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07章 诡异天教授(三)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或者,这样的密室并不是天教授用来坑自己的,很有可能,这间密室就是每一次科考必须经历的过程,效果吧,可能就是甄别事件的真伪了。

    郑亚相当地谨慎,整个过程之中,也就是在最后交待金缕玉衣的过程之中,闪动了一些太阳菩提子,绕过了这一节,其他事情,都完完整整地在电脑上叙述下来。

    写完之后,郑亚闭上双眼,好似在回想自己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这个时候,房门咯吱一响。

    郑亚此时,还在那种回想的状态,听到开门,睁开双眼之后,看到李炳天满脸笑容地,拿着自己的钢笔,在手指尖端旋转着走了进来。

    此时此刻,郑亚的精神出现一种十分奇特的感应,脑海之中,星月菩提子一片清明地映照着李炳天的一举一动,而本体意识却始终浑浑噩噩之中。

    郑亚保持着似有似无的迷糊状态,心中好似有点麻木,表情有点呆滞地看了李炳天一眼,嘴里茫然地说了一句:“天教授,你来了啊!”

    李炳天绽放着微微的,和蔼的笑容,嘴里轻声说道:“嗯,我来了,郑亚,你记完了吗?”

    郑亚点点头:“嗯,我记完了。”

    李炳天手中钢笔在食指和中指之间微微一立,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没有什么忘记的东西吧?或者有没有需要补充的内容?”

    郑亚茫然地摇头:“没有,我记忆力很好的,不可能忘记任何东西。”

    李炳天手中的钢笔竖在那儿,郑亚的双眼落在钢笔之上,貌似完全呆滞了一般,聚精会神。

    李炳天的脸上,诡秘的笑容更甚,嘴里轻声问道:“整个科考之行,你对谁的印象最深?金缕玉衣?还是衣禾?还是我啊?”

    郑亚迷迷糊糊地答道:“李达春,小春子,我对他的印象最深。”

    李炳天微微愕然,嘴里轻声问道:“金缕玉衣那么神奇,你对她印象不深吗?”

    郑亚:“深,不过比不过李达春,那家伙太坏了,害死好几个朋友,还好我给朋友报仇了,他活该千刀万剐。”

    李炳天微微点头:“不错不错,小胖子的确是挺可恶的,对了,你觉得,古墓之中,价值最高的东西,应该是什么呢?”

    郑亚几乎是差点脱口而出“神秘玉佩”,话到口边,太阳菩提子的光芒微微一闪,郑亚说道:“这个,不是很清楚,不过,想来古墓里边最厉害的,应该就是金缕玉衣吧,那衣服能让人长生不老,让人肉身不朽,真是太神奇了。”

    李炳天钢笔立在手中,脸上露出沉思的表情,嘴里轻声地,好似是自言自语地说道:“金缕玉衣吗?这倒是真有可能是古墓的镇棺至宝,也是,能够比金缕玉衣更珍贵的东西,怕是少之又少,哎,看来,这次又白忙活了。”

    郑亚问了一句:“白忙活什么了?”

    李炳天笑着说道:“意思是,古墓的位置不能准确定位,科学技术探测不到他的所在地,我们白白从里边跑了一趟,没有太多收获。”

    郑亚沉默了一下,嘴里说道:“说心里话,我觉得这个考古跟盗墓没有什么两样,到现在为止,我心中还觉得有点不安,感觉是我们破坏了金缕玉衣的大事,罪过。”

    李炳天呆了一呆,嘴里继续说道:“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不是,我们这也是奉命科考,好了,郑亚,不要纠结这个问题了,那么我问一下,你对我的印象如何?”

    郑亚的表情依然呆滞,说话的语气依然平直:“天教授啊,你在我心中是个装神弄鬼的神秘小老头也,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从那种万丈深渊之中逃出来;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我在古墓之中的遭遇的;更加疑惑的是,为何你会给我打那个神奇无比的电话。”

    李炳天嘴里喃喃说道:“装神弄鬼的神秘小老头吗?这个倒是真正跟我比较匹配。”

    说完,脸上露出丝丝笑容,李炳天嘴里说道:“想不明白的问题不要多想了,我从万丈深渊逃出的办法,你迟早会明天,前提是你将来必须走到那一步。”

    郑亚茫然地问道:“哪一步?”

    李炳天笑笑:“到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至于知道你在古墓之中的情况,那个简单,当时你不是拿了我的小刀吗,那把小刀和我手中这把是一体双号,密切相连的,我能通过小刀看到你当时的初略经历。”

    郑亚的一个疑问得到了解答,嘴里说了声:“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有千里眼呢!”

    李炳天笑笑说道:“至于你最后的那个疑问,其实很简单了,我要不给你打电话,怎么帮你渡过难关。”

    郑亚:“可是你怎么知道我需要那么做才能过关?”

    李炳天的脸上露出诡秘无比的表情:“那不是你告诉我的吗?”

    处在迷惑状态的郑亚,彻底迷惑了:“什么时候告诉你的?”

    李炳天的笑容,更加神秘:“就是刚刚我们总结的时候告诉我的啊。”

    郑亚完全迷糊,双眼盯住了钢笔,久久无语。

    李炳天微笑着说道:“嗯,就是那样,因为你告诉了我答案,所以我按照答案给了你电话,事情就是如此简单。”

    摸摸脑袋,好似脑袋不大好使,半响没能理清其中的逻辑关系。

    李炳天笑容更加旺盛,嘴里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给你打电话在前面,你给我说结果在后面,这其中的逻辑关系混乱了?”

    郑亚不由点了点头,表示的确是这样。

    李炳天轻笑着说道:“你知道是先有蛋还是先有鸡?”

    郑亚摇头,表示自己不知,这就是一个无解的课题也。

    李炳天的双眼之中闪过一道回忆的光芒,嘴里轻声说道:“一个世纪之前,大清末年,我国有位大侠,名为霍元甲,听说过么?”

    郑亚点头:“霍元甲,精武门。”

    李炳天轻声说道:“霍元甲最厉害的一门拳术,名曰迷踪拳,此拳原本家传,不过其中最强的三招久已失传,典籍记载,霍元甲十五岁那年,在一林中习武练拳,偶然看到一青年壮士练拳的时候,打出了最后三招,如获至宝的霍元甲于是学会了这三大绝招,郑亚,你知道那青年壮士是谁吗?”

    郑亚摇头:“不知,没看过这段故事。”

    李炳天叹息一声:“史料记载,那青年壮士,就是十年之后的霍元甲。”

    郑亚呆了。

    李炳天说道:“自己看到自己练拳,学会了失传的迷踪拳绝技,最后,霍元甲自己也搞不清这绝技到底是怎么来的了。”

    郑亚本身就处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之中,脑瓜子不怎么好使,如今被李炳天这么一绕,彻底糊涂了,双眼盯住了钢笔,久久无语。

    李炳天摇头说道:“所以上,不要纠结先有蛋还是先有鸡,也不要纠结到底是你给我说的答案还是我给你的办法,总之,能活着出来,那就比什么都好。”

    郑亚点头,随着李炳天的话,嘴里说道:“嗯,能活着出来,比什么都好,天教授你这老头虽然神神叨叨,救命之恩,没齿难忘,以后我请你吃大餐……”

    李炳天呆了一呆,瘪瘪嘴说道:“不知道我牙口不好吗?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算了,郑亚,你也应该醒醒了……”

    两指一收,钢笔收了回去,李炳天嘴里一声轻叫:“郑亚,你怎么睡着了?让你写的东西,搞完了?”

    郑亚猛地一个激灵,脑袋猛地一顿,从迷迷糊糊的状态之中醒来,十分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不是吧,天哥,你什么时候来的?奇怪了,怎么稀里糊涂就睡着了呢?我这龙精虎猛的,怎么回事?”

    李炳天瘪瘪嘴:“可能是坐飞机累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