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54章 险象环生(二)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窗之内,吴青应该是在努力地挖掘大家的容身之地,不时有一些泥土和盐块的混合物从边上抛下来,其中一些,还洒落在郑亚的头上。

    郑亚打了几个转之后,上边传来了拓跋言琼的声音:“小亚,你需要绷直铁索,用力拉着铁索,那样,双脚才能蹬在洞壁之上。”

    郑亚闻言心中一动,抬头看去,发现拓跋言琼从上面探出了一个脑袋,正一脸关心地看着自己和衣禾。

    拓跋言琼和吴青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特警,他们的经验在这场合之中应该会特别有效,郑亚心中马上安定下来,如同拓跋言琼所言,紧紧一拉铁索,人和索子绷直,再尝试双腿一蹬,果然是蹬在了洞壁之上。

    拓跋言琼上边说道:“始终保持这种力量和角度,双手交替上升,郑亚,你可以的!”

    郑亚点点头,开始尝试拓跋言琼的办法,可是向上刚刚爬了一步之后,郑亚的眉头又深深地皱起,拓跋言琼的办法,就需要郑亚双手都能在铁索上自由活动,可是郑亚的右手是紧紧地套在了钛锇合金长索之中的,这就有点不好着力了。

    只要郑亚往上走,长索就很难用力绷直,这就是一个矛盾点,除非郑亚愿意放开长索的扣子。

    不过那样一来,郑亚也就会相当危险,一旦双手没能抓住长索,或者是力气用尽的时候,可就完全没有借力的地方了。

    挂在半空,郑亚心中飞快地想到:“怎么办?什么地方不对呢?想起来了,小飞导师设计的这种飞天索,应该绝对是逃命利器,这种环境之中,飞天索绝对不应该会成为自己的束缚,一定是自己忽略了什么……”

    郑亚双腿蹬在洞壁,双手紧绷长索,飞快地开动脑筋,星月菩提子也驱动开来,认真分析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怎么做,才能度过难关。

    不到几分钟,郑亚的眼睛为之一亮,同时,心中也涌起丝丝汗颜的感觉。

    星月菩提子给郑亚找到了一种记忆之中看到过的手法,叫环索交扣手,记载于梦溪笔谈之中,主要作用就是两手不停地交换手中扣子的一种办法。

    这个手法记载的位置跟铁铲功差不多,郑亚的确是看过,但过去也只把这种十分偏门的东西当成了一种传奇见闻去读,而并没有深入地研究。

    如今看来,好家伙,这手法可能正是小飞导师留下的,应对现在这种场面的特殊手法。

    看到环索交扣手,郑亚心中也不由开始腹诽,你说小飞导师也真是,那么多救命的手段都隐藏在梦溪笔谈之中,看似就是普普通通的读后感或者是特别的人留下的一些注解,偏偏传授的人还并不给任何特别的说明,就当是普通杂货一般摆在那儿,爱看不看,爱学不学!郑亚额头冒汗,要不是自己的星月菩提子记忆力超级强大,搞不好自己就算是看过这东西,估计现在也忘得一干二净了!

    小飞导师,还真是坑死人不要命。

    把环索交扣手从星月菩提子里边翻了出来,稍稍研读,郑亚马上明白,找到了,这东西正是配套钛锇合金长索的特殊手法。

    手法的作用就是通过左右手不停地交换钛锇合金长索的环扣,让钛锇合金长索不停向上收缩始终能够保持自己身体的一种平衡和力度的一种办法。

    郑亚现在用,刚刚合适。

    这是一种经过训练之后能够快速交扣的一种方式,郑亚从没有练过,只能慢慢来,每交换一下,可能需要一点时间,但郑亚想象得出,小飞导师的换扣速度一定超快,想来,他在这天窗之内,绝对就是如同灵猿爬树一般三下五除二就给爬了上去吧。

    一边换手,郑亚心中一边赌咒发誓地想,回去之后,一定得把梦溪笔谈里边记载的一些小玩意儿都给拿出来练一下,这些东西,搞不好就是救命的必备技能。

    摸索了一分多钟,郑亚完成了第一次交扣,双腿在洞壁上一蹬,环扣换手,往上一拉,钛锇合金长索向上收起一尺左右,郑亚顺势向上上升了一尺。

    十分欣喜的,郑亚艰难地迈出了第一步。

    随着这一步的迈出,为接下来的攀爬增强了自信。郑亚知道,问题不大了,只要第一步正确有效,那么接下来,随着自己越来越熟悉这种换手,相信自己的攀爬速度也就会越来越快。

    抬头看看拓跋言琼的位置,再看看身下上涨的积水,发现积水已经开始向自己当时所在的那个平台上灌去,顿时,郑亚的心中又微微一松,大厅之中,这些通道平台都是很好的泄洪口,想来有了这些通道的存在,七鳃九尾石鳗也就不会那么快追上自己的高度了。

    淡淡的笑容浮现在脸上,郑亚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一直到现在,郑亚这才真正地看到了自己逃出升天的希望。

    柄天教授说得不错,队伍的唯一生路就是九大天窗。

    当然,其实不用柄天教授提醒,郑亚在进入盐棺之前,也早有相同判断,也用心钻研了一下自己的钛锇合金长棍的一些用途,要不是郑亚不会那么巧合地将钛锇合金长棍化为现在的这种长索形态,那其实就是郑亚钻研之后的成果。

    柄天教授电话的提醒,符合郑亚自己的判断,给郑亚吃了一颗定心丸。

    双脚蹬在洞壁,郑亚开始第二次换手,这样的换手必须尽快熟悉,毕竟整个古墓都在坍塌之中,速度慢了,搞不好也会被活埋在这地底深渊之中。

    郑亚速度不慢,右手钻入手扣之中,左手迅速向上一拉,第二次换手马上完成,只是,就在此刻,郑亚蹬在洞壁之上的双腿不由轻轻一抖,一动也不敢动的,死死地僵直在半空之中,吊在那儿,化为了石雕。

    郑亚带着队伍从盐棺之中飞奔而出的时候,这个大厅之内没有发现任何战斗之后的迹象,也就并不知道大厅内曾经发生了一些什么。

    后来,郑亚几个在这大厅里边艰难求生,花的时间可是不少,尤其是攀爬铁索,前后已经不下一刻钟。

    在这大厅时间呆得久了,自然就发生了郑亚也意想不到的变故。

    一个通道之中,也就是进入大厅的通道之中,一条金光灿灿的身躯从卤水之中一冲而出,飘立在了大厅的正中,郑亚刚刚好看到了这一缕金光,顿时心中大惊,一动也不敢动。

    金缕玉衣老妖婆应该是追杀白阎王或者是老庄稼去了,在自己抵达大厅之前就已经追了出去,也不知道战果怎么样,反正现在她回来了,回到了大厅之中。

    让郑亚毛骨悚然的是,凶悍的七鳃九尾在这老妖婆的身下变成了乖宝宝,挥舞着九条巨尾,讨好似地围住了老妖婆打转,其中几条巨尾还高高地升起,将金缕玉衣老妖婆托举在了半空之中,微微起伏。

    金缕玉衣进来之后,貌似感知到了大厅之内的不同气息,身躯落在七鳃九尾石鳗的背上,站得笔直,伸手轻轻抚摸七鳃九尾的同时,一双鲜红的血眼不停地打量四周,试图找到不同的气息来源。

    郑亚大气都不敢出,默念菩提心法,甚至是将自己的心跳都控制起来,静静地等待,希望这个老妖婆尽快赶回她的老巢睡大觉去。

    但是,让郑亚亡魂皆冒的是,就在这个关键时刻,上边,吴青兴奋的声音传了出来:“搞定,郑亚,你加油……”

    拓跋言琼已经发现了郑亚和衣禾的表情不对,也屏住呼吸,没有做声,但没想到吴青这个时候说话了,顿时,拓跋言琼的脸上露出了丝丝懊恼神色。

    郑亚,飞快地换手,右手从腰间取出了小刀,脸上露出坚毅的神色,看向了大厅中央的方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