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63章 国术之争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从头到尾,郑亚完全没有任何表现的意思,参加这样的聚会,主要就是来了解了解当前的武林形势的。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现场的大多数都是高手,举手投足之间,都有隐约的内力在流转,绝对不是那种没有修行出内劲的高手。

    当然,内劲这东西,到底是谁强谁弱,没有真正动手之前,很难看得出来。

    到目前为止,郑亚倒是真没看出其他人的深浅。

    不过这样的聚会,真正需要动手的机会应该不多,估计也就那样子了。

    张馆主发言之后,上午的议程接近尾声,赵副会长让那个永林大师上去讲话。

    永林大师上去之后,和颜悦色地说道:“一上午了,大家也都听够了长篇大论,我这儿呢,就言简意赅地说一句话。”

    顿了顿,永林大师咳嗽一声,嘴里轻笑着说道:“我的这句话就是,赵副会长,可以开午饭了。”

    大厅里边,等待着永林大师妙语的武林人士微微呆了呆,齐齐反应过来,大声叫好,有的还大声说道:“大师,高,真是高,这句话,哈哈哈,最适合当前的场合,的确是说出了我们的心声……”

    赵副会长在下边拍手笑了起来:“好,大师说得好,大师不愧是大师,哈哈哈,现在我宣布,可以准备开餐了。”

    这个聚会相当地隐秘,没有记者,也没有太多闲杂人等,直到赵副会长一声可以准备开餐的话之后,周围这才出现很多服务员,前来收拾各位英雄好汉面前的桌子,搬走瓜果茶点,准备上菜了。

    两个面容姣好的女服务员来到郑亚这一桌,往桌子上一看,再看看郑亚和吴青面前堆起的瓜皮果核,不由地齐齐抿嘴一笑。

    吴青脸皮有点嫩,白皙的脸庞不由地微微一红。

    郑亚脸皮厚得多了,嘿嘿笑了两声,嘴里说道:“麻烦两位姐姐了,小声说一下,我们这桌可以放到最后上菜,这刚刚吃了那么多水果,可以给我一点时间消化一下不?”

    两服务员微微一愣,马上又反应过来,齐齐笑着说道:“好的,小兄弟,我尽量最后给你上菜。”

    郑亚靠在椅子上,摸着自己的肚皮说道:“这就对了,给我一点时间,我又能战斗力大增了。”

    两个服务员善意地笑了笑,郑亚对面几个同桌不由地露出了万分嫌弃的样子,前来参加个聚餐,居然遇见这么个奇葩同桌,真是无语了,要是可能,他们愿意离郑亚更远一些。

    午餐相当丰盛,还备了不少酒水饮料,郑亚毫不客气一点不见外地,点开了一瓶写着内供的高级酒,吆喝着,跟吴青开干。

    对面几个同桌很显然不是同路人,郑亚也就没有打扰他们,跟吴青两个自得其乐。

    觥筹交错,武林好汉们喝了一点酒水之后,气氛逐渐起来,劝酒的,大喊行酒令的,大有人在,不过这其中也有几桌相对比较安静,比如说永林大师那一桌,琴大师这一桌,都是不饮酒的。

    赵副会长也是浅尝而止。

    喝了一点小酒,酒壮人胆,再加上大家都是谁也不服谁的武林高手,借助一些酒劲,慢慢地就开始来事了。

    聚会的议程,也就随着自然而然地进入了下一个阶段,交流。

    类似这样的聚会,交流永远都是重点,交流有两个方向,一个就是言语之间的交流,认识一些神往已久的朋友,另一个就是真正的切磋交流了。

    武林人士到一起了,如若没有真正的实战交流,都不是那么一回事,当然,现场高人不少,切磋交流的程度都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切磋可以,打出肝火,伤到人命可就没有必要了。

    郑亚发现,不知不觉之间,酒席上的饭菜给撤了下去,不过,不少酒席上还摆放着一些酒水,另外,也上来了一些可以下酒的小吃。

    服务员搞完这些之后,又齐齐退了出去。武林人士的聚会,有些不是这些服务员可以围观的。

    架势已经铺开,交流不用人主持,已经开始在进行了,各个酒桌上,各个酒桌之间开始敬酒,打招呼,套近乎,其乐融融。

    而郑亚这一桌,倒是成了一个特例,不仅仅是没有人过来攀谈,就连对面的四位,也乘着交流的机会,搬起自己的椅子跑去别的地方跟人攀谈去了。

    于是乎,不想找热脸贴冷屁股的郑亚和吴青,彻底成了两个被冷落的边缘人。

    就连拓跋言琼,也被她师父摁在了椅子上,不让她过来拜访两个丢人现眼的小子。

    吴青的脸上有点挂不住,心中不爽,嘴里直说连累了郑亚,说早知道这样,就不来找这闲气受了。

    郑亚乘机灌了他几杯酒,把个玉面书生灌得脸色发红。

    郑亚自己,还真是没怎么把这种聚会放在心上,别人那些异样的眼光对郑亚也没有什么杀伤力,这些人并不能决定郑亚的未来,再说了,你瞧不起我,我还看不上你呢。

    郑亚可是真没觉得这些人能够有多么的厉害和强大,顶多以后不走动就是,郑亚的圈子本身就是学校,跟这些人要是能够说得上话,交交朋友还成,如今别人当自己如瘟疫,自己还真没有必要跟他们走得太近。

    其实吴青也差不多,作为一个公安局副局长,这些武林人士现实中看到他还得表示尊敬呢,他也完全可以不甩这些眼高于顶的家伙。

    郑亚和吴青两个自得其乐,坐在角落,看着其他人交流,称兄道弟,感觉也是蛮有意思的。

    午餐过来一个多小时,大家交朋结友的,熟悉了许多,就在郑亚觉得有点无聊,准备回去的时候,特殊情况发生了。

    跟青玄道长一起进来的,也同样是道装打扮的道长借着些许酒意,跑到舞台上,随手拿起一个无线话筒,在那嚷嚷起来。

    郑亚一听这内容,顿时精神一振,有好戏看了。

    “我,云和子,今天来参加这个聚会,咯,其实很高兴的,不过,今日我有一事不明,想请教几位大佬……”

    这家伙喝高了,但双眼依然清明,很明显是在借酒装疯。

    赵副会长,永林大师对望一眼,没有做声,听云和子继续胡说八道。

    站在舞台之上,云和子东倒西歪地走了几步,一个铁板桥,横在了场子上,身躯向后倒去,不过却稳稳地站在了原地,如同钉子,摆了这么一个造型,云和子这才继续说道:“国家千方百计压制传统武学,说什么侠以武犯禁,给我们上了许多套子,好,这些,我们都认了,可是,为什么?”

    云和子的这个为什么,说的就是当前武林之中,一个最为常见的理念之争了:“为什么?国家还开设了这么多的武馆,国术馆,还举行了什么华山论剑,今日,更是评了一些三星、四星和五星武馆,这是个什么意思?难道说,武协你们以为,这些个散打把式真的会是我们传统武术的对手吗?”

    郞前辈皱眉说道:“云和,我们推广散打,目的是推进全民健身,提升整个民族的身体素质,尤其是提升我们军人的战斗素质,这貌似是件大好事。”

    云和子仰天哈哈大笑:“笑话,拿着传统强大的武术不学,去学什么散打,那玩意儿就是花拳绣腿,中看不中用,哈哈哈……”

    云和子借酒装疯,喝了二两小酒的张馆主也不是省油的灯,一听他说散打是花拳绣腿,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嘴里没好气地说道:“在1980年和1981年,北京搞过散手试点,当时来自民间的参赛拳手有上百人,包含了八卦、太极、大成等等拳种,但比赛刚开始没两天,一看进入半决赛的选手,都是练习散打的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