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5.第5章 女鬼肆虐逞威能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阴云密布,闪电轰鸣。

    景幼南站在法坛上,脚踏天罡步,一手持法剑,一手摇动铃铛,神情严肃,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没有想到,这鬼物如此厉害,老宅中的阴魂在乌云的笼罩下,仿佛无穷无尽一样,杀之不尽。

    饶是自诩体内充沛,道诀犀利,杀了半天,也是浑身酸痛,头上直冒虚汗。

    “不能这样下去了。”

    景幼南看了眼深不见底的黑云,心中愈来愈寒。

    显然,老宅中的天鬼狡诈无比,它是想凭借阴魂来消耗自己的精神,只要自己稍微出半点差错,必然会迎来对方的雷霆一击。

    到时候,除鬼不成,自己要成为鬼物的盘中餐。

    略一沉吟,景幼南咬了咬牙,丹田内息流动,脚踩八卦九宫步,一手掐诀,一手挥舞法剑。

    凡胎境界,无法修炼真正的道法,但修士可以通过步伐和咒语,引动元气,降妖除魔。只是这样非常艰难,需要事先搭建法坛,还要有法器辅助。

    幸亏景幼南早早看到鬼物不简单,准备地周到详细。

    法坛角上矗立的大幡开始无风自动,呼呼作响,随着景幼南口中的咒语越来越急促,幡面上笔走龙蛇般的符文仿佛活过来一样,张牙舞爪,呼之欲出。

    “笔落风雨动,符成鬼神惊。”

    景幼南发出悠长的吟唱,咬破食指,精血落在法幡之上,殷红通透。

    刺啦,

    幡面上的符文被精血一浇,迅速成型,一飞冲天,悬在老宅之上,八角垂芒,光明大作,无数的经文络绎不绝,檐下滴水,叮咚之声,清晰可闻。

    经文水波般荡开,涟漪一样,一圈又一圈向外扩散。

    阴魂被水波一卷,发出阵阵嚎叫,风一吹,化为碎星点点。

    刹那之间,老宅上空的乌云缩水到五分之一,稀薄了不少。

    景幼南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露出开心的笑容,真法种子符的威力,果然不会让人失望。

    真法真种子符,不同于平常的符箓,其中蕴含真法种子,威力莫测。景幼南刚才动用的玉书度化种子符便是白云观主耗费精血封印在法幡之上的,为的就是关键时刻充当杀手锏。

    这是以前白云道士交给他弟子使用的,前几天景幼南厚着脸皮要来,没想到,现在发挥了大用处。

    “无耻妖道,敢毁我法宝。”

    气急败坏的尖叫声从老宅深处传来,刺破人的鼓膜,阴气猛然间爆发,花骨朵般汩汩冒出,泉涌一般。

    女鬼缓步而来,阴风大作。

    法坛边上的景幼南仔细观看,眼前的女鬼一身缟素,三千青丝随意披在身后,欺雪赛霜的玉臂交叉在胸前,挡住饱满挤压而成的夸张弧线。

    真是要想俏,一身孝。

    瓜子脸,柳叶眉,樱桃小口,乍看上去是一个十足十的俏丽人,小家碧玉。

    只是,一看到对方那对血红色毫无人性的血红色双瞳,景幼南不由得从心底升腾起阵阵凉气,阴森森的,仿佛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抓住了心脏,让它停止跳动。

    “倒是娇俏妖娆,可惜一双眼睛破坏了美感。”

    景幼南心如磐石,丝毫不乱,女鬼到了眼前,仍然有心思品头论足,自娱自乐。

    其实,景幼南不清楚,女鬼如此模样,是因为她正在晋升灵鬼的时候被他打断,没有完全成功。如果她成为真正的灵鬼,血红双目会自然隐去,举手投足之间,香气如雨,非常有魅惑。

    灵鬼的迷魂之能与她的聚散无常,同样闻名。

    “大胆妖孽,还不束手就擒,等待何时?”

    景幼南用桃木法剑一指,舌战春雷,声如霹雳。

    “妖道,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既然如此,就死在这吧。”

    女鬼柳眉一竖,玉手一指,头顶上现出一方阴云,大有方圆,黑色如墨。无数的冤鬼符文在阴云中时隐时现,鬼哭狼嚎之声,一阵比一阵,整个老院仿佛化为了一处地狱世界。

    晋升被打断,女鬼恼火的紧,于是一出手便是杀招,恨不得把眼前的可恶妖道抽筋剥皮,喝血剔骨。

    阴云深处发出咯吱咯吱的磨牙之声,一只通体乌黑五丈大小的鬼爪缓慢伸出,上面符文流转不定,鬼语呼啸,气势惊人。

    风吹雨狂,鬼爪落下,要把法坛一口气碾成碎末。

    “天地灵气,金光成符,急急如律令,敕。”

    面对恐怖的鬼爪,景幼南平静下来,不慌不忙,取出三张枯黄的符箓,当空一扬,化为三道金光,贯穿天地,赤日巡游。

    金光符,金光一道,降魔除妖。

    符箓之道,亦是高深莫测,只有蜕去凡胎,才可能制作符箓。

    正所谓,符无正行,以气为灵。

    符箓是否强大,关键看它能够引动的天地灵气的多寡。

    景幼南发出的这三道金光符,是白云观主制作的,白云观主作为筑基期圆满修士,以杂学著称,三张金光符也是花了心思,品质不低。

    金光冲天而起,三道光柱刺破飞来的鬼爪,让女鬼要毕其功于一役的打算落空。

    “哈哈,女鬼,看你还有何手段,”

    景幼南长袖飘飘,法剑如林,气势不断攀升。

    他最是忌惮女鬼的来去无踪,聚散无常,对于与女鬼的正面交锋,却是丝毫不惧。毕竟,他手中有白云观主留下的法宝符箓,加上有法坛相助,争斗起来,稳如磐石。

    几次交锋后,女鬼也发现了自己策略有误,连声尖叫,身子化为淡淡的影子,借助老宅中精纯的阴气,来去如风,一击之后,不管得手与否,抽身便走,像足了古代刺客。

    这一下来,景幼南就坐蜡了,女鬼来去无影,有充足的阴气支撑,攻击是源源不断,防不胜防。

    有几次,差点让女鬼得了手,幸亏景幼南生在末世,与人争斗经验丰富,侥幸躲过。

    即使如此,他的道袍也被天鬼撕去一角。

    “这样下去,迟早守不住,得想个办法。”

    又一次与鬼爪擦身而过,景幼南冷汗直冒。

    防守永远是处于被动,面对如潮般的攻击,久而久之,必然会处于下风。要想打破现在的窘境,要截断女鬼与阴穴之间的联系,把女鬼孤立起来。

    景幼南目光掠过法坛上站立的四名护法力士,心中有了决断,

    “你们四人各领一道灵符,前往老宅深处的阴穴,封印阴穴,助我镇压女鬼。”

    四名力士只觉得手心一凉,低头观看,手中多了一枚三寸长的灵符静静躺在掌心,莹莹生辉,光芒如利剑。

    “是,道长。”四名力士握住手中的灵符,毫不迟疑,转身而去。

    白云观中的力士都是由观里的道士们在四处寻找的孤儿,自小养在观中,传授功法,供应药膳,恩义结之,向来是忠心耿耿。在力士眼中,观中的道士就是天,让他们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的。

    “可惜了,四个人,”

    景幼南望着昂然而去的四名力士,心神微动,他明白,老宅中的阴穴太过阴寒,即使能够封印成功,四人也会被阴气腐蚀死去。

    “下辈子投个好胎吧。”景幼南到底是心狠手辣,杀伐果断,很快就把这种遗憾斩杀,力士就是用来保护道士的,晚死不如早死,反正一个死。

    “灵鬼撒花,地涌黑莲。”

    女鬼自然看出了景幼南的意思,尖啸一声,双手如飞,凌空虚弹,指尖带风。

    一朵朵墨色的黑莲虚影从地下冒出来,天空中响起阵阵鬼音,精纯无比的阴气凝聚成六角花瓣,黑光如狱,碗口大小的环子向四周扩散,串在一起,看不到尽头。

    黑狱连环,鬼音灌耳。

    景幼南冷哼一声,体内内息震荡,手中桃木法剑摇动,幡面猛然间涨大到三丈大小,符文字字亮起。

    只要缠住女鬼,让力士们成功封印阴穴,到时候女鬼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必定手到擒来。

    两刻鈡后,张牙舞爪的女鬼陡然间发出一阵不似人声的尖叫,声音中满是惊慌和愤怒,她玉指一动,化为一团阴云,想要向老宅逃去。

    “哈哈,妖孽,你今天是在劫难逃,给我束手就擒。”

    景幼南在第一时间发现了阴气的变化,心中一喜,知道阴穴已经被封印。想到这,大吼一声,张口吐出精血,落在大幡之上。

    呜呜呜,

    大幡的幡面一卷,上面的符文几乎要有了生命,字字浮空,光明大放。

    一股无法形容的意念横跨而来,幡面也承受不了如此伟力,上面显出种种裂纹,仿佛风一吹就要破碎。

    关键时刻,景幼南不惜耗费精血,损坏大幡,也要擒拿女鬼。

    一枚真文落在女鬼头上,大有半亩,祥光如练,云霞缭绕,垂下种种不可思议的光芒,轻轻一动,画地为牢,困住天鬼。

    “无耻妖道,快放开我。”

    女鬼也知道自己处于险境中,十指尖尖,如刀如剑,疯狂地撞击周围的光罩,不死不休。

    “哈哈,妖孽,看道爷如何收了你。”

    景幼南高居法坛上,手持镇魔铃,脚踏七星步,口中念念有词,内息混杂精血注入到镇魂铃里。

    拳头大小的镇魂铃古色古香,上面是密密麻麻的符文,用手一摸,有明显的凸起感。

    此时,镇魂铃受到精血激发,发出耀眼的光芒,一声声宛如呢喃的经文静静流出,清净自在,无拘无束。

    铃声以肉眼可见的波纹落到天鬼身上,一圈又一圈。

    听到清脆的铃声,女鬼疯狂的动作猛地一顿,满是煞气的双眸中流露出微不可查的迷茫,不知所措。

    铃声越来越快,越来越急,女鬼变得混混沌沌,早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双眼无神,摇摇欲坠。

    “镇魔铃铛,妖物臣服。”

    景幼南取出一件瓷瓶,用手一指,白烟升起,把被镇魔铃铛震慑的女鬼收入其中,盖上瓶塞。

    “终于到手了,”

    景幼南坐在法坛上,用手一遍又一遍地摩挲手中的瓷瓶,目中满是欣喜和兴奋。

    好一会,景幼南收好瓷瓶,站起身来,望向王家老宅深处,沉吟不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