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09章 灯塔战士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湖北境内有个神秘至极的神农架,那儿经常有些特殊药草出产,郑亚希望能够在那儿找到一些药草,治疗一下自己身上的一些看不见的小毛病。

    郑亚身体之中的毒素已经清除,可是总是觉得自己的身体一定有毛病,很多东西都不正常啊,这不像是过去的自己,郑亚不知道为何总是有着一种不对劲的感觉。

    比如说,自己的武学修为,一直卡在了第七层,这要是在以往,自己应该早就进步了;比如说,自己的记忆力和理解力大不如以前,反应速度也不如以前了;再比如说,自己的三大菩提子莫名其妙地变弱……

    除了这些变弱的变故之外,郑亚还有一个十分奇怪的发现,那就是自己的身上莫名其妙地多了一个纹身。

    这纹身出现在自己的胸口部位,平时并没有什么特殊,有一次,郑亚洗热水澡的时候,豁然发现,自己的胸口好似出现了一个貌似是有着纱罩一般的灯塔纹身。

    郑亚可是从来没有纹身的习惯,而且记忆之中,自己也真是从来没有纹身的经历。

    在医院住院期间,应该也不会有那种被人纹身的怪事吧?再说,自己在医院的时候,每天都有自己人陪同,如若真有人纹身,估计亲人会告诉自己的吧?

    总之,这个纹身来得相当奇怪,颜色还十分好看,热水一淋浴,驱动易筋经内劲的时候,纹身就会化为淡淡的蓝色,而驱动金刚不坏体神功的时候,就会出现淡淡的金色,无论哪种颜色,都晶莹剔透,十分地漂亮。

    郑亚感觉十分有意思,认真观察自己的纹身,特意拍下了照片,到网上查阅了一下,豁然得知一个十分奇怪的结论。

    自己胸口的这个纹身,居然在生物世界是真实存在的,而且还鼎鼎大名。

    纹身是一个小小的“灯塔水母”。

    郑亚看到灯塔水母的介绍时,双眼不由为之一亮,这个生物,简直是太神奇了也。

    灯塔水母,很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不会死亡的生物。除非环境糟糕导致的死亡,从理论上来说灯塔水母是不会死亡的。对于某个灯塔水母,科学家根本无法说出它的年龄大小。

    “灯塔水母”的直径只有4-5毫米,但就是这样一种非常微小的生物,却具有一种“返老还童”的神奇本领。通常情况下,水母会在繁殖完下一代后死亡,但“灯塔水母”在达到性成熟阶段之后,又会重新回到年轻阶段,并开始另一次生命过程,而且从理论上讲,这种循环过程是周而复始、可以永远重复下去的。

    说实话,郑亚不知道自己的胸口出现这么一个灯塔水母的纹身意味着什么,而且,貌似郑亚也从来没有接触过任何跟灯塔水母相关的事情,自己身上,怎么会无缘无故地多了一只灯塔水母的造型的呢?

    关于自己身上发生的这些事,郑亚也曾经想通过特殊渠道去了解,郑亚暗中联系过黑幽,侧面问了问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

    得知的答案让郑亚更加糊涂,黑幽表示,郑亚受伤之后,错过了黑幽的几次重要任务,所以从黑幽之中提前退役了,目前黑幽可以保持和郑亚的私人联系,组织联系却是没有了。

    关于郑亚身体里边的这些变故,黑幽表示一点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郑亚大吃一惊,没想到自己居然被黑幽除名!!

    跑去红盾,结果如出一撤,也被除名了,自己做出那么大的贡献,闹出诺大威名的黑老妖,现在居然被退役,有没有搞错?

    郑亚表示这让自己更加迷糊了,黑幽一定瞒住了自己一些什么没有告知,或者是说,黑幽多少知道一些情报,现在跟自己打马虎眼呢。

    整个黑幽之中,郑亚关系最好的,当属幽冥黑二哥,老大不说,我去问二哥。

    问幽冥二哥的动态,得出的结论,让郑亚也更加无语,幽冥黑二哥居然比自己还早一步退役,原因居然跟自己如出一撤,身负重伤,浪费了黑幽的时间,被辞退回去养老去了。

    私聊幽冥,如同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回应。

    对了,黑幽配备给自己的电脑已经收回,自己现在也很难联系上黑幽的特殊频道了,除非是自己动手段。

    对了,小飞导师配备给自己的那些神奇装备,自己也给弄丢在亚马逊了,怎么丢的,也是一头雾水。

    想不明白的事情,简直太多了,郑亚有时候感觉就是一个头痛。

    好在就在郑亚完成学业,在众多童靴惋惜的眼光之中,最终暂时决定不读研,先去地质学院任教之后,还没上任的时候,幽冥黑二哥终于是回了信息。

    二哥一如既往地玩世不恭,不过,说话却是小心了许多:“怎么的?老妖,不知道纪律吗?不知道二哥我已经退役,不能随便联系的吗?二哥可不想给你添乱,不想给你找不痛快……”

    不知为何,看到二哥回信息,看到二哥的留言,郑亚有着一种发自本能的,刻骨铭心的感触,好似是心中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几乎是自己没有反应过来,眼泪不由自主地就哗哗奔涌出来。

    郑亚不知道自己心中为何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应,可能是太担心二哥的关系吧,郑亚擦擦眼泪,在电脑里边问道:“二哥,听说你受了毒伤,情况怎么样?”

    幽冥迅速回到:“还能怎么样?难受极了呗,在床上足足躺了一年多才醒过来,又恢复了半年这才勉强能够走动,一直到最近,我这头才可以稍稍思考一些问题,不至于一想起什么就头疼。”

    郑亚大奇:“不是吧,二哥,你这毒素未免太厉害了吧?这么久才好?是不是差点成了植物人?”

    幽冥一声感叹:“可不是,差点就回不来了呢,医生都说了,我能醒过来,纯属是天大的幸运,好了,老妖,如今黑幽还好吧?老大挺狠心的,把我一脚踢开之后,就神不管庙不收,死活不搭理我了。”

    郑亚沉默了一下,回了一句过去:“不好意思二哥,我也给踹了出来,跟你差不多,我也中毒了,亚马逊丛林中毒,前后半年才醒来,结果,被老大无情地踹了。”

    幽冥:“不是吧,你也中毒?不对啊,怎么我感觉我们的症状差不多,该不是一种蛇吧?也不对啊,你是在亚马逊丛林出事,我可是在南非丛林……”

    看到幽冥的这段话,郑亚几乎是本能地敲了一句:“不是吧?你不应该也是在亚马逊丛林出事的吗?”

    送出去这句话之后,郑亚的心中莫名其妙地感觉,这好似才是正常的,可是马上,幽冥那边的话,让郑亚又哑然失笑地摇摇头,觉得自己想多了。

    幽冥:“得了吧你,我可是在南非执行任务的时候,不知不觉跑去了热带雨林,恰好看到一只河马大战鳄鱼,结果一不小心,被一条不知名的毒蛇偷袭而已,跟亚马逊距离十万八千里呢。”

    郑亚无语摇摇头,把自己没由来的疑惑扔到一边,问了一句:“二哥,你现在身体还好吧?你在什么位置?我大学毕业,前去报道之前还有几天,反正我们都已经退役,约个时间一起来聚一聚。”

    幽冥在苏州城内,环境还不错,热烈欢迎郑亚前去参观。

    不知为何,听到幽冥的声音,联系上幽冥之后,郑亚就很想亲眼看到幽冥,好似冥冥之中,郑亚不信眼前的事实一般。

    给爸妈和之语说了一声,几乎是马不停蹄地,郑亚就跑到了苏州城,在一栋十分优雅的别墅里边,看到了幽冥。

    两人再度见面,不知为何,郑亚涌起一种恍若隔世般的感觉,十分激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