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59章 侥幸过关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金缕玉衣愣了半响,好似在分辨郑亚蹩脚的方言,也好似在回想悠久的往事。

    幽蓝的双眼充满了深邃,整个人,都在这种努力回想的状态之中变得缥缈起来,片刻之后,金缕玉衣嘴里发出一声悠悠的长叹,喃喃自语地重复郑亚的话:“遗落消失的西夏灿烂文明,遗落消失的西夏灿烂文明……大帝果然还是大帝,得罪不得,看来,西夏是被灭国了吗?”

    郑亚飞快地接了下来:“成吉思汗逝去之后,秘不发丧,夏主献城投降时,蒙古将夏主与中兴府内所有兵民全部杀掉,另外,典籍记载,成吉思汗逝去之后留下两支秘密部队,一支就是千年守灵人,另一支,就是坏您好事的黄河之源寻根人……”

    金缕玉衣又在消化郑亚的话,主要是语言太蹩脚,似是而非,也可能是金缕玉衣多年没有现世,身体的器官已经老化,反应慢半拍,片刻之后,绕开了郑亚的这个话题,悠悠问道:“蒙古大汗国国祚多久?”

    国祚多久?

    这是个比较偏门的词儿,郑亚半响没回过神来,郑亚的背后,衣禾不知什么时候醒来,嘴里断断续续地说道:“国祚就是国运的意思,就是建国多少年,元朝的国祚比较短,前后不到150年。”

    郑亚咳嗽一声,心中稍稍有点尴尬,嘴里扬声对金缕玉衣说道:“蒙古,也就是当时的大元朝国祚短暂,前后不到150年而已,不过,他留下的两支秘密部队,传承至今,千年而不悔。”

    金缕玉衣仰头,嘴里发出一阵怪笑声,声音之中有着许多得意,也有着许多凄凉,半响之后,一双幽蓝的眼睛又看向郑亚,嘴里低沉地问道:“尔乃后朝之人,怎能说前朝大唐之官语,记得至大元时期,大唐官语基本已经绝技,不可能流传至今。”

    郑亚呆了一呆,心中飞快地闪过一丝疑惑,如若真是金缕玉衣所言,那么自己所说的语言她应该听不懂才是,可是,自己的星月菩提子明明白白能够勉强分辨出来她的语言大概意思,这是为何?

    心中疑惑,但郑亚嘴里还是没含糊,语气恭敬地,郑亚半真半假地回答到:“前辈明鉴,晚辈郑亚,家祖郑冠,生于大唐年间,留下了一脉传承,其中就有大唐官语,不过时间太久,晚辈学得并不是太好!”

    郑亚的话,好似是点中了金缕玉衣的穴道一般,她的身躯猛地在空中一愣,然后就双眼直勾勾地看着郑亚,一眨也不眨,半天没有动静。

    郑亚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话,只有硬着头皮微微躬身,等待金缕玉衣的下一个反应,如今在这危机四伏的古墓之中,话可不能太多,多说一句,都有可能弄巧成拙。

    足足一刻钟,金缕玉衣好似才回过神来,嘴里悠悠说道:“大唐郑冠,文武双料状元,擅长书法,憾不知所踪,能说说,郑冠遗传除了大唐官语和绝学之外,是否还记载了一些人,一些事?”

    郑亚脑海之中飞快地转动起来,按道理,金缕玉衣是万万不会跟老祖宗有什么关联的,毕竟来说,金缕玉衣的年代比老祖宗的年代晚了几百年,两人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

    可是金缕玉衣现在问出的问题,却好似希望老祖宗当年留下的记载之中,能够提到她似的,这又怎么可能?

    郑亚凝立原地,半响没有动静,貌似在努力回想,但心中在飞快地判断这会是怎么一回事。

    按道理不该出现,为何会出现?扫了前方的金缕玉衣一眼,郑亚突然想到,眼前的这个人,按道理是绝对不该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的,但是她出现了,从千年之前走了过来。

    既然如此,那么这人会从老祖宗的年代走过来,貌似也有可能!

    还有,引申分析一下,郑亚和衣禾在前面的一个模棱两可的判断,也就有了答案,记得衣禾在分析墓主人的身份时,给出了两个可疑答案,其一是没移氏,其二是李嵬名!

    最终,衣禾觉得是李嵬名的可能性更大!

    可是现在看来,搞不好金缕玉衣既是李嵬名,又是没移氏,而且还有可能是从老祖宗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物。

    脑海之中,飞快判断,郑亚又驱动了星月菩提子寻找答案,老祖宗认识的人之中,谁修行了强力至极的秘术,可能会长生不老?

    郑亚心中这么一想,星月菩提子居然给出了郑亚好几个答案,其中有圣僧的转世灵通,还有魔教的吸血重生……

    而人物,也有好几个。

    郑亚的心中,涌起了阵阵不可思议的念头,过去,郑亚从来没有用星月菩提子去思考这个问题,也觉得这是个笑话,谁能长生不老呢?

    可是星月菩提子居然真的给出了答案!

    长长地吸了一口气,郑亚扫了一眼前面的大厅,嘴里扬声说道:“老祖宗的记载之中,人物不多,他自己的生平更是十分稀少,好似并不愿多谈,晚辈认真回想了半天,记忆比较深刻的,好似有大唐玉公主,西域九尾妖狐,大漠雄鹰等等几位。”

    金缕玉衣的身躯,又是猛地一震,嘴里喃喃说道:“他还是记得,真的记得,不过,他应该已经失败,只留下了传承,哎,罢了罢了,一切都是空……”

    说完一切都是空,金缕玉衣身上的气势瞬间泄了下去,看向郑亚的幽蓝双眼,也不再那么凌厉,带上了丝丝柔和,手中的指甲也完全收了回去,解除了战斗形态。

    郑亚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看来,自己这次应该可以侥幸过关了。

    金缕玉衣金色的手臂悠然抬起,放在了自己的头部,犹豫了一下,嘴里说道:“你叫郑亚?郑冠后裔,你是不是觉得我是千年老妖婆,一定是其丑无比是不?”

    郑亚还真是这么觉得的,不过,郑亚可是知道,任何女人面前,你都不能说她丑,稍稍斟酌了一下自己的说辞,郑亚笑笑说道:“不敢,前辈你倾国倾城,一定是国色天香,晚辈倒是希望能够一睹前辈花容月貌。”

    金缕玉衣一伸手,揭下了自己头上的金缕玉衣罩子,一头的白发银丝顿时出现在郑亚的眼前,白发向后一飘,露出了后面的让郑亚眼前为之一亮的颜容。

    千年老妖,脸色略选苍白,和头上的白发一起,给人一种十分白皙的感觉,可是无论如何,这张脸都是绝世的美人胚子,大大的眼睛,高挺的鼻梁,精致的小嘴,让人一眼难忘。

    整张脸上,要说有什么异常,就是她的那双眼睛了,幽蓝的双眼,显得幽深而神秘。

    微微躬身,郑亚诚心实意地恭维道:“前辈果然是绝世容颜,有幸目睹前辈真容,真是三生有幸。”

    女人悠悠说道:“我之真身,却是九尾,和你郑家,有些渊源,今日,你和你的同伴可以平安离去,我不予追究你们的冒犯之罪。”

    郑亚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这貌美如花的千年老妖厉害无比,难缠无比,这个古墓之中,战斗越久,对自己越是不利,好在,她终于不追究了,终于过关了。

    微微躬身,郑亚真诚地说道:“多谢前辈大人大量,多有得罪,还请前辈原谅。”

    金缕玉衣幽蓝的双眼扫了一眼郑亚的长索,嘴里说道:“你有能耐在我手下走过那么多招,也有能耐唤醒我的记忆,让我恢复平静,你才会有现在这个活下去的机会,要不是感受到你身上的易筋经内力和菩提心法痕迹,你这次也不会那么容易过关。”

    郑亚恭维了一句:“前辈真是慧眼如织,一眼就能洞悉所有秘密,要不是前辈当时神智不清,晚辈万万不是前辈对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