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60章 恍若隔世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好友虎钺,阅文武侠大神,新书:《超级捕快系统》,书号:6955434003088603。文逼超好超喜欢,推荐大家去看。各位道友请随我一起捕尽天下淫贼……)

    金缕玉衣抬头仰望一下天窗,嘴里幽幽说道:“就算我不加以破坏,这个出口顶多也就能支撑不到三个时辰了,你好自为之。”

    郑亚抬头望了一眼不知道有多高的天空,嘴里稍稍有点苦涩地回答道:“晚辈明白了,如若不能出去,也是晚辈学艺不精,怨不得他人。”

    金缕玉衣微微点头,嘴里说道:“不错,任何时候,自身实力才是根本,哎,你去吧,我就不留你了,我也要回去沉睡了,这次被人打扰,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恢复过来,也不知道需要沉睡多久,小伙子,希望下次醒来的时候,你不会成为了历史……”

    郑亚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好。

    金缕玉衣身躯一晃,足下七腮九尾石鳗托着她缓缓地沉了下去。

    郑亚心中一块大石头落地,微微躬身,表示谢意,起身之后,正待转身攀登的时候,金缕玉衣白发一飘,再次转头,面对郑亚,嘴里悠然说道:“没想到千年之后,还能见到昔日故人之后,也罢,相见即是有缘,这东西我已经记得滚瓜乱熟,留下无益,就送给你了,希望你能从中学到一招半式。”

    说话之间,金缕玉衣抬手一扬,一面玉佩轻飘飘地向郑亚飞了过来。

    郑亚一伸手,接住了玉佩,嘴里朗声说道:“多谢前辈,晚辈定将用心参悟,争取从中学到前辈的绝学,绝不辜负前辈一片好意。”

    金缕玉衣悠悠说道:“希望吧,这种东西,也靠机缘,不能强求……”

    说完,金缕玉衣飘然而起,落在了巨大的盐棺之上,嘴里发出一声尖锐的长啸,身躯在盐棺上旋转起来。

    白发随着她的旋转如同瀑布一样展开,连在她的一身金缕之上,煞是好看。

    郑亚一边调整自己的位置,开始重新寻找攀爬的角度,一边看着她的动作,不知道她这是在干嘛。

    转动的速度并不是很快,每一个转动动作,郑亚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转动了大约七八圈之后,她的双臂突然一展,嘴里一声清喝:“回来吧,九尾。”

    大厅之上,开始发生巨大的变化,那九条栩栩如生的盐雕长龙如同活了过来一般,齐齐动了起来,郑亚甚至是能够看到盐雕抬头咆哮的样子。

    大厅整动加剧,盐雕之上大量的盐块掉落下去,覆盖在下边的七腮九尾石鳗之上,瞬间,大厅之内,一片掉落的细盐。

    金缕玉衣此时已经闭上了双目,好似在冥想之中转动。

    大量的盐块坠落之后,九条盐雕巨龙变得更加的精干,好似活了过来一样,向盐棺之上游动过去。

    大厅之中,七腮九尾石鳗也齐齐昂起了尾巴,紧跟这些盐雕巨龙动了起来,每一条盐雕巨龙之后,跟了一条七腮九尾石鳗的尾巴。

    整个大厅之内,盐雕巨龙和七腮九尾石鳗飘舞的动作,好似是群魔乱舞一般,让郑亚叹为观止。

    这个老妖实在是太厉害了,幸好自己唤醒她的意志之后,能够侥幸过关,要不然,现在这种场面一旦是针对自己爆发,自己可能真的支持不了几个回合,郑亚的心中,充满了震撼,千年老妖,果然不是盖的。

    七腮九尾还有盐龙咆哮着向中间冲了过去,最后,齐齐向中间的金缕玉衣之上冲去,七腮九尾的七个尾部齐齐噗噗噗落在了金缕玉衣的屁股上,好似是牢牢地吸附在了其上,九条盐龙炸开,如同细毛一般粘在了七腮九尾的躯体之上。

    从郑亚的位置看去,恰似正中的金缕玉衣背后长了九条巨大的,雪白的,毛茸茸的,正在随风起舞的尾巴一样。

    九尾!?

    郑亚心中不由微微一惊,难道七腮九尾石鳗真是她的九条尾巴不成?

    九尾归位,金缕玉衣不再浪费时间,身躯一晃,向盐棺正中间的位置飞空而去。

    金光一闪,金缕玉衣已经冲入了盐棺,但是空中,却传来了她清幽而略显凄凉的声音:“千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声音悠然,凄苦奔涌而出。

    郑亚却是呆了,这首词,出自宋代!是东坡作品,也就是说,当年,金缕玉衣的活动年代,可能真的是横跨唐宋。

    歌声之中,九条巨尾随着金缕玉衣向入口处涌了进去,尾巴太多,堵住了入口,不过貌似毛茸茸的尾巴可以挤压拉伸一般,在外边堵了一下,又呼啦一声,全部消失在了入口的地方。

    金缕玉衣彻底失去了踪迹。

    郑亚心中,充满了不解,充满了疑惑,也感觉充满了未知,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问题的时候,嘴里轻声说道:“衣禾姐,抓稳了,我要上去了。”

    背上,衣禾的身躯向郑亚靠了靠,郑亚感觉到一阵柔弱,心中微微一动,郑亚嘴里发出一声清啸,开始换手,速度极快地向上边攀爬过去。

    吴青和拓跋言琼在上边齐齐说道:“加油,郑亚……”

    几分钟之后,郑亚背着衣禾,一跃而上,站在了拓跋言琼的身边。

    拓跋言琼嘴里一声欢呼,张开双臂,抱住了郑亚身后的衣禾,脸上全是泪水,嘴里说道:“太好了,真是太好了,终于过去了。”

    吴青则伸出单掌,重重地拍了一下郑亚的肩膀,嘴里说道:“好样的,郑亚。”

    郑亚笑笑说道:“侥幸而已,要不是这老妖恢复了神智,并且不跟我们小辈计较,今次,我们怕是死定了。”

    现场的几个人,都听到了郑亚和老妖的交流,但是除了衣禾学识了得,听懂了一鳞半爪之外,其他人都完全没有听出任何名堂。

    听郑亚这么说,吴青和拓跋言琼不由齐齐露出了侥幸的表情。

    只有郑亚背上的衣禾,用身躯又往郑亚的身上靠了靠,她听得分明,那老妖说了,要不是郑亚实力了得,大家断然不会获得脱身机会,她心中雪亮,科考队能够获得一线生机,不是天意使然,也不是侥幸,而是郑亚给大家赢来的。

    郑亚感受到了衣禾的动作,脸上露出笑容,话题一转,嘴里说道:“青哥,琼姐,我们也别高兴太早,她也说了,这天窗顶多能够支撑三个时辰,大家还得继续努力,我们现在继续往上走,大家合理调配体力,从我们下来之后的过程分析,这天窗的距离不会太短,大家得做好恶战的心理准备。”

    吴青和拓跋言琼齐齐抬头,看到了空中密密麻麻的细线一般的格子,脸色顿时一苦。

    郑亚手中用劲一拉,拧了一下机关,钛锇合金长索化为长棍样子,抬手向上,猛地一甩,长棍窸窸窣窣向上冲了出去,啪的一声,搭在了第二个格子之上。

    郑亚盘膝单手拉了几下,把长索固定在了地上,自己盘膝坐下,开始恢复,嘴里说道:“青哥,依然你先上,琼姐其次,我最后,注意,要尽量保持体力。”

    无论上边有多远,都得爬上去。

    要不然就会被生生活埋在这暗无天日的古墓之中。

    吴青和拓跋言琼齐齐点头,抖擞精神,再度开始攀爬。

    郑亚望了一眼正在坍塌,正在满起卤水的盐棺大厅,心中悠然叹息,这座神秘而宏伟的古墓,终究还是不能显示,就这样埋葬在了深深的地底。

    就算是上去之后能够用卫星定位古墓的位置,届时挖出来的墓葬,也已经面目全非,完全失去了种种神奇。

    几个小时之后,一只手啪的一声,搭在了一个荒漠的水洼之中,吴青一跃而上,站在岸边,向后伸手,把筋疲力尽的拓跋言琼拉了上来。

    两人站在上边,齐齐向下方喊道:“郑亚,出来了,出来了……”

    声音之中充满了劫后余生的惊喜。

    郑亚背着衣禾,拉着长索,从下面飞快地奔跑上来,嘴里发出一声长啸。

    站在水洼之中,逃出生天的四面考古队员相拥在了一起,又哭又笑。

    天空之镜的天空是那么的蔚蓝,站在这一片久违的天空之下,恍若隔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