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6.第6章 阴气如泉玉作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后山老宅,阴气滚滚,冷风刺骨。

    到处是拳头大小的石块,上面布满蜂窝般的石孔,风一吹,发出呜呜的怪叫,让人毛骨悚然。

    这种石头名为鬼语石,乃是精纯阴气腐蚀而成,最为著名的便是川西乱石岗的鬼哭山,千丈山峰,通体为鬼语石,常年鬼哭狼嚎,是当地有名的险地。

    景幼南背负双手,长衣飘飘,脚步沉稳,双目有神。

    既然没人在身边,景幼南自然褪去了原本略显懵懂的伪装,整个人散发出在末世中磨砺出的凌厉气息,宝剑出鞘,锋芒毕露。

    在充满饥饿,恐慌,灾难的末世中,再是善良平凡的人也逐渐变得心狠手辣,薄情寡义,最后生存下来的人,都是这方面的强者。

    说起来,仙道世界的冷酷无情,也是丝毫不下于吃人的末世,只不过尚有规则束缚,没有那么赤裸裸而已。

    在后山老宅中,放开自己气势的景幼南在众多阴魂眼中,只如莹莹发光的萤火虫,它们呼啸扑来,景幼南身上澎湃的精血阳气是他们最喜欢的美味食物。

    “来的正好。”

    景幼南背脊一挺,身体中传来噼里啪啦爆豆子的雷鸣声,足足九声方歇。

    “呵,”

    景幼南吐气开声,一个弓步上前,双臂抡起,筋肉鼓起,如龙如蛇,张狂霸道,横扫四方。

    宝鼎镇妖诀之降魔除妖。

    三年的胎息诀修炼,景幼南的肉体非常完美,对于筋肉皮膜的控制,远超观中的力士,即使是观中道士也比不上。

    这一招打出,暴涨的双臂仿佛化为了两条张牙舞爪的毒龙,上下翻飞,奔腾九霄,所有碰上的阴魂直接化为了白烟,消散在空气中。

    “哈哈,真是畅快淋漓。”

    景幼南如狼入羊群,在阴魂群中纵横捭阖,大开大合,虎虎生风。

    宝鼎镇妖诀有三式,走得是霸道刚烈之路,虽然缺乏变化,但直来直去,用来对付周围脆弱的阴魂最是合适不过。

    景幼南修炼宝鼎镇妖诀不久,刚开始的时候,动作还稍显生疏,但随着时间推移,一拳又一拳击出,他对这门拳法的精髓和真意理解越来越深。

    宝鼎乃是道门的象征,在传说中道门曾经有一尊神秘的宝鼎,有着镇压四方,妖魔退避的无上法力,可以称得上护法法宝。

    这一套宝鼎镇妖诀不知从何传出,也不知是否与传说中的宝鼎有关系,可是,拳法中那股降妖除魔的坚决意志却是毫不掩饰,直冲天地。

    以杀伐之心,护卫道门大意,教化天下,这才是道门宝鼎镇压妖魔真正意志。

    领悟到这一层,恍恍惚惚之间,景幼南仿佛觉得一股刚猛霸道而又教化众生的意念跨越时空而来,晨钟暮鼓之声,在心间响起,念经声此起彼伏,诉说道门的无上大法,妖魔皈依之道。

    景幼南连声长啸,双手打出的宝鼎镇妖诀刚猛依旧,却多出了几分教化之意,青光普照,刚柔合一,再上一层楼。

    良久,景幼南收招站立,拈花一笑,姿态从容。

    白云观成百上千的力士们修炼宝鼎镇妖诀,日夜不辍,可到头来,只有自己才领悟到这门拳法的真意,真正修炼有成。

    景幼南相信,只凭此门拳法,他便可以在观中力士中称雄,便是观中的道士们,一旦让自己悄然近身,也定然可以在短时间内打爆他们,取得上风。

    “整整三年,一千多日夜修炼胎息诀,也算是厚积薄发吧。”

    景幼南第一次认识到修炼的《三元胎息观光灵法》的厉害之处,它为自己的这具肉身打下深厚的根基,现在,以后,将来,自己最终会受益。

    景幼南按捺下心里如潮般的心思,举步向老宅最深处走去。一路行来,他所遇到的阴魂统统在他拳下化为白烟消散在天地间,不留下半点痕迹。

    老宅越到深处,阴气越是浓厚,阴魂的数量也是越多,再击杀了最后一波汹涌如潮的阴魂大军后,景幼南停住脚步,双眉一轩,凝神望向近在咫尺的阴穴。。

    此处阴穴有半亩大小,从外面看,如同一个不规则的井口,浓郁的阴气在阴穴旁凝成阴、水,汩汩往外冒,只如喷泉一样。

    只是,阴、水奇寒无比,常人碰上一点,就会化为脓水。更可怕的是,阴、水中蕴含地底深处的硫磺气息和人的怨气夹杂在一起产生的爆裂怨念,对人的神魂有着致命的危害。

    如果不是景幼南修炼胎息诀有成,吐纳功法也日渐登堂入室,呼吸悠长深沉,身上还有灵符护佑,换个别的人,恐怕被阴穴中的阴风一吹,就会尸骨无存。

    “阴穴已经封住。”

    景幼南目光一扫,看到阴穴中的阴气被一层薄薄的祥光罩住,无法溢出,不由得点了点头。

    阴穴旁边,尚有四块白生生的骨架,血肉早已经被阴气腐蚀,看上去阴森恐怖。这应该是四名力士的尸骨。

    景幼南想了想,还是把四人的尸骨安葬了,不管怎么说,四人也算为自己死的,入土为安还是能做到的。

    做完这些,景幼南从胸前取出一枚金灿灿的符箓,只见灵符中上百道符文同时亮起,升腾起一尊大龟的虚影,大龟背负一方通体幽深的石碑,石碑上满是经文,讲述降魔灭妖之道。

    据说,极北之地曾经有妖魔肆虐,以人为食,无法无天。后来,有大能之士勃然出手,以大法力炼制了一块镇魔石碑,令自己的灵兽巨龟背负,前往北地,镇压妖魔,还北地一个太平世界。

    足足上千年,巨龟背负镇魔碑在北地游荡,降妖除魔,所有遇到的妖魔俱是被镇压在石碑之下,不得走脱。

    石碑到处,妖魔退避,海晏升平,大同世界。

    正在巨龟功行圆满,准备回转之时,突然传来晴空霹雳,自己的主人遭受天地大劫,已经魂飞湮灭,不知所踪。

    巨龟怆然流泪,日夜伏在海边,眺望东方。

    又是数千年过去,巨龟化成了一块龟形的山丘,它背上的镇魔碑镇压了无数的妖魔后,得天地气运和功德,成为天地间有数的法宝,留下蜕壳后,破空离开。

    不过,巨龟背负镇魔碑的恐怖依然在北地广为流转,即使再强大的妖魔,也不愿意靠近巨龟。

    这样一来,巨龟山丘的周围成了一方世外桃源,没有妖魔肆虐,人人安居乐业,男耕女织,自足自乐。

    桃源居的百姓为感谢巨龟的大恩,立道观祠堂以祭祀,尊称为“九天无极镇魔大帝。”

    普通妖魔闻听镇魔大帝的威名,无不闻风丧胆,狼狈而逃。

    此时景幼南手中的灵符便是有真人游历极北之地之时,观摩巨龟山丘的精神,从而创出的一门专门镇压妖魔的符箓。灵符中巨龟背负镇魔碑的样子,正是传说中镇魔大帝的真形。

    景幼南手握灵符,眉头皱起,静静思考。他虽然不知道阴穴是如何形成的,但绿柳山庄也略知一二,不可能平白无故有如此惊人的变化。

    事有反常则为妖,这个妖字并不是指妖怪,而是指奇异之事。在普通人眼中,奇异之事最后是避开,不沾最好,可是在修炼者看来,奇异之事通常蕴含想不到的机缘。正因为如此地猜测,他才会降伏女鬼后就匆匆赶来。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一想到自己前世面对必死绝境的绝望,景幼南神情坚定下来,把一切的犹豫懦弱全部斩杀,只剩下对力量渴望的一往无前。灵符护体,纵身一跃,跳到阴穴中,身子缓缓向下沉去。

    阴气凝成冰花,一朵朵依次盛开,观之无尽。纵使有灵符护佑,景幼南依然觉得冰寒透体,牙齿咬的咯咯直响。

    “三元乾天,混成真冥,一阳来复,天地皆春。”

    景幼南静心凝神,进入胎息空灵玄妙,无物不滞的状态,一呼一吸,自然神灵。

    谨守“一”字,动念之间,万物化春。

    仿佛肉体和灵魂分离,超脱于外物,空空灵灵,杳杳无踪。

    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得脚底一沉,有一种踏实的感觉,景幼南睁开眼,从胎息诀中退了出来。

    阴穴入口处不大,下面倒是宽敞的紧,精纯的阴、水凝成各种各样的形态,如猛虎,似黑龙,像夜叉,如修罗,种种阴、水冰雕悬挂在周围,置身其中,宛如进入了传说中的阎罗宝殿,恐怖阴森。

    没有半点的声音,死一般的寂静。

    景幼南屏住呼吸,这死寂的空间中有一股子让人无法忍受的压抑,自己的心脏不受控制般咚咚跳个不停,他甚至怀疑,自己一张口,心脏会自己跳出来。

    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恐惧,顺着眼前的通道,向里面走去。

    通道笔直,没有半点的弯曲,就好像用尺子量出来的一样。

    “这是什么?”

    天光一亮,通道到了尽头,看着眼前的景象,景幼南目瞪口呆。

    空旷的石室中,一尊白玉作成的玉棺悬浮在半空中,妖异而又邪气。

    石室,玉棺,黑花,死寂。

    空旷的石室中横着一具玉棺,无数的黑莲花在棺材四周生成幻灭,演绎种种不可思议的景象,有地狱,有黄泉,有幽冥,等等,如同有一个个世界在变幻。

    一股诡异妖邪的气息在空间中荡开,以肉眼可见的纹路扩散,被处处盛开的黑花挡住,形成一个深深的漩涡,幽深不见底。

    “好厉害,好诡异的玉棺材。”半响之后,景幼南吐出一口浊气,双眼恢复了清明。刚刚一踏入石室,精神意志便被玉棺材所摄,整个人懵懵懂懂,灵魂差点出窍,投入到无尽的幽冥之中。

    玉棺材晶莹剔透,上面自然生成种种幽冥纹路,似曼陀似莲花,光华流转,天音响彻。棺材中央,一名绝色女子静静躺着,双眼紧闭,一动不动。

    全身赤、裸,肌肤如玉,细腰美腿,无一处不散发着令人疯狂的娇媚。

    特别是她光洁额头上盛开了一朵六瓣曼陀花,圣洁而又妖异。

    妖异冰冷的精致脸庞和完美的胴体交相辉映,这种圣洁与诱惑的强烈反差和冲击,即使景幼南在前世见惯了众多美色,仍然邪火直冒,心底涌出一股不管不顾的占有欲。

    与桃花仙子妖娆美艳的风情相比,玉棺材中少女明显更胜一筹,她无形中散发的气质,让人********。

    用极大意志强行压下翻涌的情欲,景幼南深深知道,世间万物,如罂粟,如毒蘑菇,越是美丽,越是危险。

    美丽女人同样适合此法则,并厉害的多。

    虽然眼前玉棺材的女子半点呼吸也无,看样子死的不能再死,但景幼南确信,她并没有完全死去。或许是因为此女子的妖异,或是因为心中的直觉,景幼南并不打算招惹这样看不透的存在。

    略一沉吟,景幼南伸出手,把玉棺材上空的一个九寸长的玉尺摘了下来,拿在手中仔细查看。

    此玉尺是石室中除了玉棺材外唯一的物品,上面生有奇异的符文,无尽的青莲花在周围虚空绽放,传出阵阵若有若无的吟唱。

    这玉尺悬挂在玉棺材之上,垂下如丝如缕的清光,阴寒彻骨的阴气碰到清光便弹开,靠近不了分毫。

    能与如此阴气抗衡,玉尺应该是一件宝贝。

    把玉尺揣在怀里,景幼南再不停留,转过身,用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间诡异的石室,把玉棺材和裸女抛在脑后。

    石室和玉棺材实在是诡异而又压抑,景幼南一辈子也不愿意再次见到。只是,他没有察觉,在他取走玉尺后,棺材中的裸女长长的睫毛抖动了下,石室中的阴气又重了几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