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04章 在找什么?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郑亚猛地想起,唐朝的并不是线装书,这座古墓是晚唐时期的墓葬,怎么会出现一本明清时期才有的线装书呢?

    衣禾闻言也是一呆。

    郑亚的问题,的确是问到了点子上,一座唐代的古墓之中,怎么会有一本线装经书,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衣禾看向郑亚,轻声说道:“郑亚,要不是你提醒,我差点忘了这么一个明显的漏洞,天教授,这是为什么呢?”

    李柄天耸肩说道:“我哪里知道这是为什么啊,我又不是那个金缕玉衣,对了,或许是他明清时期跑出来溜了一圈,带进去的这本书吧。”

    郑亚呆了一呆,不知为何,郑亚心中产生了一个感觉,那就是天教授应该知道一些什么东西,只不过此时他并没有说明而已。

    跟李柄天接触得越久,郑亚感觉他越是神秘,很多东西都云里雾里,让自己看不清楚啊。

    李柄天如此一说,大家想到了那一尊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违背了自然规律的存在,顿时知道,这可能又是一个完全弄不明白的问题了。

    郑亚耸耸肩,无奈地说道:“那就这样了吧,这种东西,谁又说得清楚呢。”

    拓拔言琼此时说道:“好了,东西都鉴定出来了,天教授,我们应该怎么办?”

    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呢?郑亚也看向了李柄天,当感受到李柄天身上的气息的时候郑亚心中不由又是蓦然一动。

    看得出来,天教授对这本经书表现出来深深的失望。也或者是,郑亚从棺椁之中取出的东西之中并没有他意想之中的物品,鉴定经书之后,他的身上,涌起了意兴阑珊的样子。

    无精打采。

    相比之下,其他几个队友的表现就各有不同了。

    衣禾双眼放光,嘴里说道:“天教授,这本经书是不是让我先拿回去研究研究,看完了,再来交给你。”

    李柄天对这本经书兴趣已经不大,嘴里可有可无地说道:“那好,这本经书的价值大约也就是个两百万左右,衣禾你可以出钱拿下,也可以先行借读,等你读完我们再出手。”

    拓拔言琼闻言不由眼前一亮,嘴里不信地问道:“天教授,这本书价值居然这么高吗?比手链和虎符都要贵重,我怎么没看出来啊?”

    李柄天没好气地说到:“线装本的西夏文字书,你觉得这种书籍能够多得了吗?这种东西弄出去,绝对是一个巨大的轰动,就凭这一点,价格就不可能低得了。”

    说到这儿,李柄天嘴里又说道:“不过,如若是你们拿这东西找人去定价,哈哈哈,一定会被定义为赝品,哈哈哈,西夏文的线装书,那得需要多么菜的菜鸟才敢仿制的赝品啊。”

    郑亚几个齐齐呆了。

    的确,后世才能装的线装书居然出现几百年前的文字,不是造假会是什么,自己去卖,一定会被当成骗子抓起来。

    衣禾拿起书,小心翼翼地说道:“买书就算了,我可是个穷光蛋,没有两百万来买这本书,天教授,这书只需要借给我一个月,到时候再交给国家就是。”

    李柄天大方地说到:“成,那就这样了,不过,大家这次科考最后的一笔收入就需要一个月之后到位了,几位有意见没有?”

    拓拔言琼笑着说道:“哪怕衣姐姐要拿去这本书,我都没意见的。

    郑亚和吴青自然也不会在这种小事上计较,爽快同意。

    李柄天没能发现自己需要的东西,兴致有点不高,收起剩下的两样东西之后,嘴里说道:“衣禾,郑亚我们三个来讨论一下科考报告需要怎么写。”

    衣禾点头说好,郑亚心中一动,嘴里说道:“天教授,我和衣教授在前面的一座古墓之中也找到了一些小东西,要不要也给你看看呢?”

    李柄天的精神好似为之一振,双眼放光,十分上心,嘴里说话的语气,却并不是如此,慢条斯理,好似十分之不上心地说到:“按道理是需要给我鉴定一下的。”

    衣禾此时轻笑着说道:“可是天教授,我和郑亚进去之后,发现里边已经被盗墓者光顾,只不过盗墓贼挺倒霉拿到了宝贝没能走出古墓,最后被郑亚捡到,天教授,你说说这应该怎么处置。”

    李柄天扫了吴青和拓拔言琼一眼,嘴里说道:“这样的物品,郑亚和衣禾你有种较大的自主权,你们可以选择自主留下,不过二十年之内不准出手,就算出手,也必然受到国家相关限制。”

    衣禾问道:“我们是不是也可以上缴国家呢?”

    李柄天笑着说到:“这个自然是可以的,而且这种东西上缴之后的所得,你们两个能够得到八成,我们三个只能得到共同的两成而已。”

    衣禾看看郑亚。

    郑亚含笑打开自己的背包,开始从里边取出一些小玩意儿。

    一排总共六件物品,并排摆在了桌子上。

    郑亚取东西的时候很随意地感受李柄天的一些变化,豁然发现,他在自己取出一个卷轴的时候,脸上冒出一片微微的红光。

    很显然,李柄天在古墓之中想寻找的,应该就是文字纪录之类的东西才是。

    不动声色地,郑亚把所有东西都取了出来。甚至是黑驴蹄子和那个奇怪的符牌也给取了出来,让李柄天来鉴定。

    郑亚取出的东西之中,准确来说已经少了一样价值连城的宝贝,衣禾曾经亲眼目睹郑亚采摘了肉芝太岁,现在,这东西已经被郑亚给用了,自然就拿不出来了。

    衣禾的表现也让郑亚心中一安,衣禾的脸上平静无比恰似是已经忘了肉芝太岁一般。

    不过郑亚知道,衣禾的记忆力超强,这样的事情绝对忘不了。

    看来,这位大教授其实冰雪聪明,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了。

    看了看桌子上的几样东西,李柄天首先指向两件盗墓贼的看家宝贝说道:“这两件东西郑亚你收着,国家不需要。”

    郑亚笑笑说道:“我想也是如此,这两个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估计也没有多大价值。”

    李柄天摇头说到:“错,大错特错,这黑驴蹄子或许没有什么特殊意义,这枚阎王令却是一件至宝,记得那个西装男不。”

    郑亚点头说道:“记得,对了,天教授,那家伙就是于小龙。”

    李柄天呆了一呆嘴里说道:“没想到居然会是他,这家伙还真是神出鬼没,郑亚,你手中这枚阎王令可是一个组织的师祖灵符,也是他们的摸金符,整个阎王殿的地下组织都会尊这个阎王令为师祖的。”

    衣禾低声问道:“天教授的意思是说,见令如见人,号令阎王殿吗?”

    李柄天笑着说道:“以前绝对是,不过时间太久,现代的阎王殿还懂不懂,尊不尊这个规矩,就真的说不清楚了。”

    郑亚点头笑着说道:“好,既然如此,这两件东西我就留下了。”

    李柄天笑笑,眼光投向剩下的几件东西,开始了鉴定。

    几样东西都出自公主坟。

    几件玉器价值不菲,估价总额度超过四百万。

    拓拔言琼和吴青露出来羡慕表情,这可都是钱啊。可惜他们只能分到其中一小部分。

    郑亚笑着说道:“天教授,这几样东西也按照前面的那些东西一样的方式,处理吧,大家二一添作五,平分得了。”

    拓拔言琼几个齐齐向郑亚看了过来。

    郑亚哈哈笑道:“怎么说了,没见过帅哥吗?”

    客房里边的气氛顿时为之一松,大家的表情活跃多了。

    这不是郑亚有多大方,恰恰是郑亚有点不好意思而已。

    此次科考,郑亚的收获超大,独得了两样无价之宝,此时,感觉自己需要做点什么了,不然有点不好意思。

    郑亚独得的两件宝贝,其中之一,就是神秘玉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