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39 这才是陪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酒宴过后,孙家平静了好几天。当然,如果不算孙御医的话。

    大清早,孙怡年还在床上就听到自家老爷子在自己院子里喊:“小春,儿媳!我来看你们啦!”

    那响亮的大嗓门直接把还没睡醒的孙怡年和林小春两人震了起来,林小春可不想被人说成懒媳妇,掐了孙怡年腰间的软肉一把就赶紧让绿萝伺候自己起身。

    等林小春出了屋子,就看到孙御医手里捧着一只血淋淋、奄奄一息的兔子。

    看到林小春带着起床气的小脸,再看看等着他的儿子,孙御医老脸一红。

    “小春呐,今早我想用兔子练练手,结果喷了一脸血,还是没缝处你那种样子。”

    林小春看了眼可怜的兔子,对孙御医说:“爹,绣功也不是一两日能练成的,要不您下次用鸡腿试试。等熟练了再用活物练习。”

    “嘿!还真是的。”孙御医觉得儿媳说的太有道理了,不像自己夫人,看到自己的样子,院门都没让进。

    “那个,怡年啊,有没有地方让爹先洗洗换个衣服。”

    孙怡年:他能说什么......

    以后的几天,孙御医每天都过来报道,和林小春研究鸡腿的筋能不能缝,肉怎么缝,外层的皮又滑又硬可不可以换个针来缝。

    林小春对于这些技术问题也见猎心喜,常常两人顾不上吃饭就在那研究。

    不吃饭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天天吃鸡腿,换谁也受不了啊。

    “小春,吃饭啦。”孙怡年过来打断正在缝鸡皮的两人。

    没想到老少两人一起挥手:“你先吃,我们晚上再吃。”

    孙怡年一身炖鸡的味道老远就能闻到,林小春心想,她才不要吃鸡。

    孙怡年看两人像赶苍蝇一样赶他,是在想不出在鸡腿上缝针哪里来得那么大兴趣。

    他一把把林小春拉过来:“娘子,你已经两天没陪我吃饭了,今天厨房里还特意做了板栗炖鸡。”

    林小春看他委屈巴巴的样子只能举手投降。看到搞定了媳妇大人,孙怡年又凶巴巴的对他爹说:“我娘可说了,要是一盏茶后看不到人就把你的医书都烧了。”

    “可使不得啊。”孙御医一听孙怡年这么说,用手在围裙上擦了下就一溜烟的往饭厅跑去。

    “嘶-”

    “怎么了?”孙夫人看捂着嘴的孙御医。

    “有些塞牙。”然后孙御医从嘴里抽出一条长长的线。“缝线没抽干净啊。”

    “呕!”孙怡年在一旁看吐了。

    咣,咣,咣......

    门外响起了锣鼓声。

    “什么事?”孙御医问向进来的管家。

    “老爷,是林府的人。”

    只见打头的是林四爷,后边跟着两个穿着喜庆的管家。

    “快请进。”孙怡年赶紧出去迎客。

    回到两个时辰前。

    宫里归还林府的财物一担担的送了回来,有些在抄家中缺失的,夏景琪还开了皇帝的私库给补足了。

    别说林府其余人,就连林老将军老两口看到乌压压的财物都觉着眼晕。

    想到自己唯二的孙女嫁人只有可怜的几担东西而且这些大多还是林小春自己的,林老爷子一阵心酸。

    “今天,就把春丫头的嫁妆给补上!咱们林府能有今天,小春也出了不少力,这份嫁妆一定要厚厚的才行。”

    林府其他人这段时间或多或少的都被林小春照顾过,听老爷子这么一说都纷纷点头。

    老夫人亲自指挥着丫鬟把一箱箱珠宝、布匹等等分类装好,然后雇了一个吹奏班子风风光光的给孙女补嫁妆。

    一抬、两抬、三抬、四抬......

    林小春看着不断抬进来的嫁妆有些傻眼,这也太多了吧!

    林四爷与孙御医寒暄几句后,走过来对林小春说:“侄女,这才是咱们林家给你的嫁妆,以后在孙家好好生活吧,有什么事情,叔叔们给你撑腰!”

    林小春鼻子一酸,这就是娘家的感觉啊,被人宝贝着的感觉真好。

    孙怡年紧握她的手,对林四爷说:“四叔,小春交给我,你们就放心吧。我会一心一意待她的。”

    晚上,孙家在院子里摆酒,林家大爷、三爷、四爷带着家眷过来。林小春更是亲自上阵做了她的招牌香辣虾和水煮鱼。

    这两道菜,在夏景琪的经营下早就享誉京城,不过能吃到创始人亲手做的,让大家十分期待。

    饭后,林小春还给他们打包了一份带回去。怕林老夫人年龄大吃不了辣的,林小春还特意给她准备了番茄鱼片锅。

    等人走后,林小春领着几个丫鬟开始对这些陪嫁登记造册,足足忙了大半夜才把东西。归拢完。

    “绿萝,快给我捶捶,我的腰快断了。”林小春趴在床上用手按着自己的腰。

    轻重适宜的力度锤在林小春的腰上,让她舒服极了,林小春的眼睛半闭着,似乎要睡过去。

    突然,她感觉到给她捶腰的手停了下来,似乎有些不老实起来。林小春扭过脸,看到了眼睛冒绿光的孙怡年。

    孙怡年舔舔嘴唇,声音暗哑的说:“小春,为夫饿了。”说完就扑了过来......

    第二天一早,挂着黑眼圈的林小春幽怨的看着一脸满足的孙怡年,孙怡年讨好的说:“娘子,今早为夫把饭给您送到屋里。”

    林小春在孙怡年的小意伺候下用了早饭,孙御医也一早得了儿子的嘱咐没敢过来打扰。

    吃完早饭,林小春和孙怡年收拾了东西去祭拜林佑勇。

    林家平反后就给林佑勇重新修建了气派的坟头,墓碑上请人雕刻了: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的诗句。

    林小春摆上香烛、花篮,看着墓碑上的诗句想到了那日的经历,不禁落下了眼泪。

    孙怡年在一旁安慰着,好一阵子林小春才止住眼泪站起身来。

    孙怡年说:“这次多亏了小春的消息,否则此时我们也都化作了一抔黃土。对了,上次给你传递消息的是谁?”

    林小春才想起来,这些日子的忙碌让她忘掉了一个重要的人,顾秋生。

    “走,怡年,陪我去一趟燕儿胡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