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25章 伤害*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电话里,亚芯的语气特别的焦急,她跟我说,她今天去蒋勤的夜店那边签了一份离职的合同书,本来,她是没打算再去见蒋勤的,但刚签完字出来,就听到一楼的吧台处,有人在打架,结果发现,打架的人,是大嫂。

    我还没问清楚怎么回事,亚芯就让我赶忙去医院,亚芯说,她身上带的钱不够,而大嫂还处于昏迷的状态,她实在不知道找谁了,才找到我。

    得知这个消息,我急忙又掉头去了医院,当真是没有想到,今天一天,会经历这么多狗血的事情。

    我的车子开去医院的时候,都已经下午四点多钟了,而我刚跑到病房门口的时候,亚芯也风风火火的从走廊那边跑了过来,她的手里拿着很多病诊单子,她看到我的时候,开口道:“未晚姐!医药费我付过了,我让我妈赶来医院送的钱。”

    我放心的点了点头,问道:“但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亚芯指了指病房里,说:“勤姐被人用瓷器砸伤了,而且砸伤以后,还被人用碎片划伤了手臂,反正挺严重的,她被人打晕了。”

    我问道:“谁啊?谁这么对她?大嫂惹上麻烦了?”

    亚芯摇头,“是一个叫柏慧的女人来找的勤姐的麻烦,听说是那个人来了以后,什么都没问,就要找勤姐出面,勤姐出来了以后,那个柏慧直接就把勤姐给打了。”

    听到这,我彻底傻了眼,难道柏慧已经知道了大嫂的身份?还是……因为孩子的事情?

    我一头雾水的看着亚芯,问道:“具体的事情经过呢?那个柏慧,为什么要打大嫂?这些你都知道吗?”

    亚芯摇头:“我不知道……不过……那个柏慧也受伤了,在楼下,然后上次见到的那个秦总,也在楼下了,陪着他老婆呢。”

    说完,亚芯小心的试探了一句,“是不是,勤姐和秦总,有什么事?”

    我摇头,“不可能的,你别多想,我先去看一眼大嫂,然后再去问问怎么回事。”

    我拍了拍亚芯的肩膀,随后,亚芯就跑去了医生办公室的那边,我走进病房以后,看到了病床上被纱布包裹的大嫂。

    我深吸了一口气,小声的走到了她的病床边,她的手臂被划伤了,脑袋被砸伤,总之……很多地方都有淤青,看样子,是被打的很严重。

    大嫂还在昏睡,而且并没有苏醒的意思。

    我转身走出了病房,打算去楼下看一眼,可刚走到病房门口,我就看到了站在走廊里的秦铭。

    我们两个面对面的朝着彼此走了过去,停住脚的一刻,我开口道:“秦总……”

    秦铭有些意外的看着我,说道:“未晚……你怎么也在医院?”

    我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只能搪塞过去,“我……来看朋友……”

    秦铭对着我身后的大嫂的病房看了一眼,说:“你和那个蒋勤……”

    我没说话,秦铭似乎就明白了什么,他脸色纠结的沉思了好一会儿,说:“其实我之前就怀疑了……这个蒋勤,是不是之前……”

    我继续闭口不谈,秦铭就抬起了头,看着我说:“她就是蒋勤吧,要不也不会这么巧。”

    既然他已经说穿,那我觉得,这件事,也就没什么可隐瞒的了。

    我们谁都不傻,整容后重新出现的这种桥段,欺骗对方一次两次可以,次数多了,谁都会看出猫腻的。

    我默认的看着秦铭,秦铭就接二连三的在我面前叹气,说道:“怪不得……她要帮我照看孩子……怪不得,她会故意靠近我。”

    我冷静着自己的情绪,说:“今天的事,到底是因为什么?我听说,是柏慧来找了大嫂的麻烦,是么?”

    秦铭抬头看着我说:“是我夫人多虑了,最近我和蒋勤联系的比较多,我夫人就以为,我在外面有了女人。加上上次,我把孩子交给蒋勤帮忙照看的时候,晚上回家,我夫人发现甜甜的手指,有了一个用创可贴包裹的伤口,我夫人问甜甜是怎么回事,甜甜说是蒋阿姨不小心给割坏的。结果……我夫人就因为甜甜嘴里的这个蒋阿姨,开始和我闹别扭,固执的认为,我出轨了。”

    说着,秦铭就低下了头。

    而我想,大嫂之所以会把甜甜的手弄出伤口,肯定是为了,采血做化验。

    这次大嫂的做法是阴险了一点,但不得不说,她学聪明了。

    我和秦铭都不说话的同时,秦铭连续不停的叹气道:“她怎么能这样呢?她这么费尽周折的靠近我和孩子,到底是为了图什么!”

    而这一刻,我不管秦铭是怎么想的,我都觉得,秦铭也应该说出事实的真相了,毕竟,甜甜的血样,大嫂那肯定是存留下来了。

    我看着他纠结的样子,随后开口道:“所以,您现在能说实话了吗?关于甜甜的身世……”

    秦铭无解的看着我,几度语塞。

    我继续说道:“大嫂她肯定是拿到甜甜的血样了,所以,您说不说谎,都没有必要了,我们暂且抛开大嫂整容以后的事,我现在只想知道,那孩子,到底是不是你们的亲生女儿?”

    眼下,秦铭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他的神态渐渐开始难堪,他似乎想解释,但又不知道怎么解释。

    我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一直知道,甜甜就是大嫂的女儿,当初寻亲组织找到的线索,也指明了是您那里。但我一直想着,您对甜甜如同自己的亲女儿,所以,我在大嫂那边,也一直是说,暂时不要相认,只要默默的陪着,看着,就好了。”

    眼前,秦铭依旧不出声,我看他的神态稍稍有了缓和,就继续说道:“如果可以,您能和大嫂道个歉吗?而不是……让事情发展成今天这个样子,如果你真的和大嫂闹的两败俱伤,然后大嫂上了法庭,拿回了自己的孩子,我觉得这对谁,都是一种伤害,特别……是对甜甜。”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