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01章 诡异难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日一大早,郑亚飞快地爬了起来,驱车前往社科院,半路之上,就接通了柄天教授的电话,表示自己会过去拜访。

    郑亚的禁足令是天教授那边发出去的,以天教授的神秘,黑幽真不一定能够摆平,解铃还须系铃人,昨晚上,郑亚睡了个囫囵觉,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队伍名单今天上午就会出来,自己最好是在这名单最终出炉之前,找到李炳天表达一下自己的意愿和诉求。

    李炳天接到电话的时候,只是淡淡地说了两句话:“我在家,你过来吧。”

    刚刚8点多一点,郑亚已经准时出现在了天教授的院子外边,刚刚走到门口,好似有人看到了自己一般,柄天教授的大门嘎吱一声,自动打开了。

    郑亚吸了一口气,大踏步走了进去。

    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柄天教授的院子里边,一块光滑的石板上,李炳天正在凝神静气,不急不忙地提笔练字之中。

    郑亚安安静静地站在边上,等了大约10来分钟,李炳天这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将手中的毛笔轻轻搁在砚台之上,缓缓说了声:“来了?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郑亚腰杆挺得笔直:“有两件事,需要天教授帮忙,其一,我要出京城。”

    李炳天低下头,在旁边的一个脸盆里边开始洗手,听到郑亚的话,身躯微微一顿,眉头不经意间微微一皱,声音大了一点:“南美?”

    郑亚知道他很神秘,琢磨着这件事瞒不过他,但郑亚也没想到这么快李炳天就知道了一些消息,看样子,有可能老大已经跟他接触过了,吸了一口气,郑亚沉声说道:“是的,南美。”

    说完,郑亚跟着又补充了一句:“二哥是我的引路人,去科考的时候,二哥让我保护你和衣教授。”

    李炳天不置可否地说道:“生老病死,人间党情,节哀,不过,南美危机四伏,一招不慎,你会满盘皆输,你确定要去?”

    郑亚身躯一震,坚定的斗志涌了上来:“人,有所为,有所不为,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李炳天微微摇头:“根本不知道对手是谁,过去,顶多能够迎回幽冥尸骨,不要希望太多,我禁足科考队成员,只不过是保护你们,既然你硬要去南美,我没有意见,你自己注意安全。”

    郑亚深深鞠躬:“谢谢教授。”

    李炳天叹息一声说道:“看到你现在这种气血方刚,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样子,我不由想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为何看到现在的你,我总感觉自己热血已冷了呢?”

    郑亚想了想说道:“教授热血未冷,不过更加懂得内敛而已。”

    李炳天抬头望天,嘴里说道:“不要拍马屁了,我看多了生离死别,已经麻木不仁了,许多事,完全不能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久而久之,就习惯了,对了,你说有两件事要我帮忙,第二件事是什么?”

    郑亚精神一振,伸手从自己的衣兜里掏出五枚金质勋章,一字排开,呈现在李炳天的面前,嘴里说道:“记得天教授跟我说过,一旦凑齐五枚金质勋章就来找你,前不久,我刚刚好凑齐,出去南美之前,想请教一下天教授,这五枚勋章应该怎么使用。”

    郑亚看到,就在自己拿出五枚金质勋章的时候,李炳天的脸上,突然浮现出激动兴奋的光芒。

    还没说话,郑亚看到,李炳天已经仰天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久久不绝,片刻之后,李炳天这才一脸灿烂的笑容,对自己说道:“小亚,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收集到了五枚金质勋章,好,这五枚勋章来得太及时了,哈哈哈,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就能有如此成就,哈哈,你将是我国最年轻的‘灯塔战士’,好,好,好……”

    灯塔战士?这是什么?郑亚心中稍稍疑惑。

    李炳天大笑一阵,说了一通郑亚莫名其妙的话之后,继续说道:“金质勋章是国家重器,国家机器不会害你,接下来,你跟我走,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想,该你知道的,你自然会知道,不该你想的,你想再多也是无益。”

    郑亚不明所以,坚定点头:“好。”

    五枚金质勋章乃是郑亚立下利国利民的大功之后才获得的奖励,而且也是绑定到了郑亚名下的勋章,理论上,这是没有任何冒充的可能的,也就是正如李炳天所说,这东西的用途,对郑亚应该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至于什么是灯塔战士,这个,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

    交待完这一句,李炳天飞快地擦擦手,在自己写字的石板上轻轻一按。

    李炳天居住的院子,就在闹市之中,原本,外边好似还能听到汽车轰鸣之声,可就在李炳天按下去的一刻,整个院子里边突然安静下来,万籁俱寂的感觉涌上心头,阳光突然间也开始变暗。

    郑亚抬头看看,豁然发现,整个院子,不知不觉,升起了一层层透明的好似钢化玻璃一般的外壳,将整个院子和周围的环境隔离开去,李炳天对自己笑了笑,说了声:“跟我来。”

    就在李炳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科考结束之后,李炳天用催眠术让自己和衣禾说真话的时候的那种迷迷糊糊的感觉涌上心头。

    郑亚心中一动,紧跟李炳天身后,向院子里边走了进去。

    就在自己上次受到盘问的房间里,李炳天说了一声“坐。”

    郑亚刚刚坐下,突然感到整个身躯猛地一震,房间的地板瞬间掉落,自己和对面的李炳天同时齐齐向下坠落下去,速度极快地,自己稍稍有了一些失重感,不过也仅仅只是一刹那时间,自己就已经恢复了正常,好似是坐在了电梯里边一般,没有了多大的感觉。

    神神秘秘的李炳天,也不知道要把自己带到什么地方去。

    郑亚牢牢记住他的一句话,不该问的不问,不该看的不看,如同李炳天一样,安安静静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密封的房子足足快速移动了半个多小时,李炳天这才突然睁眼,挺身而起,眼中闪过异样的光芒,对郑亚说道:“跟我来。”

    看到李炳天眼中的光芒,郑亚感觉自己的精神意志又在开始迷糊,心中一动,郑亚干脆不去强行保持自己的清新,反而跟着感觉走,让自己的主体意志成为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嘴里可有可无地说了声“好。”

    李炳天点点头,大踏步走了出去,郑亚紧随其后,机械一般地,尾随而出。

    意识浑浑噩噩,郑亚好似进入迷糊状态,脑海之中,星月菩提子飞快地转动起来,不停地记录下来郑亚现在的经历。

    李炳天带自己到的,不知道是什么地方,防备之森严,超出了郑亚的想象。

    没走多久,郑亚发现自己和柄天教授来到了一排小房子面前,李炳天说了声:“随便选一个,进去别动就好。”

    说完,自己就进去了。

    郑亚随便选了一个,进去之后,豁然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一个密封的,面积好似只有厕所大小的房间里,刚刚站定,里边已经有电脑合成的声音柔和地说道:“请把随身物品放到指定位置。”

    郑亚把自己背上的偏平背囊,手机等东西取下来,放到了标志有随身物品的区域。

    刚刚放好,电脑合成的声音马上又说道:“脱衣,消毒。”

    这是一个神奇的消毒间,郑亚全身一丝不挂地,被从头到尾洗刷了一遍,又被转移到两三个房间进行了不同级别的消毒,风干处理,这才在最后一个房间里边,拿到一套特制的,将自己整个人都给蒙了起来,只留下了眼睛和嘴巴的衣服。

    李炳天带自己来的,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会如此神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