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42章 黑转粉(二)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万哥和依苗姐,在郑亚最为艰难的时候,伸出了最真诚的手,帮了郑亚许多。

    尤其是依苗姐,当时给郑亚出了许多主意,其中,要不是依苗姐的宣传的确起到了效果,小洁的母亲会不会看到至关重要的消息都是两说。

    可以说,郑亚的心中,一直是真正地尊敬康依苗,要是早知道衣禾是依苗姐的亲姐姐,郑亚可是怎么也不会碰她的,哪怕是心中有好感,怎么也得忍住啊。

    有些事,是不能做的。

    可是现在,看看和康依苗并肩而立的衣禾,郑亚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个衣大教授,晕了,应该早知道自己和康依苗的关系,偏不说,好吧,准备给自己一个巨大的惊喜,这下,真是惊喜了。

    气氛稍稍有点怪异。

    康依苗十分奇怪地说道:“不对啊,姐,依你的脾气,看到破坏了你的历史信仰的胡说八道者,不是一定会训斥一顿的吗?悄悄给你说一声,郑亚是国科大的学生,虽然不是京大的,再怎么说,你身为京大教授,也算是郑亚的叔伯老师,批评吧,我没意见。”

    董雯娜轻笑出声,嘴里说道:“依苗姐,你说要带你姐姐来,我以为是谁,没想到居然是衣禾教授,咯咯,前不久,郑亚才跟衣禾姐一起从天空之镜考察回来,两人是科考队友,早就认识了,咯咯。”

    衣禾此时十分优雅地说道:“苗苗,我以为你带我来见谁,搞得神神秘秘的,郑亚啊,我再熟悉不过了,不是给你说了吗?姐这次科考差点陨落在古墓之中,幸亏有大侠相救,你不是忒好奇大侠是谁吗?啰,眼前这个就是。”

    康依苗睁大了双眼,目不转睛地看向郑亚,片刻之后,噗嗤轻笑出声,嘴里说道:“姐,你还是一如既往地狡猾,每次跟你斗,输的总是我,行了,算你狠,坐,都坐了,喝咖啡了。”

    郑亚摇摇头,拉出椅子,让三位女士坐下,这才对服务员招招手,让她过来点咖啡。

    等咖啡的过程中,几个人重新认识了一番,彼此觉得十分地好笑,康依苗说得不错,衣禾不愧是大教授,心眼最深,隐藏得最紧,她早知道郑亚是妹妹的朋友,看到郑亚的时候,偏不说。

    她早跟郑亚好上了,妹妹那边也没有半点风声,得,这次,康依苗还打算给她和郑亚一个惊喜,结果才发现,老姐才是真正的高人啊。

    当然,到现在为止,没心没肺的康依苗依然不知道衣禾和郑亚真正的关系,还以为他们就是科考队的同伴而已。

    坐下之后,郑亚十分奇怪地问了一句:“依苗姐,你们一个姓康,一个姓衣,怎么会是亲姐妹?”

    康依苗轻笑着说道:“这个简单啊,我老爸姓衣,我老妈姓康。”

    好吧,的确是挺简单的。

    以前吧,不知道是姐妹,郑亚感觉不大明显,如今两姐妹这么并排一座,郑亚马上清晰地感知出来,两姐妹的确是挺像的。

    身材一样,都很高挑,大长腿。脸蛋形状十分类似,一样地前凸后翘,十分性感,都是不折不扣的大美女。略微不同的是气质,衣禾更加的文静,一看就是学者样子,而依苗姐就显得外向得多,一看就是热情活泼的阳光女孩。

    不过,到过衣禾闺房的郑亚心中却是明白,别看衣禾表面文静,内心深处,她却是一个大腐女。

    不一会,咖啡过来了。

    郑亚从上京回来直接到了中传媒这边,没有吃晚餐,就点了一些薯片,鸡翅什么的,凑合着咖啡当晚餐。

    不过说实话,郑亚喝咖啡感觉稍稍有点别扭也,郑亚习惯了大口喝酒,大碗喝茶,大块吃肉的生活,跑来咖啡厅细嚼慢咽,稍稍有点压抑,不过没过多久,郑亚就习惯,并且喜欢上了这种轻松悠闲的环境,喝点咖啡,欣赏三位美女,感觉也的确是不错。

    天南海北聊了一会,董雯娜又把话题转到了郑亚的新书《铁鹞子》上边,嘴里轻笑着说道:“郑亚,《铁鹞子》可能也会拍成电影或者是电视剧,到时候,剧组要是招演员的话,我是不是也可以去试一试?”

    听到董雯娜的这句话,不知为何,郑亚的脑海之中,闪过金缕玉衣的那一副跟董雯娜十分酷似的容颜,嘴里不由说道:“你自然要去试一试了,书里边有个十分重要的角色,很适合你去扮演,到时候,你看看剧本,应该马上就能体会得到。”

    董雯娜双眼一亮,嘴里轻声说道:“真的啊?谢谢你,郑亚,这样的话,那我可就真的很期待你的《铁鹞子》了。”

    康依苗此时好奇地问道:“《铁鹞子》是什么?郑亚的新书?”

    董雯娜笑着说道:“嗯,郑亚的新书,我们公司已经签约,据说版权价格开到了1500万元,嘻嘻,郑亚又发了一笔横财。”

    康依苗双眼一亮,嘴里说道:“是不是啊?又开了一本新书,晕,前面在山区实习,都没来得及看《大唐》,没想到郑亚你不声不响又开了一本新书,话说,什么类别的?”

    郑亚扫了衣禾一眼,嘴里说道:“历史。”

    康依苗微微一愣,不由看向了自家姐姐,豁然发现衣禾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坐在那儿没有什么表示,不由地,伸出小手,康依苗在衣禾面前晃了几下。

    衣禾没好气地说道:“有话就说,不要咋咋呼呼的。”

    康依苗低声说道:“姐,有人又写历史了,你怎么完全没有一点身为历史学家的责任感,对待郑亚这样篡改历史的瘪三作家,你怎么不美少女变身,给他一记必杀技呢?”

    郑亚噗的一声,咖啡喷在了自己面前,连忙拿了纸巾擦了几下,嘴里没好气地说道:“依苗姐,你是不是门缝里看人,把人给看瘪了?我有那么不堪不?”

    康依苗嘿嘿笑了起来:“是不是把你看瘪,我说了不算,我姐说了才算,她是我最佩服的历史学家了,嘿嘿,郑亚你记得不,我跟你说过,有个家伙说你坏话,我跟她大战了三百回合,嘿嘿,那就是我姐,话说,以我的辩论水平,也没能搞定我姐,她的水平,嘿嘿……”

    衣禾点了郑亚的《铁鹞子》出来,送到了康依苗的眼皮子底下,嘴里说道:“这是《铁鹞子》,你姐的ID是‘小禾尖尖角’,你自己看看就明白了。”

    片刻之后,康依苗惊讶无比地张大了小嘴,十分不可思议地说道:“姐,不是吧,白银大盟是你,黄金总盟还是你,我晕,你还写了一个置顶的第一长评,我晕,《铁鹞子》居然会是这么的火,真是红透半边天。”

    衣禾神色一正,嘴里说道:“苗苗,我这次科考,发现过一座大唐晚期公主坟,里边看到了一段大唐的历史记载,看到了一副晚唐图画,而恰恰,那里边记载的内容,里边描述的图画,我都在《大唐状元郎》之中找到了类似的画面和描写。”

    康依苗微微一呆,嘴里说道:“姐,你的意思是说,你当时批判《大唐》居然是错误的了?”

    郑亚在边上尴尬地笑笑说道:“衣教授也不是完全错误,当时,我为了让读者看得更加明白,所以在度量衡等一些关键细节上,用上了现代计量方式,被衣教授一顿好批。”

    康依苗咯咯轻笑起来。

    衣禾缓缓说道:“这本《铁鹞子》就写得相当不错,虽然有点拔高的艺术手法,写的有些东西有点夸张,但其中历史的事迹,我很认可,所以,本着一位历史学家的责任和良知,我就写了这个长评,苗苗,你现在还觉得奇怪吗?”

    这可是典型的黑转粉!

    想到姐姐以前跟自己长篇大论地辩论,一针见血地指出大唐的诸多不合理,再看看现在,康依苗顿时如坠梦中。

    这变化,真的是太戏剧性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