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45章 内疚和怜悯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推荐好友神级新书《神级武当弟子》、同是少年《少年大元帅》、戾气十足《无敌暴虐系统》

    郑亚站在门口不远处等待衣禾,笑着说道:“行,青哥你随喊随到,不过,最好不是上课时间,我的学业挺重的。”

    吴青笑着说道:“不会,活动安排在周末的。”

    郑亚:“行,到时候电话联系吧。”

    衣禾是坐郑亚的车过来的,自然也就是郑亚送她回去了,吴青和拓跋言琼倒是没有怀疑,门外,几个人十分自然地相互道别,驾车返回。

    坐在车上,衣禾安安静静,没有做声,郑亚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郑亚完全没有想到衣禾会是依苗姐的姐姐,这下,心中有点内疚的感觉,不过吧,这人心,其实也挺奇怪的,内疚归内疚,但要郑亚开口了结这一段孽缘,打心里来说,郑亚倒还真的不是怎么愿意。

    或者是说,郑亚的心中,有一头猛虎,有的时候,也真是难以控制,有的时候,怎么说呢,挺矛盾的。

    郑亚一边聚精会神地开车,一边体会自己的心情,突然有着一种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一摊子烂事的感觉,最终,郑亚觉得,最好的办法,其实就是顺其自然,船到桥头自然直。

    科考结束,回来也有两个多月了,衣禾虽然也有跟郑亚电话联系,而且,衣禾也在大力支持郑亚的《铁鹞子》,可是这段时间,两人还真没有单独相处过。

    郑亚觉得,很有可能衣禾也跟自己一样,处在一个比较矛盾的心态,也在举棋不定,既然如此,那么最终应该怎么办,就完全让衣禾拿主意得了。

    车里的气氛比较沉闷,衣禾可能是有点累了的缘故,闭上了双眼,靠在了座椅之上,闭目养神去了。

    郑亚专心致志开车,也没打扰她,快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之后,郑亚驱车进入了衣禾的校园,又10多分钟,郑亚车速适中,来到了衣禾的小区门口。

    这个小区的智能挺高,上次郑亚来过,车牌有登记在案,远远地一扫郑亚的车牌号,就打开了电动门。

    郑亚将车停在了小区之内,这才低声说道:“衣禾,到家了。”

    衣禾貌似一惊,从座椅上挺身而起,看到了自己熟悉的环境,熟悉的小区,脸上稍稍出现慌乱表情,嘴里说道:“这么快啊,我只是刚刚眯了一会,就到了啊。”

    郑亚笑笑,没有说话。

    衣禾推开车门,跳下车去,扭头看了一眼郑亚,脸上稍稍一红,嘴里轻轻说道:“怎么,还不下来?”

    郑亚握住方向盘的手,微微抖了一抖,心中一动,脸上露出灿烂笑容,嘴里说道:“就等你这句话呢,嘿嘿。”

    衣禾翻翻白眼,脸上飞上一层红霞,嘴里低声说道:“德行,非要我自己开口不可。”

    郑亚嘿嘿笑了两声,手脚麻利地熄火,跳了下来,车钥匙在手里抛了几下,嘴里说道:“这个嘛,因为你这边比较特殊,我这是尊重你呢。”

    衣禾翻翻白眼,没有多说什么,迈开小步,向自己的楼栋里边走了过去,郑亚不急不忙,紧随其后,上了电梯,不知为何,感受着身边女人身上的淡淡幽香,看着女人含羞带怯的表情,郑亚的心中,涌起了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小区里边的摄像头数量不少,平时没人调用倒是无所谓,只要举止正常,不会引起太多人的留意,要是举止太过亲密的话,搞不好就会被人现场围观了。

    电梯里边,郑亚没有胡来。

    进入房间,关上房门,郑亚换好拖鞋,抬起头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衣禾背对自己,半蹲在地上换鞋,包包裙勾勒的翘起出现了惊人的弧度,胸向前倾,也露出了惊人的高度。

    郑亚感觉自己的胸中,一股激情瞬间炸开。

    激情燃烧的岁月,干柴烈火的时刻。

    良久之后,郑亚轻轻地抚摸着如同绸缎一般的肌肤,心中舒爽之余,竟然涌起了丝丝不安和后悔。

    衣禾有点累了,如同小猫,紧紧地抱住了自己的腰,卷曲在自己的身边,睡了过去,看得出来,她真正地很依恋自己,是真正地信任自己,在自己的身边,是那么地自然。

    郑亚的心中,却在激情之余,在爆发的平静之后,久久难以入眠。

    话说,貌似自己这么做,真是有点对不住许多人。

    自己这么做,对还是错?郑亚心中,有些迷茫,对得起之语吗?对得起美繆吗?对得起依苗姐吗?

    可是,要让自己痛下决心,就此挥剑而断,怎么感觉又是有点不舍呢?自己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认真剖析自己的内心,郑亚无言地发现,自己之所以如此,恰似是因为衣禾的身份,教授,别人的法定妻子,这居然都是自己心动和激情的原因,而这,正常吗?

    扪心自问,郑亚觉得,怕是自己的心态有点龌龊,这可是跟正统的传统,大相径庭,记得老祖宗当年,哪怕是风流倜傥,万分柔情,可是从来就不碰不该碰的人。

    自己倒好,比老祖宗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么,自己如此做,是不是错了呢?

    男子汉大丈夫,知错就改,这也没有什么不好,自己以后,是不是应该快刀斩乱麻呢?

    郑亚心中正如此想,怀中,衣禾的眉头突然皱起,全身紧紧地向郑亚靠了靠,嘴里轻声说道:“别走,郑亚,别离开我,我什么都不要,你不要离开我,别过来,该死的黑猫,滚……”

    郑亚呆了一呆,伸手轻轻地扶了扶她娇柔的身躯。

    衣禾的脸上马上露出了安心的表情,在郑亚的身上拱了拱,一副小猫咪一般的样子。

    郑亚看了,心中不由涌起阵阵怜爱,看得出来,她一直到现在,都没能完全从科考的经历之中恢复过来啊。

    心中一声长长的叹息,衣禾的情况是有点特殊的,自己之所以会跟她走到这一步,怕是方方面面的原因造成的,如若自己狠心斩断这一切,怕是对她并不公平。

    怎么说呢,想一想也就知道了,衣禾从古墓之中回来,估计许久许久,都很难安宁,作为一个普通人,遭遇到了那么多的凶险,她怕是很难一下适应得了。

    这个时候,也正是她需要安慰的时候,可是呢?应该在她身边的人,法定的安慰者,却从不到她这儿来。

    而当初古墓之中,她会由感恩到感情到最后跟自己走出那一步,这个原因怕也是最为重要的。

    老祖宗当年,跟自己最大的区别,可能还是没有遇见龙阳君。

    轻拥着衣禾,郑亚感觉,命运对她其实挺不公的,表面上,她是一个人人尊敬的大学者,可是私底下,她喜欢的,却是动漫,兴趣只能偷偷玩,对外,必须是另一副面孔;表面上,婚姻门当户对,可是私底下,名存实亡,而她,为了两边的家庭,面子,只能打落牙齿肚子里边吞,从来不做声。

    要说错,那就是错在不应该是自己走进她的生命里。

    或许,如若她能够遇见一个真心的能够全心身爱护她的男人的话,那才是她最好的归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