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03章 清理收获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毕竟来说,神秘玉佩乃是金缕玉衣单独传给自己的,跟科考关系不大,自己倒是可以心安理得地收起那面珍惜的玉佩。

    李炳天的表现真的让郑亚心中十分疑惑。

    按道理,李炳天不需要问得如此详细,按道理,李炳天应该对里边发生的事情十分熟悉才是,要不然,他怎么能那么凑巧地打去那个电话?可是现在,李炳天为何又要问得如此详细呢?

    搞不明白了,郑亚觉得自己彻底糊涂。

    只不过,这样的事情,李炳天自己不主动说,郑亚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问起。

    详细地说完整个前后经历之后,李炳天沉默良久,嘴里这才说道:“明白了,你们辛苦了,话说,你们能够平安回来,这还真是天大的奇迹,好了,不说往事了,我们来看看这次行动都收获了一些什么?”

    郑亚把自己心中的疑惑甩到一边,伸手从背上取出自己的包裹,嘴里说道:“在青铜巨棺之中,我一共取出了三样东西……”

    郑亚发现,自己说这话的时候,李炳天的双眼为之一亮,显然相当感兴趣。

    想来也是,古墓诡异无比,里边陪葬的东西也就毫无疑问价值连城了,郑亚微笑着打开背包,取出三样东西放在了桌子上。

    一面玉质虎符,一本线装书,一串手链。

    东西桌子上一摆,郑亚顿时发现,自己的几个同伴关注的重点各不相同。

    吴青最关注的是那一面气势非凡的虎符,拓跋言琼关注的是那一串漂亮的手链,而衣禾和李炳天齐齐关注的,却是那一本线装书。

    郑亚笑着说道:“天教授,这三样东西虽然带出来了,可是我一样都不认得,也并不知道他们的价值会是如何,还请教授指点。”

    李炳天真正感兴趣的应该是书,不过,他并没有首先鉴定书本,而是一手拿起了虎符,认真观察起来。

    半响之后,李炳天的脸上浮现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嘴里说道:“这面虎符价值可是不菲,代表的乃是西夏最为强大的一支军队的调用权力,衣禾,你猜一猜会是什么军队?”

    衣禾双眼一亮,也没看虎符,嘴里已经轻声说道:“西夏时期,曾经有这么一句名言,叫大宋静塞军,辽国铁林军,西夏铁鹞子,金国铁浮屠,衣禾没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铁鹞子虎符。”

    李炳天对衣禾竖起了大拇指,嘴里说道:“衣教授真是博学多识,我为了这次科考,潜心研究了多年的西夏历史,教授你却是平时积累,厉害,佩服。”

    衣禾矜持地微微一笑,嘴里说道:“西夏铁鹞子乘善马、重甲、刺斫不入,用钩索绞联,虽死马上不坠。西夏时期,威名赫赫,不过,如若只是普通的铁鹞子虎符,价值就会大打折扣,西夏时期,普通虎符会用来调集周围一个个部落集中的勇士,数量必然比较多,但若是铁鹞子母符,那就相当珍贵,整个西夏,只有一枚……”

    李炳天又竖起了大拇指,对衣禾说道:“佩服,判断力准得惊人,不错,这面虎符就是母符,衣禾你请看,这面虎符的背面,共有十个镶崁的小侧面,这些,应该就是子符的镶崁之处了。”

    郑亚看了过去,果然看到了镶崁的痕迹。

    心中微微一动,郑亚也不由对两位学者的博学多识深表敬佩。

    李炳天把玉质虎符放在了桌子之上,嘴里说道:“这面虎符是西夏王室唯一的母符,也算是当今党项人留下的价值非凡的宝物,如若是交给国家博物馆,估价应该不少于120万。”

    科考队的成员们不由精神一振。

    这种奖励是可以支配的,只要上交了,大家应该就能分到一些奖金了,如若再加上此次出任务所得到的奖金,此次科考,却是能保大家在京城衣食无忧。

    这还只是第一件宝贝呢。

    李炳天笑了笑,眼睛看向那一串手链,嘴里说道:“这一串手链的话,就完全是首饰了,其价值取决于手链的材质,这方面,我和衣禾都不是专家,却是需要另外找人鉴定才成,不过按照往年的常规,一般来说,这种手链的价值大约会在80到150万不等,价值同样不低。”

    拓跋言琼咯咯笑了起来,嘴里说道:“话说,这是古墓之中盗取出来的冥器,有人敢买去用吗?”

    李炳天摇头轻笑:“对普通人而言,的确有冥器不入室,古玉不上身之说,但是对一些特殊人群来说,这样的冥器入手,通常都会有着一些意想不到的妙用。”

    郑亚心中不由微微一动,想到了诡异的老庄稼汉,那家伙拿到这东西之后,是不是在施展诡异的巫蛊之术的时候,威力更强呢?

    或许正如郑亚想像的一般,李炳天说完之后,衣禾眉头微微一皱,嘴里轻声说道:“不知为何,我在这手链之上感知到了一股不同的特殊气息,感觉很是不好。”

    郑亚心中不由又是微微一动。

    衣禾本身就对特殊的气息十分敏感,这串冥器怕是真的有着晦涩不明的气息在里边了。

    李炳天笑笑说道:“没什么,那只是因为这东西天长日久不见阳光,阴气逼人而已,真要破掉这气息其实也很简单,你拿到阳光底下,给我暴晒他个三四天,自然就没有任何问题了,不过,真要暴晒几天的话,估计这串手链也就真正地玩完了。”

    评价完手链,李炳天的目光看向了最后一本线装书,郑亚能够清晰地感知得到,看到这本书的时候,李炳天的精神瞬间振作起来,高度集中,好似是特别期待。

    伸出手,轻轻地拿起线装书,李炳天嘴里轻声说道:“所有古器之中,价值最难判定的,就是这种古代的典籍,他的价值,决定里边记载的是什么内容,同时,还决定于是谁写的,是谁收藏过,等等,因素实在是良多,所以,但凡是古典,大多都得反复鉴定才能确定其价值到底如何。”

    入手一看,李炳天的眉头又轻轻一皱,手一伸,递给了衣禾,嘴里说道:“这是一种十分罕见的文字,可能比西夏文还要早一些,衣禾你看看书本上记载的到底是什么吗?”

    衣禾接过线装书,认真看了看封面,半响之后,嘴里说道:“天教授,这应该也是西夏文字,不过是早期刚刚编撰时期的西夏文,或者是叫做唐古特文更加合适,这本书如若是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就是西夏国书,当时的西夏,信奉佛教,这本,就是佛经诏令之一吧。”

    听到衣禾的话,李炳天的脸上露出了浓浓的失望表情,有点意兴阑珊地说道:“如若只是佛经诏令,价值可就真正是一般,衣禾小心点打开看看,看看里边有没有人的注解什么的。”

    衣禾闻言点头,伸出手指习惯性地准备到嘴里舔舔了翻书,李炳天一伸手,拦住衣禾,嘴里说道:“古墓之中出来的东西,千万不要往嘴里送,还是我翻书,你来认真看就好。”

    衣禾脸上微微一红,把经书递了过去。

    李炳天小心翼翼地翻开经书,双眼向里边看了过去。

    书本有没有注解,一目了然,这本经书可能是真正的那种手抄本,而且也没有人看过的新书一般,里边十分干净,根本就没有乱写乱画。

    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李炳天低声说道:“这本书的价值可能相当有限……”

    按照李炳天的说法,这本书里边没有任何有用的东西,没有注解,没有题跋,也就是说,没有人收藏过,现在就看是官府抄下来的,还是私人撰成的了。

    郑亚此时突然想起一件事,嘴里十分奇怪地问道:“天教授,衣禾教授,不对啊,我记得晚唐时期的书应该是经折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