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8章 我章不放心你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当小区楼下只剩下我跟周子昂时,我看着他假惺惺的模样,说道:“你又想演什么戏?还那么殷勤的,把我爸妈带到滕柯的别墅,你也是够处心积虑的。

    周子昂丝毫没有露出他原本的面目,他继续眼神祈求的看着我,“你真的跟滕柯在一起了?你是他的什么?小三吗?”

    小三……

    这个形容词,从他的嘴里说出来,还真是讽刺。

    我哼笑道:“恐怕,能配得上小三这个名词的人,只有你家袁桑桑了。”

    说到袁桑桑,周子昂的眼睛了迸发了出丝丝怒意,看样子,他最近跟袁桑桑的感情,不是很顺利。

    我漠然的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突然,他丧气的叹了口气,说道:“我和她快结束了,她现在,貌似找到其他的男人了。”

    我一点都不意外,毕竟这就是袁桑桑的本性。

    我说道:“我应该纠正你一点,不是她找到其他的男人了,而是,她一直都有其他的男人。”

    周子昂的眼神一亮,“所以你早就知道她背着我,在外面……”

    我打断他太过激动的情绪,“停!你没资格指责她的,毕竟袁桑桑为了你,也吃过不少的苦头,你们两个人,都是彼此彼此,就算是相互背叛,也没什么好埋怨的。”

    我低头笑了笑,“其实我挺佩服袁桑桑的,她跟了你五年多,后期通过傍大款,涉足富二代的圈子,找到了能养她的金主,就这种情况下,她还对你不离不弃。这说明,她真的把你当回事了,而你呢,不好好珍惜这个从天而降的小娇妻,还三番五次的让她受伤害,虽然她也不是好人,但你们这么互相玩弄的状况,也真的挺令人诧异的。”

    即瞬,周子昂的情绪开始失控,“那不能怨我!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唐氏综合症!而且,我根本不敢确定,她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你当初不是也告诉我说,她的孩子……”

    我摇摇头,无望的看着他,“周子昂,我和你不同,我这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找个知冷暖的人,安安稳稳的过一生。可你呢,你总是妄图通过各种捷径,不论是拍马屁,还是靠女人,去触及并不属于你的人生!你明明有机会,通过袁桑桑跨越阶层的,可关键时刻,你又犯了男人自尊心的毛病,亲手毁了这个机会。有时候我也不了解你到底是哪一种人,但不论你是哪一种,你都不会是为善的那一类。你的心,其实比袁桑桑还要黑。”

    说完这些,我耸耸肩,“好像……我们说跑题了,但话已至此,我觉得你也不会继续和我交谈下去了,我们就在这分别吧。哦对了,我也恳求你,以后,不要再来干涉我的生活,我们已经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了。就算是我死了,也都跟你无关。”

    我转身就要离开,周子昂一把扼住我的手腕,“要不我们重新开始吧!分开的这些日子,我想了太多,我现在越来越觉得,袁桑桑和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开始怀念你的好,怀念你在我身边的那些日子!

    “未晚,之前我给你发信息,说了一些让你生气的话,其实那不是我的本意,我只是因为不甘心,才那样做的!我的真实想法,其实是放不下你!你能给我一个机会吗?从朋友开始也行……你说你想要一个知你冷暖的人,我就是啊,我和你从大学到工作,我是这个世上,最了解你的人!”

    最了解我的人,却伤害我最深,这应该才是最大的讽刺吧。

    我挣脱着他的手,一点一点地向后挪动,可谁知,他精神失控似的拖着我的手臂,整个人瘫在地上。

    他的额头抵在我的手背上,继续恳求道:“我是真的后悔了,从离开你到现在,我没有一天不在想你。我现在,时不时的就会想起我们在大学的时光,我记得你每个月来例假的日期,我记得你最爱吃和最不爱吃的食物,我记得你最害怕和最喜欢的东西,这世上,没人比我更懂你了!”

    是啊,我最爱吃酸,但你不爱吃,每次我在菜里多放一点陈醋,你都会跟我翻脸;我来例假的日子,是每个月的三十号前后,你明知道我有严重的痛经,却总是在那几天,跟朋友约伴喝酒;我最爱的生活状态,就是一日三餐,爱人作陪,但你却背着我,偷情了整整五年。

    了解我又怎样?了解我,还不是一样,要在我的每一个软肋上,狠狠的给我插刀。

    所以,有些人在表露决心的时候,就算他把心掏出来,都未必是真的。

    正当周子昂竭尽全力的,在我面前表演苦情戏时,我拉着脸,冲不远处的唐萧发射求救信号。

    唐萧很快明白了我的意思,可正当他往这边冲的时候,我明显注意到,他的脚步缓慢了下来,眼神也……变的奇怪了起来。

    我不太理解,顺势就朝着他张望的方向看了过去,而当我侧过头时,我竟然,在身后的另一侧,看到了滕柯的身影。

    他是什么时候来的我不清楚,但看着状况,应该是跟了我们一路。

    我还没来得及惊讶,滕柯就一把拽起了地上的周子昂。

    周子昂还没看清楚滕柯的脸,滕柯就麻利的抡出一拳,砸在了周子昂的右脸上。

    周子昂晃着脑袋反应了一会儿,他抬起头,刚要跟滕柯理论,滕柯就再一次,对他施了暴。

    我识相的绕开了这个作案现场,不远处的唐萧则目瞪口呆的走到了我身边,说:“搞什么?这滕柯怎么又跟来了?”

    我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等着滕柯把周子昂收拾差不多的时候,滕柯转了转自己的右拳,走到我面前,眼神专注的说:“我不放心你,跟过来看一眼,明天……你会去集团的,对吧?”

    我木然的点了点头,“那你……就这么出来……叶姝予那边……”

    他断然道:“她已经被我弄走了,除了你,我没办法忍受其他的女人在我身边。”

    (今天的结束啦~明晚九点继续~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