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81章 邪恶的诅咒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谁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皮。劝君莫打枝头鸟,子在巢中探母归。

    郑亚曾经看到过一个穿山甲的故事,当时,就感知到过动物世界母爱的伟大。

    穿山甲被捕获以后,出于恐惧或是自卫的本能,总是把躯体紧紧蜷缩着,卷成一圈。

    有一次,一个小伙子提起最肥的一只,动作娴熟地准备把它拉直,费了半天力,却怎么也无法把那蜷缩的躯体拉开。

    这人十分尴尬,便把穿山甲往地面上摔去,通常,穿山甲遇痛就会将躯体伸张开。不曾想连摔几下,眼见穿山甲惊恐的小眼睛早已闭合,尖尖的嘴角已经挂出一缕鲜红的血丝,身体却始终未见张开,反而越蜷越紧。

    这人很不甘心,拿铁钳夹了穿山甲放到火盆上灼烧。待到鳞甲脱尽,焦味弥漫,那穿山甲居然还是保持原状。这下小伙子黔驴技穷了,无奈地摇摇头,说这只穿山甲一定有了什么毛病,不可食用,随手将其甩落在身后的沙土地上

    丢弃在地上的穿山甲竟慢慢地伸直了躯体,眼睛眯开一条线,接着一阵抽搐,僵硬挺直,彻底没了气息。随着它躯体的伸展,小伙子震惊地看到,在它摊平的肚皮上,竟蠕动着一只粉嫩透明的小穿山甲

    小小的母穿山甲,用血肉之躯历经摔打与灼烧,至死护卫着孩子,自己已经被烤至半熟,竟还能保得孩子的周全。

    它的那份精神之力,不得不说早已超越了生命的极限。

    现在,郑亚再次感知到了自然界生命的伟大,那只母猴,应该是身受重伤,还刚刚生产,按道理应该是在地上奄奄一息,垂垂预死。

    但神奇的是,母猴冲了上去,悍不畏死地,攻向了蛇妪,而且,就在她生命的最后这一刻,爆发的力量居然出奇地强悍,凶猛,一时之间,就连蛇妪也不得不暂避其锋芒,蛇脑袋不停地躲闪。

    上边,董洹清大声吼道:“郑亚,快,快上来。”

    蛇妪在躲闪母猴的进攻,注意力却在郑亚身上,眼看自己被母猴缠住,小伙子很有可能逃走,心中一急,魅惑的声音再度响起:“小伙子,留下这只小猴子,你可以走了,不过,你现在中毒已深,全身很难用得上力量,能不能爬得上去,还得看你造化,该死的猴子……”

    话没说完,蛇妪已经被母猴挠了一把,虽然没伤到,但也挠得十分疼痛,不由大怒。

    郑亚心中一动,身躯一软,微微下蹬,好似要把手上的小猴子放到地上。

    母猴嘴里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双爪猛地抱住了金蛇,玩命地猛啃起来,金蛇一甩身躯,要摆脱母猴……

    就在这个时候,郑亚突然从地面一窜而起,手中的钛锇合金长棍,猛地向空中的蛇妪的脑袋一棍点了上去。

    郑亚的状态,原本并不是很好,蛇妪以为郑亚已经中招,是故就有点大意,她是万万没想到郑亚此时会对她进攻的。

    勉强地,十分恼怒地偏了偏头,蛇妪终于没能躲开郑亚的这一棍。

    咚的一声,钛锇合金长棍带着郑亚冲起的势子,一棍点在了蛇妪的下颌,将蛇妪的脑袋点得向后高高扬起。

    郑亚的这一棍,力量奇大无比,蛇妪庞大的身躯,也没能稳住阵脚,巨大的蛇躯,从玉剑古蕨之上,一飞而起。

    上边,考恩和蜘蛛对望一眼,摆摆脑袋,把晕晕乎乎的感觉强行驱散,双双握紧了手中的枪。

    蛇头扬起的这一刻,时间好似稍稍地顿了一下。

    郑亚手提长棍,全身的精气神高度集中,周围的所有环境都清晰地映入脑海之中。

    大蛇双眼之中的意外和恼怒,母猴疯狂的抓咬大蛇,上面,考恩和蜘蛛的惊讶,董洹清眼中的红光,水塘之中荡漾的水波,摇曳的玉剑古蕨,此时都一一地,深深地映入到郑亚的脑海之中。

    也就在这一刻,郑亚丹田轻轻一震,两股内力,同时突破,豁然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修炼境界。

    时间就这么神奇地顿了一下,郑亚十分巧合地,感知到了两颗接连向后射击而来的子弹。

    噗的一声,蛇妪脸上瞬间出现惊骇至极的表情,蛇躯被巨大的冲击力带得向后飞起。

    噗,又是一声,蛇妪的脑袋下方,心脏部位,顿时冒出一朵巨大的血花。

    蛇妪连中两枪,每一枪都正中要害,毒牙强大的狙击,瞬间生效。

    也就是这时,郑亚突然从那种神奇的时间停顿一般的状态之中掉了出来,周围瞬间恢复了正常。

    这一瞬间的状态是十分诡异的,蛇妪高高扬起的脑袋,正在向后砸去,上面的人,一脸的错愕。

    郑亚瞬间从状态中掉落出来,二话不说,顺手捡起一片被猴子挠下来的玉剑叶片塞进小猴子嘴中,一手抓起小猴子。

    双臂一展,一手提起猴子,一手提着钛锇合金长棍,双足连续点动,身躯飞快地从小祭坛上腾跃而起,如履平地的,一下就飞到了阶梯之上,钛锇合金长棍在祭坛上猛地一击,巨大的撞击力量冲击之下,郑亚的身躯,已经迅捷无比的,从阶梯上腾腾腾,飞快地跳跃上来。

    咚的一声,郑亚一手提着钛锇合金长棍,一手提着小猴子,一跃而上,落在了董洹清的面前,扑哧扑哧,猛烈喘气。

    郑亚这几下的动作,快捷无比,是那种早就规划好的,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根本就让水塘里边的蛇类反应不够的动作。

    就在蛇妪的脑袋重重地砸落在水塘之中的时候,郑亚已经站在了上面,大口大口喘气之中。

    这几下的消耗相当大,郑亚的负荷可是不轻,喘气之中,可无论如何,自己终于是从危机四伏的蛇塘之中冲了出来,成功地逃了出来。

    单膝跪在地上,郑亚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自己又过了一关,让人欣喜的是,自己的修为,居然在这过关的过程之中,居然再度得到了突破。

    现在,就是不知道蛇妪是不是已经被毒牙干掉了,二哥的大仇是不是得报了。

    蛇妪的脑袋重重地砸落水塘之上,水面上,冒气了阵阵血泡。

    蛇妪那张充满了褶皱的老脸,此时却是没有丝毫的笑容,脸上充满了狰狞的愤怒,但看样子却是伤得不轻,已经没能支撑起自己的身躯了。

    一双眼睛,狠毒地向岸上的几人看了过来,一种让人心中发寒的,阴森森的声音,几乎同时从每一个人的心底传递开去:“格鲁尔神树庇佑,我是不死的蛇神,卑鄙的凡人,居然敢伤及我的身躯,我诅咒你们,永生永世,都受到毒蛇的追杀,我诅咒你们,一生一世都被蛇毒缠身……”

    这是一种,让人心中无比惊悚,感觉阵阵寒意直冲后背的诅咒,每一个听到这种诅咒的人,感觉心中都很不舒服,好似自己真的被蛇盯住了一般,浑身冷汗直冒。

    蛇妪的诅咒还没完结,阴冷至极的声音依然传了出来:“那个远方射伤我的杀手,我用即将逝去的生命诅咒你,你将成为格鲁尔蛇神最凄惨的奴役,你的身上,将长满一层层的蛇斑,将你的一身,都化为腐烂的蛆虫……”

    郑亚脑海之中的太阳菩提子飞快地转动起来,整个脑海之中,一片金光灿灿,自动给郑亚抵御一种神秘力量的入侵。

    蹲在地上,手提小猴,郑亚左右看看,豁然发现,身边的几个人,此时都是大汗淋漓,一副心惊胆战的样子。

    心头猛震,郑亚不知道蛇妪的该死诅咒到底有多厉害,但一定很不正常。

    不敢怠慢,郑亚一声轻吼:“伙计们,任务已经完成,我们不要继续听她的鬼话,一条死蛇而已,掀不起什么风浪,我们走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