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36章 古墓之劫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个盗墓者可能来自不同的势力,是不是盗墓者也还是两说,不过三人看到目前这种情况,知道单凭一人之力很有可能破不开这尊巨大的青铜棺椁,便选择了暂时合作。

    老农民把自己的旱烟袋在手掌之中砸了几下,嘴里慢条斯理地说道:“不急,这儿又来了客人,既然已经来了,不出一把力貌似有点说不过去吧,我说得对不对,李大教授?”

    郑亚和吴青准备挺身而出,李炳天压住了两人的肩膀,从暗处轻轻一跃,也已经站在了一根铁链之上。

    身躯随着铁链缓缓起伏,手中钢笔不挺地转圈,李炳天轻笑着说道:“白阎王,獠牙还有老庄稼,久仰久仰,没想到柄天偶尔一次科考,三位能够到得如此齐整,还真是让柄天受宠若惊。”

    老庄稼拿起烟杆抽了几口,吐出几个烟圈,嘴里说道:“这世上,要说找墓谁最厉害,当然是柄天兄你了,听说柄天兄蠢蠢欲动,我等自然也得伺候着。”

    李炳天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都说最了解你的,往往就是你的对手,没想到我的这点家底,早就被你们给探知了,尤其是阎王,你这设计,真是让我叹为观止,居然送了个弟子跑去我名下当学生,要不是稍稍嫩了些,说不定我都不能发现他的异常。”

    西装男脸色阴沉,嘴里沉声说道:“没想到你这么快就通过了无解走廊,看来,达春他真是嫩了些,他已经被你们当场除去了吗?”

    李炳天脸色一寒,嘴里说道:“他背信弃义,狠辣无情,死有余辜。”

    西装男深深地看了李炳天一眼,嘴里低沉地说道:“明白了,不过不奇怪,干我们这一行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葬送在不知名的古墓之中,一辈子也出不去了。”

    獠牙低沉地说道:“李教授,我本来不是干这一行的,不过你的所作所为,惊动了我们的祖训,我不得不来了解因果。”

    李炳天微微点头:“嗯,我明白了,我说呢,獠牙你不像这两位声名狼藉,怎么也跑来凑热闹了,原来是另有原因,獠牙兄也是够强,不是这个专业,居然也能深入到此地,佩服佩服。”

    獠牙面具人对李炳天微微鞠躬,嘴里说道:“换成是别的古墓,我是完全不敢闯的,但这一座古墓略有不同,这是一座我族了解十分深刻的古墓,所以上,我也占了些许便宜。”

    被李炳天嘲笑声名狼藉,西装男和老农民完全不以为意。

    老农民吧唧吧唧嘴,吐出一口口烟圈,嘴里说道:“那么李大教授是自己单独面对古墓呢?还是我们一起精诚合作,最后各展手段,看看谁更加厉害呢?”

    李炳天脸色一正,嘴里冷冷说道:“各位,你们既然已经看到了青铜棺的葬制,应该也就能够知道,如此古墓,到最后必然会留有终极必杀手段,你们都是老江湖,不用我提醒你们,你们应该知道,一旦我们真正威胁到墓主人的时候,这儿会发生一些什么样的事,希望你们不要有侥幸心理。”

    西装男冷冷笑道:“怕死不丈夫,我们盗墓者本来就是跟死神在跳舞,怕东怕西并不是我们的风格,再说了,我们只需要把棺椁推开到能够取东西的地步即可,只需要取出一两件东西,就能平安退去,把握得好,应该不至于引动终极必杀。”

    老庄稼慢条斯理地说道:“我同意阎王的意见,干我们这一行的,没有空手而回的理由,对了,李大教授,都到了这儿,你难道觉得就此退去甘心吗?”

    李炳天抬头望望空中苍穹。

    獠牙好似猜到李炳天在想什么,嘴里轻声说道:“这座古墓的位置在不停地移动,那些铁链,那九条盐龙都在以特定的规律在拉着棺椁不停的移动之中,此次现世之后,没有几百上千年很难让人找到,李教授,你却是别想用科学的办法来开挖此墓。”

    李炳天微微一愣,嘴里说道:“明白了,海市蜃楼可就是古墓此次防御面最薄弱的时候,相当于古墓一劫,所以,它现在被我们找到了,是不是这样?”

    獠牙点头:“嗯,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了,此乃古墓之劫,要不是古墓的防御力在千年之际变弱,我们可能没有一个人能够进得来。”

    李炳天手上的小刀转动得飞快,嘴里说道:“獠牙兄,听你的口气,你对这座古墓知道得不少,那么你能告诉我,此古墓的主人是谁?我们又需要忌讳一些什么东西吗?大家既然走到了这儿,就应该和衷共济,一起想办法,力争能够在不引动终极防御的情况下,开棺取宝。”

    老农民手中烟杆一顿,脸上露出动心表情。

    西装男手中白手套一握,静静地看着獠牙,等待他的回话,对他们来说,知道古墓的信息越多,动手之后,收获也就越多。

    獠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嘴里说道:“你们已经看到了,这座古墓就是金妃古墓,也就是西夏王李元昊妃子的古墓。”

    郑亚心中一动,仔细回想自己看到的一些关于李元昊的历史资料,可是奇怪的是,好似李元昊没有一个妃子叫金妃的!

    李炳天说道:“历史上应该查无金妃此人吧?”

    獠牙面具耸了耸肩:“祖训就是这么说的,祖训里边也说得扑朔迷离,说这是什么金妃古墓,是李元昊的妃子,但又说什么害了天可汗,其罪获天,西夏一族,罪可天诛,说实话,这些东西,本来都是不可泄露的祖训,我只能说这么多,其他的,我不能说,其实我本人也是一知半解。”

    李炳天呆了一呆,嘴里说道:“你这岂不是自相矛盾?李元昊的妃子,那么她生活的年代,乃是西夏开国时期,而天可汗应该只有成吉思汗,那么她生活的年代应该就是西夏灭国时期,这中间的跨度可是有几百年,岂不是牛头不对马嘴?”

    獠牙面具耸耸肩,语气变得低沉而阴森:“所以说,我也是糊涂的,你问我,我问谁去,对了,实话说吧,祖训记载,此古墓千年之际,是防御力最为薄弱的时候,也是妖魅安息不能作乱的时候,要不然,我们这些人,不光进不来,进来了,也是进来一个死一个。”

    后面旁听的郑亚心中也不由猛地一惊,这都还是防御力最薄弱的时候吗?这都是妖魅安息不能作乱的时候吗?

    如若这座古墓鼎盛时期的话,那又是怎么一副妖魔横行的样子呢?

    诡异的金妃古墓,还有这个诡异的獠牙面具人,都让郑亚涌起神秘无比的感觉。而且,不知为何,看着缠绕在古墓之上的,那些飞舞的一条条铁链,郑亚的心中,总是涌起似曾相识的感觉,总是有着一丝丝熟悉。

    好似在什么地方见过,认真回想,却又别无所得。

    哪怕是搜索老祖宗的记忆,用星月菩提子甄别,郑亚也没能找到自己关于这座古墓或者关于这种铁链的任何信息。

    莫名的熟悉感,来自何方呢?

    前方,李炳天跟几大高手简单的交流,尤其是跟獠牙说了一会话,留下许多猜想和疑惑之后,四人略加商议,决定再度向青铜巨棺发动冲击。

    不过这一次,主攻变成了李炳天。

    原因则是因为李炳天刚刚赶来,必须加入战斗序列,并且必须先有所贡献才是,一番讨价还价,李炳天最终只同意这一次出手,下一次开始,大家就按照正常的攻击序列去走。

    几个人争了一会,勉强同意李炳天的意见,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虽然是李炳天主攻,但其他人必须也得发动进攻,毕竟对面棺椁周围足足拦了七尊高大的战将僵尸,任何一人上去,都别想轻易过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