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802章 神秘天教授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时的李炳天,跟郑亚刚刚看到的李炳天好似没有任何两样。一样的中山装,标里笔直,头发也梳得十分地齐整。

    更让郑亚惊奇的,其实还是他中山装口袋里边的那一支钢笔,跟他先前的那支一模一样。

    给郑亚的感觉就好似两支笔是一支一般,可是郑亚知道,这一支应该是第二支钢笔了,李炳天前面的那支钢笔,已经永远地留在了古墓之中。

    科考队回来了,但是还有最后一件事没有做。

    总结,总结这一次科考取得的成果。

    这一次科考,前后历时三个多月,期间的经历堪称恐怖而又离奇,许多事情到现在都还没有定论,到目前为止,郑亚的心中也充满了疑惑和不解,如今见到了柄天教授,倒是可以交流一番,或许有些问题就能得到答案了。

    原本的科考队,人数不少,现在聚在一起,只剩下了五人,当大家再度在一个秘密部队的大房间里边坐下的时候,相互对望,心中不由十分地唏嘘。

    李炳天是科考的领队和发起人,总结科考自然也由他来主持。

    简单地开场白之后,李炳天低沉地说道:“首先,我们为那些逝去的兄弟默哀几分钟吧。”

    房间里的气氛稍稍凝重,拓跋言琼又想到了那些生龙活虎的队友,眼睛有点微微发红。

    半响之后,李炳天低声说道:“我们的国家,我们的事业,在前进的过程之中,会需要很多人前赴后继,会需要很多人舍生忘死,他们的付出都是无价的,我们需要记住这些无名英雄。”

    李炳天说话的语气十分真诚,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很珍惜这些逝去的队友的付出,郑亚看到,吴青和拓跋言琼的表情在李炳天说话之后,慢慢地平静下来,很显然,他们受到了李炳天的鼓励,认可了李炳天的说法。

    拓跋言琼低头,嘴里说道:“谢谢天教授,多谢教授对他们后事的周密安排,我想,他们九泉之下,也会走得心安的。”

    这一点,郑亚也相当地佩服,李炳天做事,有始有终,科考队的成员,除了于小龙和李达春之外,其他几个牺牲队友的家人都得到了李炳天的妥善安置。

    不仅仅是正常的烈士抚恤政策,补偿政策,都已经按照规定落实到位,而且,李炳天还通过不同的手段,给了他们的亲属一份衣食无忧的经济来源,他们的每一个直系亲属只要稍稍努力,就能换来不错的生存环境。

    真正地做到了仁至义尽,十分难得。

    郑亚也不由地对他深深地鞠躬,表达了自己的尊敬和谢意。

    李炳天低沉地对大家说道:“每一次出重大任务,我的身边,总会有朋友或者是队友遭遇到各种意外,每一次,我的感觉都是一样,遗憾之中,有着深深的内疚,我希望,你们能够珍惜现在,珍惜自己还活着,用心过好自己的每一天。”

    几个科考队员齐齐答道:“好!多谢教授指点。”

    李炳天点头说道:“嗯,那么现在,我们开始真正地总结吧,此次科考的总结分成两个部分,一个是把大家的收获总计一下,算一算大家的贡献,根据贡献所得,国家会给予一定的报酬,这一部分,全体成员都需要参加。”

    房间内,大家不由精神一振,总计一下收获,或许能够得到价值不菲的报酬,这却是一个意外的惊喜了,只希望这次的收获够多,那样大家分的也就不会少了。

    李炳天继续说道:“总结的第二个部分,就是纯学术的总结,由我,衣禾和郑亚三个参加,小琼和小青在外边给我们提供保护。”

    这意思就是拓跋言琼和吴青必须回避的了,两人对此倒是没有什么意见,齐声说好。

    李炳天点头说道:“那好,我们开始总结,不过,正式开始之前,大家把我坠崖之后的事,再来给我详细地叙述一遍,我需要掌握一些有用的信息。”

    听到李炳天的话,郑亚的心中闪过丝丝疑惑,记得古墓之中的时候,李炳天曾经给自己打了一个至关重要的电话,那电话来得十分及时,好似就是李炳天在看着自己的行动一般。

    可是现在,李炳天为何又需要大家叙述当时的事情呢?

    郑亚疑惑这一会,衣禾已经条理十分清楚地,开始从她的角度讲述事件的整个过程。

    衣禾的描述相当清晰,就连郑亚从巨棺之内取了几次宝贝,取出的大约是什么都说得一清二楚。

    每讲述完一段,衣禾还让其他三人进行一点补充,这才继续往下讲述,整个事件就在这种交流之中,逐步开始还原出来。

    随着总结的进行,让郑亚更加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当衣禾讲到自己接到李炳天电话的那个情节的时候,李炳天突然插话说道:“这个情节请描述清楚一些,尤其是郑亚,你必须完完整整地把我当时给你说的话,给我清楚明白地说一遍,这很重要。”

    衣禾眼中也闪过丝丝疑惑,嘴里说道:“好,当时的情况十分紧急,我们不知道怎么开启你的小刀……这时,你打来了电话……”

    李炳天看向了郑亚。

    郑亚的记忆力超级好,星月菩提子清晰地回想到了当时的镜头,嘴里飞快地说道,教授你在电话里边如是说道:“不错,是我,不要太过惊讶,我没事,现在听好了,我说的每一句话都很重要,第一,钢笔之内,浅绿色配方可以过去七鳃九尾;第二,退回古墓的唯一完全通道,应该就是七鳃九尾石鳗上空的那些天窗;其三,当你遭遇到不可抗力的时候,记住找个天生霉鬼,一跃龙门的朋友给你帮忙,好了,我的话说完了,希望你能平安回来……”

    郑亚说完,李炳天一压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他自己则闭上眼睛,好似在想什么,半响之后,嘴里完完整整地重复了一遍郑亚的话之后问道:“我是不是这么说的?”

    郑亚感觉莫名其妙,完全不知道李炳天在干什么,不过依然点头说道:“不错,教授当时就是这么说的。”

    李炳天一个响指,嘴里说道:“好了,至关重要的一个问题搞清楚了,我们继续往下走,说实话,我很好奇郑亚你是怎么躲开金缕玉衣的追杀的,又是怎么带着大家逃脱的。”

    李炳天是明白了,郑亚却是越发地糊涂。

    这是怎么回事呢?李炳天的样子,让郑亚感觉到此事非同小可,十分重要,郑亚迷糊也就在这里了。

    这些话明明是李炳天打电话过来给自己的提醒,可是现在为何需要自己复述给他听?什么状况?难道他忘了当时他自己说的什么了?需要用心记住吗?

    郑亚完全迷糊了,再次感觉李炳天的身上充满了层层迷雾。

    衣禾的叙述能力超级好,整个事件随着她的讲述,逐渐完善,包括郑亚大战金缕玉衣,都在衣禾的讲述之下,还原得相当好,郑亚甚至能够从衣禾的讲述过程之中,感知得到衣禾当时那种胆战心惊的感觉,能够听到当时那种迫在眉睫的紧迫感。

    李炳天听得津津有味,不时还插话详细地询问各种细节。

    衣禾完全讲述之后,郑亚发现,整个事件完全复原,自己需要补充的已经很少。

    要说衣禾有什么内容没有涉及到的话,可能就是自己得到金缕玉衣的传承,被送了一块玉佩这件事,衣禾只字未提。

    不仅仅是衣禾没说,吴青和拓跋言琼都没有补充到最后这个细节,郑亚很快想了起来,因为角度关系,他们当时应该并没有发现这件事。

    那么,自己需要把这件事给柄天教授说说吗?

    最终,稍稍思考之后,郑亚还是选择了把这件事藏在心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