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6章 二龙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君侯义旗所至,吕布窜逃,二郡归附,真乃可喜可贺!”

    在阳夏议事大厅里,文武官员们纷纷向陈飞表示祝贺。

    出兵超过三万,折损不到两百,拓展领土一郡一国,合计十七座城池,收拢民户十八万户、男女八十余万口,这样的战绩足够辉煌!

    提前一步返回的荀攸、郭嘉等人已经将战果大为宣扬,就连他在曹操面前“仓促”而作的两首诗词,此时也已是满城尽知。

    比如豫州文学从事袁徽,对他的尊敬程度就更上了一层台阶:

    “之前听闻君侯曾经说过‘为天地立心’之言,袁某还以为是麾下某位贤才代为捉笔,如今听闻君侯仓促之间连作两首绝妙之诗,袁某方知自己纯属小人之心!君侯胸中自有文采,实乃天赋之资!”

    陈飞矜持地摆了摆手:

    “多是化用圣贤典故,并不值得一提。我出征在外接近一个月时间,郡县可有事情?”

    身为治中从事的许劭拱手答道:

    “君侯安心,地方各县大多安定,只是南阳有黄巾贼作乱,百姓纷纷逃入颍川、汝南,已经派遣官员,令各县安抚流民近两万人。此外,由于陶谦病死,徐州也有数千民众迁入沛国,均已进行安置。”

    陈飞赞赏地点了点头:

    “我以仁义治理州郡,百姓自然望风而来。对了,我在济阴、鲁国二地遍寻人才,却苦于无人可用,子将、文休,二位都是天下高士,声名远播四海,可能寻觅人才、为我所用?”

    许劭显然早有准备,微笑着回答:

    “邵身为治中,自当为君侯分忧。这些时日已经派遣使者,拜访各地知名学子士人,至今已经有十余位贤士,此为名录,还请君侯过目。”

    陈飞迫不及待地从郭寿手中接过,名单上的第一个名字就十分熟悉。

    “董昭,字公仁,济阴定陶人,少举孝廉,任瘿陶长、柏人令,冀州牧袁绍辟为参军,后转投河内太守张杨……”

    他忍不住向荀攸、郭嘉埋怨了一声:

    “你们告诉我,济阴没有人才?这董昭难道不是士人?”

    郭嘉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荀攸却有些委屈。

    许劭连忙解释:

    “董昭并非望族出身,乡野之间本无大名,若非其弟董访在陈留为官,劭也不知其人。”ωωω.九九^九)xs(.co^m

    陈飞微微颔首:

    “董访……这个人我似乎并没有什么印象?”

    跟着他一起出征过陈留的荀攸解释道:

    “他原是张邈麾下,张邈死后就依附于君侯,此人才智平平,如今在郡内担任督邮之职。”

    陈飞恍然:

    “董昭既然做过县令,不妨以郡丞、长史之职委任,或者……沛国相也并非不可。”

    ——反正现在的沛国相舒邵,也不是自己心腹。

    许劭微微躬身:

    “是,已经委托董访向其兄致信,相信很快就会有所答复。”

    陈飞低头继续阅读:

    “黄就,字文成,梁国寒门,灵帝时为观津长,有清廉之名。后袁绍入冀州,辞职归乡。”

    “郭鹏,字子凤,沛国人,颍川郭氏旁支,其父官至县令,以小杜律传家,灵帝时为谷阳县尉,有威名,后避祸辞官。”

    “范浩,字仲博,汝南寒门,‘八顾’范滂之弟,以孝闻名,州郡征辟皆不至。”

    “朱零,字伯余,汝南寒门,曾为郡书佐,有强项节操,为前郡守所弃。”

    “应玚,字德琏,汝南南顿人。其父乃前泰山郡守应劭,劭潜逃冀州,玚居家侍母甚孝,又长于文学。”

    “和洽,字阳士,汝南西平人,举孝廉,何进、袁绍征辟皆不至,避乱荆州,不仕刘表。”

    “杜袭,字子绪,颍川定陵人,与陈群、赵俨、辛毗齐名,济阴太守杜根之孙。避乱荆州,刘表甚为礼遇,然杜袭屡不就仕。”

    “杜基,字子据,杜袭之兄,才华平平,以孝闻名,乃守成之吏。避乱荆州,不仕刘表。”

    “赵俨,字伯然,颍川阳翟名士,自幼熟读经史,刚毅有度。避乱荆州,不仕刘表。”

    “繁(音‘婆’)钦,字休伯,颍川寒门,以善写诗、赋、文章知名。初平年间,避乱荆州,不仕刘表。”

    陈飞看完之后,不由自主露出笑容:

    “盛名之下无虚士,子将先生不欺我也!我自诩以颍川、汝南为根基,却不知此二郡之内,仍有这么多士人未曾出仕!还请先生为我大力招揽各路士人,功成之后,我自当为先生奏表朝廷,侯爵之位亦可期待!”

    也难怪他如此开心,这十人之中,除了杜基有些水分之外,其他九人都是可用之才,别的不敢保证,随便做个县令、文学、主簿、功曹之类的官职毫无问题!

    而更让陈飞高兴的是,这些士人之中士族、寒门各有占比,这就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名门垄断官职的问题!

    当然,看到好几名士人最后都有一句“避乱荆州,不仕刘表”,陈飞就忍不住为刘表摇头叹息。

    这么多中原士族都去荆州避乱,明明给了你机会,但你刘景升却不会用啊!

    得到陈飞如此夸奖,又被许诺封侯,许劭瞥了一眼对面的许靖,并不掩饰自己的得意之情:

    “得蒙君侯信任,托付治中之重责,劭自然尽心竭力,辅佐州郡政务。”

    陈飞当然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对于许氏二龙之间的矛盾,他也有所了解,不过他并不打算调解。

    许劭、许靖名动天下,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州牧、郡守的座上宾,更是天下士子争相结交的贵人。如果他们团结一心,就足以左右豫州上下大半政务,作为主公的陈飞反而会有所顾忌,现在他们彼此之间有所竞争、互相掣肘,或许才是最为平衡的局面。

    所以他也决定让许靖也刷一波存在感:

    “文休先生上任检校从事之后,可有所获?”

    许靖负责纠察百官,又兼管断狱,相当于纪律监察、检察、法院三大部门合二为一,如果放在后世,那绝对是让所有人闻风丧胆的实权派。

    陈飞在心中早就做出决定,只要许靖能够发现几名官员不作为,或者对几起案件作出准确的判罚,就大力予以支持,并适度进行嘉奖,从而形成“许氏双龙分庭抗礼”的局面。

    但事情的发展并没有按照他心中的剧本进行下去。

    当着议事大厅二十余名官员的面,许靖却伸出了双手。

    他并不是向陈飞行礼,而是直接摘下了自己的冠帽!

    其他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许靖就再次动手,从腰间解下了官印,一并摆在了他面前的案几之上!

    当场辞官?!

    陈飞的脸色顿时铁青一片,冷声问道:

    “文休先生,这是何意?可是陈某礼数不周,令先生难以施展才能?”

    许靖这才离席而起,迈步来到大厅正中,双膝跪倒,深深一拜到地:

    “许靖乃乡野草民,为人养马磨豆为生,只是略有薄名,这才混迹江湖,不至饿死街头。如今得蒙君侯错爱,委以检校从事之职,本欲鞠躬尽瘁,以报君侯盛情。今日特免冠帽,只为斗胆弹劾君侯麾下一名心腹重臣!”

    听到他这么解释,陈飞的脸色这才稍稍缓和了一些,却也离席而起:

    “纠察百官,这是先生的本职,无论弹劾何人,都不必如此,否则旁人必会认为陈某没有度量。”

    他看了一眼郭嘉,心里稍稍有些嘀咕。

    麾下能够称作心腹重臣的人也就这么几位。

    褚亮虽然是元老,但自知出身寒微,一向谨慎。

    荀攸虽然有点脾气,但自律极严。

    至于袁涣就更不必说。

    只有郭嘉……容易惹人非议。

    郭嘉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他向来不拘礼数,再加上陈飞有意纵容,就更加变本加厉,但他自己又怎么可能不清楚,这样的行为……必然被世人所不容!

    只见许靖再次顿首:

    “此人不仅位高权重,更兼名动四海,天下巨望,许靖既是以下犯上,岂敢端坐于席?”

    郭嘉立刻松了口气。

    因为自己虽然已经有些名气,但距离“天下巨望”这个标准实在差的太远!

    陈飞却更加奇怪:

    “文休先生……究竟想要弹劾何人?”

    许靖目光如电,毫不迟疑地落在了另一个姓许的官员身上,就连声音都提高了八度:

    “许靖索要弹劾之人,正是治中从事、许劭许子将!”

    他言辞之利,许劭竟然当众打了一个寒颤!

    许劭看向这位堂兄弟,目光里充满了震惊与惶恐。

    他恨不得直接拎起许靖的衣领,向他怒吼一声:

    “当年只不过不让你做官、逼得你磨了几年豆浆,何至于记恨到今天?!”

    “我们可是一个爷爷生下的堂兄弟啊!”

    “你还是不是个爷们?为什么不能大度一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