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08章 最后一个问题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星月菩提子里边,清晰地记载了刚刚的对话。

    郑亚的本体意识其实也一直处于一种似懂非懂的状态,醒来之后,其实马上就想起了刚刚是怎么回事。

    不过正是因为想起了,郑亚才更加地迷惑了。

    自己当时的那种状态,李炳天应该说的都是大实话,也就是说,李炳天应该并没有骗自己,那么问题来了。

    李炳天的答案是如此地离奇古怪,除了知道李炳天是怎么观察自己的之后,好几个答案,让郑亚越听越糊涂。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去他娘的鸡、蛋,搞得明白才怪!

    不动声色地点点头,郑亚嘴里说道:“可能真是坐飞机的缘故,这段时间一直比较紧张,坐飞机之后又比较累,再加上来到了京城,有了一种发自骨子里边的安全感,倒是不知不觉给睡着了,不好意思,不过,幸好我已经完成了叙述,那个天教授,需要我打印一份给你吗?”

    李炳天摇摇头说道:“不用,你传给我QQ上就好。”

    加了李炳天的QQ,郑亚把自己整理的东西传了过去。

    李炳天拿起手机,十分随意地下载了下去,嘴里这才说道:“走吧,衣禾应该也搞好了。”

    走进衣禾的房子里边,郑亚豁然发现,衣禾此时已经趴在了桌子上,呼呼大睡。

    郑亚的心中不由微微感叹,还好当时衣禾没有看到金缕玉衣给自己传东西,要不然此时就不知道会是什么光景了。

    对了,也不知衣禾是不是把自己的肉芝太岁给交待出去。是不是记下了自己得到肉芝太岁的事实。

    从衣禾当时在古墓的表现来看,她并不知道肉芝太岁的价值,她应该只知道这是棺材菌,被郑亚收了过去。

    叫醒衣禾,郑亚若无其事地,扫了一眼衣禾的电脑。

    这一眼,郑亚扫得十分随意,漫不经心。

    只不过几乎就是瞬间,郑亚已经用星月菩提子把衣禾写在电脑桌面上的一些东西给扫了下来。

    郑亚发现,衣禾记载的东西相当简介,基本上就是条款式的。

    让郑亚比较安心的是,衣禾的条款式记载之中,并没有看到任何关于肉芝太岁的记载,哪怕是棺材菌也没出现在记载之中。

    要不,衣禾心里完全没把棺材菌当回事,把这件事给忽视过去了了,要不,那就是衣禾已经引起了一定的警觉,并且找到办法,把跟自己有关的情报给隐瞒了下来。

    叫醒衣禾,看到衣禾一脸不好意思的表情,李炳天哈哈大笑起来,嘴里说道:“衣大教授,你也跟郑亚一样,居然睡着了,哈哈,要不是知道你们两个都是坐飞机一起回来的,我还以为你们昨晚一起荒唐了呢!”

    衣禾的脸上顿时一片绯红,嘴里轻声说道:“天教授,材料我也整理好了,都是条款式的,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我就没记载那么详细了。”

    李炳天哈哈笑了起来:“行,那你就发到我的QQ上来吧。”

    看到衣禾带着丝丝潮红给李炳天发送资料,郑亚的心中,却是迅速产生了一个基本的判断,那就是,衣禾这位兰质蕙心的女子,应该也悟出了柄天教授的小把戏,巧妙地回避了一些至关重要的信息。

    郑亚能够产生这样的判断,基于一个基本事实,那就是衣禾的条款之中,完全没有关于她和郑亚的私人关系的任何内容。

    这就说明,衣禾当时并没有完全糊涂,要不是,女人就很有可能把公主坟氧气耗尽的那样惊心动魄的事件记载下来了。

    郑亚的心中,不由暗暗发笑,自己的这次科考队真是有意思极了,每一个成员都相当地不简单。

    哪怕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衣禾,也有很多过人之处。

    比如她对危险的感知能力,可真就是相当出众了,当日就能几次感知得到黑猫的存在。

    公主坟之内,氧气耗尽之前,搞不好也是本能地找到了自救之术,总之,衣禾的身上怕是也有着一些特殊的秘密。

    衣禾记录的信息之中,没有太多关于郑亚的记载,尤其是没有任何私情的只字片语。

    让郑亚啼笑皆非的是,自己低估了衣禾的能力,把个棺材菌给招了出来,也不知道李炳天会不会根据两人的这种线索的不同,找到一些突破口,发现自己得到了肉芝太岁。

    郑亚思考这会,李炳天已经把两份材料都收了起来,并且就在这房间里边,当着两人的面,开始分析两人的资料。

    郑亚顿时做好了被询问的准备,心中开始思索到时候应该怎么说,实在没办法,那就只能坦白自己已经炼化掉了整株肉芝太岁,反正这东西进了肚子也不可能吐得出来。

    让郑亚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认为十分显眼的一个两边记载完全不同的地方,居然没有引起李炳天的任何关注,这个略微不同之处,他一扫而过,压根就没留意什么是棺材菌。

    郑亚顿时有点汗颜。

    李炳天是真正不在乎郑亚得到的这株神奇的天材地宝,他是真心直接忽视了。

    得,郑亚有点明白过来,李炳天关注的东西,可能还真是自己得到的神秘玉佩,是里边传下来的特殊的修行之术。

    郑亚心中开始判断,自己需不需要把菩提慧根之术传给李炳天呢?这个想法从心中一闪而过,最终,郑亚还是决定自己先修行了再说,这东西,李炳天如此在乎,搞不好一出来,自己没有了所有权了。

    要交可以,但最起码也得等自己修行一段时间之后再说。

    李炳天的神秘和可怕,让郑亚感觉有点心悸,他的身上,好似有层层迷雾,让郑亚丝毫不敢大意。

    老祖宗的经验告诉郑亚,遇见李炳天这样的人,最好是能够小心小心再小心,要不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李炳天把郑亚和衣禾留下的材料看了一下之后,嘴里说道:“你们的观点,还有记载的事实都很好,很多东西都是站在各自的学术角度去进行的阐述,看得出来,你们用心了。”

    郑亚和衣禾对望了一眼,心照不宣。

    衣禾语气平缓地说道:“我当然只能从一个历史学家的角度,去认真地说明问题了。不过有句话说得好,知道的越多,未知的也就越多,西夏古墓之中跑一趟,我不仅仅完全没能搞明白其中的历史,反而是更加的迷惑了。”

    李炳天笑笑说道:“历史的魅力,就在于其中记载的故事和传说,西夏古墓这一趟的最大收获,应该就是看到了许多隐藏在历史传说之中的故事,让我们凭空多了许多想象,好了,衣禾,不要纠结这个问题了,以后如若有关西夏的考古,我还把你叫上。”

    衣禾瘪瘪嘴,犹豫半响之后说道:“好吧,这虽然凶险万分,但的确涨见识,下次你要去,我舍命陪君子。”

    李炳天哈哈大笑起来。

    郑亚看到李炳天完全没有追究自己的肉芝太岁的意思,心中一动,问出了自己关心的最后一个问题:“天教授,你给我金质勋章的时候,说这东西不要乱用,其中有什么讲究吗?有人说,拿这东西,可以进去一些特殊地方,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我正琢磨着进去逛逛呢。”

    李炳天的脸上露出了十分诧异的表情:“郑亚,你的意思是说,你以前得到过金质勋章?这东西可是相当稀有,不会那么容易得到得吧?”

    郑亚笑笑说道:“华山论剑,本少侠拳打鬼子棒槌,脚踢跆拳忍者,勇夺世界第一,侥幸获得了一枚金质勋章也。”

    李炳天惊讶万分地说道:“不是吧,那种也能拿金质勋章?顶多一枚银质才是,如今,得金质勋章也太容易了吧!”

    郑亚微微一笑,心中却在想,这老家伙贼精贼精的,自己华山论剑还真只得到了一枚银质勋章而已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