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21章 心理年龄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匆忙的挂断曲玥的电话以后,我的心情瞬间变的很欣慰。

    好似,我感触到的曲玥,已经完全从情感的阴影中走出来了,听到她为了工作而繁忙的消息,我当真比谁都高兴!

    也好,这才是她应有的生活状态。

    开车前往餐厅的路上,我那个所谓的“弟弟”刘亚仁,给我发来了一条信息。

    “姐,我已经接上妹妹了,现在正准备坐地铁往你说的地方去,我们再有个二十多分钟,就能到了。”

    我放慢了车速,回了一个简短的“好”字。

    按照之前的预计,我提前十分钟,抵达了餐厅,餐厅是正宗的泰式菜,我估摸着,年轻的小朋友们,应该都会喜欢。

    有格调,味道可口,而且还能吃饱。

    我特意在餐厅隔壁的一家蛋糕店里买了很多的零食和糕点,结账以后,我拎着东西,走进了餐厅。

    我预定了一楼靠窗的位置,刚好能看到外面。

    等待的时间总是难熬,而窗外,夜色渐浓,路灯在某一个不经意的时刻倏然全部点亮,而这黑夜,也因为突然亮起的路灯,瞬间降临。

    黑蓝色的天,幽黄散开的光线,时而顺着门口溜进来的凉凉夜风,带着一丁点泥土的气息。

    我默默的放松了一口气,而眼前的玻璃窗外,一男一女两个年轻的孩子,结伴而行的走到了门口。

    我凭着第六感,猜测他们应该就是我的弟弟妹妹。

    那个男孩子的个头很高,大概有一米八左右,一身的篮球服,头发很利落的剪成了毛寸,甚至还有一点天然的自来卷。

    他的皮肤很白皙,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亮亮的,大大的双眼皮格外的惹眼,感觉他就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篮球小子,干净的脸,澄净的眼睛,裸露出来的手臂上带着点象征年轻的肌肉,一举一动,都洋溢着青春的味道。

    而跟在他身边的那个女孩子,走路的时候,总有一种不太自信的感觉,可单看她的眼神,却又格外的倔强。

    她穿了一身带着韩范儿的休闲服装,上身是露肩的帽衫半袖,纯白的颜色,但质感稍差;下身是一条很显瘦的牛仔裤,布料紧紧的包裹在她纤细的双腿上,她的腿型很美很长,只是,脚上踩的那双卡其色的瓢鞋,有点让人出戏。

    鞋子很旧了,而且是一双很明显的仿版鞋子,仿的是香奈儿的牌子。

    不过她最惹眼的,是她那一头焦黄的长发,一根不落的全部束在了脑后,怎么看,都显得有些拘谨。

    我看向她的那一刻,她的眼神无时无刻都在放着光,而那光里,有很多我体会不清的人情世故,我觉得她并不简单,至少,相比她身边的那个男孩子来说,她复杂很多。

    收回视线的一刻,这两个小年轻,就并排走进了餐厅里。

    他们跟店门口的服务生交流了两句,服务生便朝着我的方向指了一下。

    我想,他们应该就是我所谓的弟弟和妹妹,虽然,这件事还未经证实。

    但我总觉得,在我看到叶姝予快递给我的那张相片的一刻,这一切,就已经真相大白了。

    可能,他们真的和我有着血缘关系,但即便如此,我也不想跟他们,有过多的来往。

    我今天会出来见面,一是因为自己的好奇心,二是,我想看看这个妹妹。

    是的,我对谁都不好奇,但惟独这个妹妹,令我好奇。

    因为我很清楚的知道,如果当初我的亲生父母没有狠心的把我扔掉,那我今天过上的,就是这个妹妹的生活。

    我可能,早就在落后的小地方结婚生子,用着自己落后腐朽的三观,不停的给自己洗脑,知足常乐,甘于奉献。

    现在想想,真的很可怕。

    眼前的两个孩子走到我面前的一刻,我温和的冲着他们俩笑了笑,而面前的刘亚仁,忽然就害羞的挠了挠自己的头,随后冲着我说:“你就是未晚姐是吗?天啊,你长得真好看……”

    我笑了笑,随后冲着他伸出了手,“亚仁你好。”

    亚仁在跟我握完手之后,我把手伸到了妹妹的面前,妹妹的身子很消瘦,虽然她长得很清秀,但因为过度的消瘦,显得人很没有精神。

    我看向她第一眼的时候,觉得她和佟湘长的很像,不算特别出众的脸庞,但是很顺眼,很舒服。

    只不过,她的眼神,令人有些不安。

    她没有冲我伸出手,而一旁的刘亚仁即刻就笑呵呵的解了围,“姐,你别介意,她就是那么个破性格!我都习惯了!在我们家,亚芯的性格是最臭的!”

    亚芯,原来她叫刘亚芯。

    我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安排他们入座,我们都坐好之后,我把事先买好的零食,放到了桌子上,说:“这是给你们买的,拿回去吃,然后,我们把菜点一下。”

    刘亚仁点头应着好,还很客气的跟我说了谢谢,而一旁的亚芯,全程黑着脸,她不笑也不表态,彷佛就是一坨空气,搁置在我们周边。

    而我注意到,她的眼神,全程都在我的衣服和包包上来回的游走。

    刘亚仁把零食袋子拿到了地上,随后拉过了菜单,他一边翻看,一边嘀咕着说:“姐,本来今天,就只有我一个人能来的,不过刚好妹妹要来市里买家具,正好,我就把她叫过来了。”

    他笑呵呵的抬头看着我,“我们真的没想过,原来我们还有一个姐姐!而且这么的厉害!”

    说着,他就聚精会神的冲我探着头,八卦似的问道:“姐,我听我妈说,你和滕风集团的董事结婚了,这是真的吗?”

    面对刘亚仁毫无铺垫的自来熟,虽然我可以理解为年轻人的随性,但我本身就是一个慢热的人,所以,当真有些不太适应。

    而一旁,亚芯忽然压了一下亚仁的手臂,小声的提醒说:“你话太多了!你不觉得你很烦吗?”

    这一刻,我很清楚的感觉到,亚芯的心理年龄,要比亚仁,高很多。

    (今天的第二章~下一章十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