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37章 抽丝剥茧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知道自己和吴青是否已经暴露,郑亚趴在地上,不敢动弹。

    直到李炳天飘然而去,挥舞着手中的小刀,杀向棺椁,其他三人也齐齐顺着铁链杀过去之后,郑亚这才悄然向后退去。

    过了一会,郑亚看到了小心翼翼躲藏在通道里边的衣禾和拓跋言琼。

    压低了声音,郑亚低声说道:“前面是一片虚空,无数铁链锁了一尊棺椁挂在半空之上,身边有实力高强的七尊战将僵尸护卫,柄天教授已经和人一起合作,向棺椁发动了进攻。”

    衣禾低声说道:“好神奇的古墓,我真是好奇,古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如此鬼斧神工的设计,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郑亚沉默了一下,嘴里说道:“任何一种文化,都有其十分瑰丽的一面,能够成为一种文化,都有其神秘的难以琢磨的魅力,据獠牙面具人所说,这座古墓在他祖训之中,的确是金妃古墓,不过,他的祖训前后矛盾,我听着有点晕……”

    前方的战斗不是一时半会能够达到效果的,郑亚怕衣禾和拓跋言琼在这幽暗的通道之内害怕,便跑了过来,稳定一下两人的情绪,让她们不至于担惊受怕。

    另外,郑亚也把獠牙的话给衣禾过来叙述了一遍,看看衣禾是否能够从中分析出来一些有用的东西。

    衣禾的分析能力,衣禾对历史的熟悉,在科考队里边独一无二,她只不过是没有习武,实力稍弱,要不然,她在这科考之中,就能发挥出更加重要的作用。

    听到郑亚的叙述,衣禾沉吟了一下,嘴里轻声说道:“獠牙的话,看似前后矛盾,但正因为矛盾,所以,他反而可能就是真实的,再加上我们一路过来遭遇到得各种匪夷所思的现象,我们可以这么判断,那就是,这一切都是真实存在,都是有着一些必然的联系,必然的规律在其中的事物,我们现在迷惑不解,或者是感到自相矛盾,那不过是因为我们看不懂其中关键而已,就好像……”

    衣禾顿了顿,悠悠说道:“就好像彭加木之于双鱼玉佩一样,都是我们不能理解的一些东西,在影响着我们的判断,如若我的猜测不错,彭加木科学家可能后来真的活了许久,而且,真的可能是闹了双份案。”

    郑亚轻声说道:“嗯,应该就是这样,毕竟西夏的文化,西夏的历史莫名其妙消失得无影无踪,很多东西都已经不可考证,我们真正就无法准确判断其中一些关节了。”

    衣禾的玉脸,在黑暗之中,好似绽放了一丝光华,嘴里自信地说道:“那也不完全尽然,虽然西夏的历史只留下一些片段,但如若和这古墓对照起来分析,我倒是也能说出一些有趣的发现。”

    拓跋言琼兴趣大增,站在边上低声说道:“衣禾姐,你就跟我们说说看,你发现了什么?很重要吗?”

    衣禾点点头,轻声说道:“小琼,小亚,你们看,咱们先来判断判断这位金妃的真身,别的先不说,咱们先认定她就是李元昊的妃子的话,那么,我就有了判断的基础……”

    衣禾侃侃而谈,站在她的身边,郑亚的心中涌起了十分敬佩的感觉,衣禾对历史真身博闻强记,熟悉无比,西夏王朝那些片段的历史,那些从各个朝代之中偶尔出现的一些记载,也被衣禾给一一找了出来,佐证自己的观点,并基本判断出来金妃真身。

    如若她是李元昊的妃子,衣禾一番分析之后,得出结论,金妃,应该就是李元昊九大妃子之一的,没移氏,又称“摩移克氏”,曾宠幸一时,资料记载,李元昊曾经为她在天都山建新宫殿,结局不详……

    衣禾如数家珍地分析了李元昊九大妃子的生平和结局,根据这个古墓的建制,最终得出结论:“我觉得,当年李元昊给没移氏修建的,可能并不是宫殿,而是这座古墓,而这,可能后来成了西夏的一个十分隐秘的墓葬群……”

    拓跋言琼小声说道:“可是衣禾姐,你也说了啊,没移氏修建的宫殿,在天都山呢!这儿不像天都山!”

    衣禾笑笑说道:“今古地名差距太大太大,到底西夏的天都山在什么地方,谁又能够说得清楚呢?好了,不要纠结这个问题了,我们接着分析金妃的第二个可能的身份,按照獠牙面具人的说法,此妃害死了天可汗,并最终导致了西夏被灭绝,获罪于天……”

    两段话,两个身份,衣禾的想法是先别管这是不是一个人,先把这两段话代表的人的身份分辨出来再说。

    听到衣禾的分析,郑亚也开始回忆自己查阅到的一些资料。

    《蒙古源流》的记载是,成吉思汗攻打西夏,西夏乞降,成吉思汗强迫西夏方面把王妃在内的一些宫廷美女交给自己享用。一天成吉思汗在猥亵西夏王妃时,对成吉思汗深恶痛绝的王妃将其下体咬掉,然后投河自尽,成吉思汗则因失血过多死亡。

    郑亚看到过这个故事,不过也只是一知半解。

    可是衣禾就明显专业多了,说完这个典故之后,衣禾继续说道:“关于这个西夏王妃,民间口口相传,煞有其事,不过,其身份却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被抢的王妃古尔伯勒津郭斡哈屯;另一种说法是李嵬名,西夏王李安全的女儿。”

    郑亚对衣禾竖起了大拇指,由衷地说道:“衣教授,你真是厉害,任何历史事件到了你这儿都是如数家珍。”

    衣禾对郑亚笑了笑,嘴里说道:“郑亚,你认真去分析这段话,你就能看到,那个妃子咬了成吉思汗之后,是投河自尽的,但是在另外一个典籍的记载之中,还出现了这么一句话,为了找到这位投河自尽的妃子,成吉思汗曾经令士兵开挖黄河……”

    郑亚呆了一呆,嘴里说道:“这么说来,事情就真正蹊跷了,如若是淹死了的话,可就没有必要开挖黄河,难道说,成吉思汗曾经怀疑过那个王妃的死有诈?”

    衣禾点点头说道:“根据种种蛛丝马迹来分析,郑亚你就能够发现许多的巧合,比如说金妃古墓藏在天空之镜的河底下,跟水有关,和历史记载的,成吉思汗派人挖河好似有点巧合;比如说,獠牙的话里话外,对金妃的态度很是奇怪,那么是不是说,他们可能就是成吉思汗派出的,那只特殊的挖河部队?”

    听到衣禾抽丝剥茧,一点点的分析,郑亚真是心服口服,曾经,郑亚一度感觉衣禾参加科考可能是个巨大的错误,她的自保能力太弱,跑到这古墓之中,很像是个拖油瓶,让人有点放心不下。

    可是现在,看到衣禾侃侃而谈,郑亚突然明白过来,人的能力并不是只有一个方向,有的时候,知识可能就是最强大的武器。

    话说,除了衣禾,郑亚感觉不可能有其他人能够做到如此精密的分析。

    除开一些历史的疑点难以解开之外,衣禾的判断分析简直是无懈可击。

    最终,郑亚也不得不同意衣禾的分析,金妃古墓的墓制,可能真是西夏王妃金妃的墓室,而且这位西夏王妃可能是两个身份,一个是李元昊的宠妃没移氏,二个就是李安全的公主李嵬名。

    衣禾比较认同是李嵬名的民间传说,因为她从另外的几个典籍之中,找到了李嵬名存在的痕迹,而且,那些典籍之中,都隐约提起过李嵬名对成吉思汗动过手,只不过是动手的方式记载不同。

    综合各方面的因素之后,衣禾的判定,很有可能,金妃的第二个身份,就是李嵬名。

    那么最终,衣禾搞不明白的,只有了一个疑问,那就是,同一个人,同一座古墓,怎么会出现在两个完全不同的历史时期!

    这个问题,无解。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