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百六十五章 真的是你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   地下密室内。

    林峰嘴角下意识抽了抽,没想到欧阳梦相貌如花似玉撩人心魄的,心肠却如此狠辣,这分明是要……

    凌魁不正经了,打趣道;“徒弟,那东西还没用就要没了,可惜了!”

    林峰一本正经,暗道;“老师忘了?我修炼了木字诀,还能长根新的出来。”

    “不如老的好用怎么办?”

    “用一用就好了!”

    “真有你的!你这脸皮比为师还厚!”

    “其实一直都比您的厚,只是您没发现而已。”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欧阳梦失去耐心,走到石床前掀开林峰身上长衫,就要伸手去解林峰的腰带。

    说是说笑是笑,林峰岂能由着欧阳梦胡来?就在他要出手制服欧阳梦时,突然从欧阳梦手腕上的储物手环内飞出一枚传音符,在她面前燃烧殆尽。

    欧阳梦动作顿住,双眸一转,收起匕首走到不远处石凳前坐下,取出一枚传音符开始传音,之后闭口不言,留意着林峰的一举一动。

    “怎么,你要等你的同伴来了两人一起动手?”林峰脸皮是越来越厚了。

    他猜到给欧阳梦传音的人很快就会赶来,但他也不担心,即便化魂期修士也别想轻易留下他。

    “你……哼!”欧阳梦朱唇一撅,骄哼一声不再开口,狠狠白了林峰一眼。

    林峰知道欧阳梦不会说出实情,便不再开口询问,暗暗猜测给欧阳梦传音的人是谁。

    可等了一刻时间,也没有人来。

    林峰不耐烦了,义正辞严道;“欧阳梦,你要动手就快点,这样很折磨人你知不知道?”

    “你闭嘴……”欧阳梦俏脸微红,怒喝一声,她没见过像林峰这么不要脸的修士。

    “怎么,还不好意思了?刚刚解我裤带时你怎么好意思?”林峰很得意,厚颜无耻不依不饶。

    欧阳梦被气得俏脸通红,刚要开口骂上两句解解气,又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突然,一名灰衫老者身形突然浮出地面,他站稳身形翻手取出一个玉瓶打开,将一枚指甲盖大小的红色丹丸吞入腹中。

    欧阳梦起身抬手将一道拳头大小的白光打入密室墙壁内,显然是启动了密室内的防止他人窥探偷听的阵法。

    “真的是你?”林峰睁大双眼惊呼出声,立马就认出此灰衫老者正是唐山。

    唐山深吸一口气,恭敬抱拳道;“晚辈小妹不懂事,得罪了前辈,我替小妹给前辈赔罪。”

    看向欧阳梦,唐山斥责道;“唐梦,你糊涂,你怎么能背着我做这种事?”

    唐梦眸光微闪,激动道;“族兄!我不甘心,不想再这样东躲西藏苟延残喘的活着,我要得到法灯,让唐家重新兴旺起来,为死在宋家人手中的诸位先祖报仇。”

    唐山微微摇头,劝说道;“小妹,唐家已经没有那种气云,得到法灯只能害了唐家,我们要另想他法。”

    唐梦说道;“唐家已经等了多少年了?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个机会,难道你要放弃?”

    唐山摆了摆手,说道;“小妹,此事不要在提了,现在我是唐家家主,我说了算,你要听我的。”

    唐梦一怔,无言以对。

    “前辈赶紧服下解药!”唐山从手中玉瓶内倒出一颗红的丹药。

    “不用了!”林峰面色从容,嘴角挂着淡淡微笑,站起身倒背双手大有深意看向两人。

    话已至此,这场戏也该到此为止,林峰没必要再演下去。

    “你!你根本没中毒!这怎么可能?”唐梦睁大美眸,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她使用的化灵散是一种挥发性药粉,效很十分霸道,即便灵婴期大圆满修士闻上几口药香也会马上中毒,十几息时间内就会毒发,全身酸软无力无法调动灵力。

    而林峰闻了不止几口药香,依然行动自如,看上去没有任何中毒的症状,更诡异的是,林峰根本没服用任何解毒药物,这种事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唐山微微一惊,知道林峰非等闲之辈,但没料到之前林峰一直在演戏。

    回过神来,唐山收好丹药,做了个请的手势,微笑道;“前辈好手段,我们坐下谈吧。”

    林峰微微一笑,大大方方坐到石凳上,唐梦回过神来,惊慌失措后退两步,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林峰。

    坐到石凳上,唐山恭维道;“没想到短短半年时间,前辈等人都突破到灵婴期,晚辈真是佩服,眼下,前辈修为相貌竟然与宋仁生前一模一样,这种易容手段实在是高明,晚辈生平仅见。”

    林峰不想就此话题多说,话锋一转,不悦道;“唐道友既然要躲着我,为何当初还要将唐家联络点与暗语告诉我?”

    唐山急忙解释道;“前辈误会了,不是我故意欺骗前辈,为了唐家几十人的安危,我不得不谨慎行事,离开葬神渊后,我便将族人转移出了晋安城。”

    看了唐梦一眼,林峰也没纠结此事,追问道;“宋仁竟然没察觉你们在他身边安插了唐家人,想必,唐梦姑娘早就得到宋仁信任了。”

    林峰从来没想过欧阳梦会是唐家人,眼下不难猜到,唐梦忍辱负重嫁给仇家后人宋仁做妾,定是为了宋家手中的灯芯了。

    如此说来,灯台一定回到了唐梦手中了,她设计等自己上门就是想坐收渔翁之利得到灯芯。

    没必要再隐瞒,唐山直言道;“宋仁进入葬神渊前将灯台交由小妹保管,眼下,灯台就在我们手中。”

    林峰点点头,板着脸问;“当初唐道友故意告诉我灯台下落,引我来皇宫,是想让唐梦从我身上得到灯芯的下落对不对?”

    被林峰直言揭穿,欧阳梦与唐山心中一凛,两人脸色都不好看了。

    唐山有些尴尬,解释道;“呃!前辈误会了,经过我一段时间暗查,并未发现前辈等人与六大宗门与七大家族有任何瓜葛。”

    “前辈等人又在幕神空间内杀了六大宗门与七大家族还有宋家的人,我下定决心将灯台交给前辈组,可小妹并未死心,贪图前辈手中灯芯,还好我来得及时,没造成严重后果。”

    林峰眉梢一挑,也没太过惊讶,没有不透风的墙,唐山知道幕神空间内发生的事并不稀奇。

    他也不担心唐山与唐梦会出卖他,那样对唐家有害无利,唐山是聪明人,绝不会做那种傻事。

    看向唐梦,林峰嘴角掀起一抹略带邪意的微笑;“我知道你是恐吓我,不是真想把它割掉,所以,此事我不会放在心上。”

    他耍流氓时,唐梦竟然害羞起来,狠辣的样子分明是装出来的,根本不是心性毒辣的女人,而且,唐梦只是想从他手中得到灯芯,也没把他怎么样。

    明显唐山对此事并不知情,说明两人并没有串通一气谋取灯芯,再有,林峰还有求与唐山,便不想再追究此事。

    “你……你还说!”唐梦俏脸羞得通红,娇嗔一句,不好意思再说下去。

    “多谢前辈宽宏大量!”唐山松了一口气,老脸上露出尴尬之色。

    听林峰与欧阳梦的对话,他来之前两人之间发生了些什么事,不用问也能猜个七七八八了。

    没得理不饶人,话锋一转,林峰直入主题;“首先,我想让唐道友帮我打开存放传承的盒子,唐道友开条件吧。”

    唐山摇摇头,微笑道;“前辈说笑了,举手之劳而已,晚辈怎敢提条件,前辈将盒子取出来就是。”

    林峰微微一怔,认为唐山定会索要一些传承内的物品作为开启盒子的条件,没想到唐山竟然如此痛快的答应下来。

    也不怕两人耍什么花招,林峰翻手取出个一尺见方的黑色金属盒,放在面前石桌上。

    唐山与唐梦双眼一亮,立马猜到盒子内定然封印了宋阳的传承与灯芯。

    唐山也不废话,掐诀将一道拇指大小的乌光打入盒子内,其上所有符纹金光一闪即逝。

    随着咔的一声轻响,原本没一丝缝隙的盒子,竟然毫无征兆的从中间裂成两块,一枚通体乌黑的储物手环显现而出。

    林峰毫不犹豫拿起手环神识进入其中,见到十丈大小的储物空间内漂浮着不少物品。

    他神识快速扫过所有物品,很快在一小堆杂物中找到一枚婴头颅大小的火红色晶石。

    此晶石晶莹剔透,呈不规则的多边形,其上没有一个符文,看上去就是一块质地坚硬的普通晶石。

    “没错,那红色晶石就是灯芯了。”一直没说话的凌魁开口道。

    “太好了!”林峰心中大喜,收回神识心,将储物手环收入扣门环内。

    见到林峰面露喜色,唐山与唐梦知道,储物手环内就是宋阳留下的传承,灯芯定在其内。

    看向唐梦,林峰说道;“刚刚你族兄说得很清楚,会将灯台交给我,看来,唐道友是不打算将灯台拿出来了?”

    唐梦俏脸一白,沉吟片刻说;“当初你答应族兄为唐家做件事情,族兄便帮你找到灯台,既然你没找到,约定便作废,现在你想得到灯台,要真的帮唐家做件事。”

    “只要不过分,还在我能力范围内就没问题。”林峰毫不犹豫答应,不会错过得到灯台的机会。

    当然,他也可以仗着修为优势强取豪夺,但那要对人对事,灯台本来就是唐家之物,他若强抢,与真正的强盗也没什么区别了。

    唐山与唐梦相互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复仇的希望。

    唐山深吸一口气,郑重其事道;“那好,只要前辈发下道心誓言,帮我们灭了宋家,我们就将灯台,双手奉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