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32章 高度和责任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达春的身躯猛地在地上一僵,不由自主地踉跄着向后倒退,咚的一声,身躯靠在了墙上,额头之上,已经落下一个深深的棍印,鲜血顺着鼻梁,流到了嘴边,不停地往下流。

    他的僵尸功刚刚散去,身体速度敏捷大增的同时,防御力有所减弱,被郑亚一百多斤重的钛锇合金长棍运起金刚不坏体内劲狠狠地砸中头部,顿时彻底击溃了防御体系。

    嘴里不停地喘着粗气,一只手扶在墙上,另一只手不甘地在自己身前横扫,双目死死地盯着了郑亚,充满了怨恨和不甘,好似要把郑亚深深地印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

    吴青挺剑而来,准备乘胜追击,李炳天一伸手,拦住了他低声说道:“他已经遭遇致命伤,命不久矣,现在上去,怕是会遭遇狗急跳墙的拼死一击……”

    郑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右手拿着钛锇合金长棍遥遥地指着李达春,也并没有继续完全攻,李炳天说的不错,此时的李达春,头顶深深地凹陷进去,已经看到了红白交加的脑浆,遭受这等重创绝对不可能有活命的机会了。

    手上依然有力,李达春顺着墙壁向郑亚的方向扑了几步。

    郑亚持棍顺势一扫,一棍扫中他的双腿,李达春看似勇猛,实际已是强弩之末,双腿的防御力已经大为减弱,咔擦一声响,被郑亚一棍扫断。

    扑通一声,李达春单手扶墙,直挺挺地跪倒在地上,怨恨的双目,露出无比不甘的表情,李达春胖脸上的肥肉,不停地抖动,恶狠狠地盯住郑亚,嘴里嘶哑而低沉地诅咒:“郑亚,我诅咒你不得好死……朋友死绝,女人死光……孤寡一生……”

    低沉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恶毒、怨恨,在这阴暗的地底大厅之内不停地回荡。

    那双恶狠狠的双眼,也好似是恶魔一般地闪动着奇异的光芒,让人一眼难忘,郑亚听到这个声音,看到这双眼睛,没由来地心中一个咯噔,不由想起了那只诡异的黑猫。

    李达春现在的双眼,好似跟那只黑猫一样,有些类似,好似有着恶毒的邪恶魔力一般,在自己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

    脑海里边,太阳菩提子光芒大作,发出阵阵警训,告诫郑亚,李达春此时的恶毒诅咒很有可能是一种诡异的秘术。

    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名堂,郑亚迅速将自己的太阳菩提子催到最大,把金刚不坏体神功布满全身,嘴里一声暴喝:“你生前都不是我的对手,死后还想害我?什么邪术,在我面前统统没用,给我去死,看棍……”

    钛锇合金长棍猛地扬起,郑亚毫不犹豫,没等李达春继续诅咒下去,狠狠地一招力劈华山,又是一棍,狠狠砸落。

    钛锇合金长棍闪烁着淡淡金光,啪的一声脆响,再度敲中李达春的额头。

    李达春充满了怨毒的诅咒声戛然而止,双手本能地一捂自己的额头,随即又本能地去扶墙,在墙面上留下两排鲜红的血手印之后,无力地跌落在地面。

    扑通一声,李达春终于倒在了地上,双腿不停地抽动,开始生命的最后挣扎。

    抽了几下之后,身躯猛地一僵,全身又是一泄气,彻底地死翘翘了,终于把这难缠的,邪恶的,让人憎恨的家伙除去了。

    郑亚心中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可是就在这一刻,站在李达春的面前,看到李达春死亡之后的惨状,看到李达春脑浆四溢的样子,郑亚的心中,突然涌起无比恶心的感觉,喉咙里边突然很不舒服,情不自禁地,一阵心慌。

    钛锇合金长棍一竖,郑亚抱着棍子向地下蹲了下去,嘴里不停地喘着大气,一手不停地轻轻拍打着自己的胸部,感觉这样才稍稍舒服一点!

    衣禾十分关心地跑了过来,嘴里问道:“小亚,你怎么了?受伤了吗?”

    郑亚正在恶心之中,感觉自己下一刻就会呕吐出来,没空理她。

    倒是李炳天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站在郑亚不远处,嘴里轻声说道:“衣禾,你放心,小亚他没事,他这不过是第一次杀人,心中很不适应,产生了一种反胃的感觉,没事的,过一会就好。”

    衣禾呆了一呆,回头看看李达春,突然,强烈的恶心感涌上心头,站在郑亚的身边,脑袋一偏,哇的一声就给吐了起来。

    说实话,郑亚这回本身稍稍好转,如若过得几分钟,应该就没事了。

    可是衣禾在身边这么一吐,顿时涌起了很不好的化学反应,郑亚一下没能忍住,也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肚子里边一阵翻江倒海,吐得很不舒服,尤其是嘴里,感觉一股怪味儿!

    拓跋言琼此时跑了过来,不停地安抚衣禾,嘴里说道:“衣禾姐,李达春作恶多端,死有余辜,我恨不得亲自动手将他击杀当场,他死了是天大的好事,你怕什么?”

    衣禾吐了几下之后,嘴里轻声说道:“这不是怕,就是觉得恶心而已,李达春真不让人省心,死都死了,还要来恶心人。”

    拓跋言琼回头看了看李达春的样子,银牙一咬,嘴里说道:“郑亚,李达春这次应该是死了吧?应该不会再次诈尸吧?”

    郑亚吐了几口,胃里舒服了一些,嘴里却是依然感觉怪怪的,闻言点点头,表示这次真的是死翘翘了。

    拓跋言琼看着李达春,双目一眨也不眨,嘴里恶狠狠地说道:“李达春诡计多端,我怕他这次还会有什么诡异手段,干脆,砍下他的脑袋再说,我看他还能不能复活……”

    队伍里边,拓跋言琼最恨李达春,张叶红跟她一起进入墓穴,进去之后相互帮助,好几次都是张叶红让她度过难关,可就在她的面前,李达春生生害死了张叶红,此时,想到李达春诈尸的前科,拓跋言琼终于咬牙切齿地,要一劳永逸。

    伸手取出了一把军用匕首,二话不说,拓跋言琼走到了李达春的身边,狠狠地扎在了脖子上,使劲旋转,要将李达春的脑袋给切下来!

    郑亚张张嘴,准备说话,衣禾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角。

    郑亚愣了愣,看向衣禾,发现她正在示意自己看拓跋言琼的双眼。

    郑亚向拓跋言琼看去,十分意外地发现,她的双眼之中,居然有着晶莹的泪光,怎么会流眼泪?郑亚心中微微疑惑地看向衣禾。

    衣禾轻轻地说了声:“她在为叶红报仇……”

    郑亚呆了,心中瞬间有点明白过来,心头不由微微黯然。

    此时,李炳天走了过来,站在了郑亚的身边,一只手放在郑亚的肩上,轻轻地拍了几下,嘴里说道:“第一次杀人有点不适应,这是正常现象,不过郑亚你要知道,当你站到了一定的高度之后,你就会看到不同的风景,有些风景,会是暴风骤雨,需要你自己去体会,去领悟,去承受,而且,你还要记住,当你的高度达到一定程度之后,你的肩上,就会出现不同的责任……”

    郑亚微微一愣,脸上露出丝丝苦笑,嘴里说道:“教授,我可还只是一个学生,你是不是在拔苗助长?”

    李炳天摇头说道:“有志不在年高,自古英雄出少年,高度不是光凭年纪就能站上去的,更重要的是能力。郑亚你加入了我的科考队,此次科考之后,你会发现,你的人生其实进入到了另外一个崭新的高度之中……”

    郑亚看看周围,感受感受周围的气氛,脸上又露出苦笑,轻声说道:“不用科考之后,我现在其实已经感知到了全新的高度,我也从来没想过,自己居然会真正地遭遇粽子。”

    李炳天嘎嘎笑了起来:“每年都有端午节,没粽子才是稀奇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