送来特制的滋补参汤,亲手服侍。

    不得不说,景幼南的这一番举动没有白做,喝完参汤的玉真美眸中多了几分欣喜和幸福,对景幼南越发温顺服从,真心真意。

    抚摸着玉真柔软如瀑布般的长发,景幼南沉吟半天,开口道,“过两天我就要离开,你先乖乖待在山庄里,不要乱跑。”

    玉真蓦然抬起头,美目中泪光闪闪,“公子可是嫌弃玉真?”

    景幼南笑着抚平玉真嘟起的红唇,摇了摇头,“我怎么会嫌弃你,你可是我第一个女人,爱你还不够呢。”

    他心里有打算,玉真媚骨天成,娇柔可人,十足十的尤物。况且资质非凡,修道一日千里,这样的美娇娃带回观中,自己可没有力量保护。不提观中那些贪杯好色的师兄们,就是白云老道肯定也会下手。

    这样一来,反而不如把玉真养在山庄,反正离白云观不是太远,完全可以抽空来探望,共参大道。

    听完爱郎的解释,玉真也知道爱郎是真心为自己好,心里欢喜满满的,答应下来,只是希望爱郎能多来看自己几次。

    接下来几天,两人结伴游玩,赏月看花,流连于山石亭榭之间,或是饮酒作乐,或是放歌曼舞,兴到尽处,共赴巫山,恩爱缠、绵,山盟海誓,只羡鸳鸯不羡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