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五九章 炼宝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   瀑布潭底,开凿的石室内。

    华越融目瞪口呆的打量着眼前的两人,脑袋里浆糊一样,浑浑噩噩的。

    一个是被高额悬赏的目标,一个是神庭的太子爷,这俩是怎么混到一起的?

    再看看堆积的炼器材料,眼睛又亮了,对于炼器师来说,没有什么比高端的炼器材料更吸引的了。

    “这些东西交给你,需要炼制的法宝也交给你。”

    方尔亦可不管华越融想些什么,漠然道:“你现在没有选择,你只能好好炼制法宝,但凡有一丝瑕丝,你都是死。”

    华越融老奸巨猾,心思太重,方尔亦也知道这样的威胁是吓不到他的,但总得说点什么吧,要不然挺尴尬的。

    律渊蹲下身来,平视华越融,道:“华大师,我这么给你说吧,现在呢,我们两个都是神庭通缉的重犯,格杀勿论的那种,你懂吧?不懂也没关系,你只需要知道,我们是没有退路的了就行,我也不想控制你的思维,那么你可能会傻掉,所以,还希望你配合。”

    信息量太大了,真假难辨,华越融呆滞着,慢慢的消化着。

    魔功控制人的思维这是真的,可律渊身为魔庭的太子爷也被通缉?这就让他难以置信了。

    所以说,真假不是重点,重要的是律渊话中的含义:炼宝成功,他活!炼宝失败,他想死都难!

    良久,华越融木然的点点头......

    “加大!再加大!”

    随着华越融一声声催促,方尔亦不断的催发火焰。

    温度不断的升高,一旁的律渊承受不住了,只得施法抵御。

    他倒是不想在这里待着,可不行啊,若是华越融耍花样怎么办?材料没了可以再找,但天下修士都在对他们虎视眈眈,没点底气,那是找死。

    材料一样样的被华越融投入火焰之中炙烤的鼎炉中,溶解,化成红彤彤的液体。

    红色的也不是说不行,但感觉质地还是不够。

    律渊觉得他应该说点什么,让华越融炼制高阶的法宝。

    “还不够,再加大!”

    律渊话未出口,华越融先出声。

    嗡!火焰加剧,石室的温度再次拔升,律渊感受到了炙热,不再多言,法力加持抵御。

    材料继续投放,材料化成的液体颜色渐渐变成淡金色,金黄色,暗金色,之中甚至带着一丝丝青色。

    见状,律渊微微一笑,果然炼器大师就是炼器大师,这法宝肯定差不了。

    肉眼可见的速度,鼎炉中的液体呈现出天青色。

    鼎炉内的液体哗哗沸腾,就在这时,一粒拇指大小的混沌晶石被华越融投入鼎炉中,华越融忽然出掌,一掌又一掌的拍打鼎炉,鼎炉嘭嘭作响。

    “还不够,再加大!再加大!”

    华越融此刻额头汗水涔涔,衣衫尽湿,脸色通红,也不知是火焰炙烤的,还是激动的。

    方尔亦竭尽全力,火焰已经催发到了极致,难以再加大。

    “快啊,快啊!再加大,再加大!”

    华越融不断的呼喊着,可方尔亦为难啊,他已经没办法了。

    就在这时,毛刺一口紫雾喷出,加注火焰之中。

    顿时,火焰变成了紫色,石室的温度再次拔升,石室四壁发出喀喀的声响,这是四壁承受不住高温,要被融化了。

    律渊适时出手,加固稳固石室的阵法。

    这在之前就已经布置的,是律渊携带的阵盘。

    火焰升腾,鼎炉中融化的液体色泽再变,变色炫目,霞光闪烁。

    一枚炫彩妖丹被华越融投入鼎炉,就在妖丹投入鼎炉之后,炫目的鼎炉光彩尽敛,如清水一般。

    八品妖丹!律渊嘴角不自觉的抽搐,那可是价值十亿灵晶的八品妖丹啊,华越融可真舍得!

    华越融不想解释,他有自己的想法,已经上了贼船了,下不来了,一起被动,不如主动。

    跟着这俩家伙,今后打打杀杀肯定免不了,不给自己添加点防备怎么行?

    材料炼制的法宝,没有妖丹的添加,就失去了灵韵,光华外露,太招摇,那是会惹祸的。

    妖丹而已,没有命重要......

    华越融忽然浮空而起,手掐法诀,清水一样的液体被一点点抽取,虚空出现波纹荡漾,慢慢呈现出一件内甲模样。

    接着第二件,第三件...一直到鼎炉中空空如也,十二件内甲虚空落下,被华越融一手收下。

    落地,收摄鼎炉,火焰撤去。

    入手温润,柔软,不见异彩,如同寻常内衬。

    律渊一点不客气的弄走两件,华越融红色脸拿走一件,剩下的全被方尔亦收了。

    妖丹是华越融提供的,自然也有他的一份,这也是华越融用这样的方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同舟共济,才能平稳到岸......

    火焰再起,这一次是炼制铠甲,这是律渊的提议。

    他深知,已经和神庭敌对了,没有了回旋的可能,不想被杀,就只能加强自己。

    内甲的防御对于修士间的打斗还行,若是千军万马的神庭甲士,内甲的意义就不大了。

    怎么选材,是华越融的事,方尔亦负责烧火,律渊负责加固阵法。

    铠甲的炼制也不简单,同样是几人气喘吁吁。

    暗晶的添加,使得铠甲看上去和神庭的黑甲相差不大,但却因为有了暗晶在内,防御力,堪比青色铠甲。

    四件铠甲,华越融收摄一份,这是律渊的意思。

    华越融隐晦收下,他是不想要的,穿上铠甲,就意味着今后的厮杀,他必须要参与,这对于一直致力于远离杀伐的他来说,是一个沉重的现实。

    可事到如今,还有他选择的余地吗?

    “我要弑神弓!”

    听说过弑神弓的威力,方尔亦跃跃欲试,下次再遇到上次智空和尚和水琉月那样的,就直接弑神弓招呼。

    “很难!”

    华越融为难道:“弑神弓是道庭的秘密武器,炼制的方法是绝密,我没有办法炼制...况且,想要应对围攻,弑神弓也不是很好的选择。”

    方尔亦闻言沉默了,华越融的话很有道理,道庭可是甲士标配弑神弓的,铺天盖地的箭雨,岂是一张弑神弓便能解决的?

    铠甲,内甲都是顶级的,但也未必能挡得住。

    “我不是听你说丧气话的,怎么解决?”

    律渊打破宁静,沉声道:“方尔亦需要弑神弓,也只是为了对一个手段,但你既然说炼不了,也没用,那你倒是拿出一个方法出来啊。”

    华越融沉吟道:“也不是没有办法,但我需要好好思量...曾经有过一种法宝,它可以瞬息间发射数万细针,可毙敌于瞬息之间。”

    嗯?还有这等法宝?那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方尔亦和律渊齐齐望向华越融,其眼中充斥着火热。

    华越融摇头叹息,“唉...这种法宝威力惊人,可想要炼制,其材料珍惜无比,且炼制的方法已经失传了...”

    也就是说着玩儿呢吧?

    刚刚升腾的火热瞬间熄灭,落差太大。

    “还是先炼制弓箭吧,哪怕不是弑神弓,至少威力不能低了。”

    方尔亦落寞道:“强敌太多,多点手段,于己有利...”

    如今天下皆敌,虎狼环顾,他的手段太少,而且还是那种近战手段。

    可谁和你近战?只要有手段,杀死就行,这就是他们现在面临的局面。

    道理不用说,华越融也清楚,默了默,道:“给我点时间想想...”

    这态度就对了,只是目前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时间......

    浩瀚虚空,宿开和屈盈若迷失了方向。

    他们本是尾随前往域外的大军行进的,但神庭有战舰啊,那速度岂是他们两个能追赶的?

    没多久便被远远抛下,穿梭了几个沙螺之后,宿开再看星图,已经找不到了他们所处的位置,方向不辨,迷失在星空。

    不过宿开倒也不慌,于他而言,在哪里不重要,方尔亦如今被通缉,他也不会轻易露面,想找到也不易。

    既然无法前往,索性找个地方隐居,努力提升修为。

    他是会炼丹的,只要能找到灵草,他和屈盈若的资源便不会却。

    游荡许久,终于找到一颗星球,遂落下安身。

    每天采摘灵草,炼制丹药,和屈盈若一起修炼,提升修为,倒也平安稳定。

    但就在昨天,忽然闯入一群修士,二人重伤而逃。

    那群修士却不放弃,紧追不放,以至于二人招架不住,重伤被擒。

    宿开不知道接下来会承受何种折磨,可禁制遍体,想死都不行。

    万念俱灰之下,他们被带到了一处山谷,交给了一个男子。

    那群修士似乎只是负责抓人的,交了人,修士随即散去,继续去抓别的修士。

    宿开和屈盈若被带进一个山洞,一个个石窟当中关押着一个个萎靡的修士,一路行来,不少千人。

    一间空旷的石室,二人被仍在地上,男子俯身扯下宿开的面具,不禁咦了一声,“宿开?”

    宿开大吃一惊,但很快,错愕不已,这声音咋这么熟悉呢?

    男子自己揭下面具,一张熟悉的笑脸呈现,不正是奇道吗?

    “奇道?”宿开不可置信的轻呼:“怎么是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