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31章 诡异黑胖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郑亚突然转向,拿棍猛地砸落,方向直指扑倒在地上的,已经死翘翘的李达春。

    钛锇合金长棍带起呼呼风声,猛地砸落下去。

    衣禾的位置,距离郑亚比较远,看到郑亚的动作,眼睛之中闪过丝丝疑惑!鞭尸?不要这么狠吧!

    拓跋言琼大眼睛一眨,嘴里脱口而出:“郑亚,别,人死如灯灭……”

    话还没说完,大厅之内已经发生了一连串让人目不暇接的变故。

    就在郑亚的钛锇合金长棍即将砸落在李达春身上的时候,地面上,鲜血已经干涸,看起来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大胖子李达春突然在棍子降临在自己身上的一刻,险之又险地滚了开去,这样子,就好似是有人推动一般,一滚而开。

    李达春僵直的身躯居然就这样靠着墙壁,直直地站了起来,此时的李达春,站直之后,脸上依然是一脸的僵直表情,双目张得老大,没有丝毫焦距没有丝毫眼神地看着前方,双臂下垂,整个身躯僵硬而笔直,顺着墙壁连续跳了几下,摆脱了郑亚的棍子。

    死尸居然也能动,让人毛骨悚然的同时,也感觉不可思议。

    衣禾和拓跋言琼看到这种惊悚的画面,不由相互搀扶着连连后退,一脸惊疑不定地看着李达春,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几乎是同时,看似没有任何准备的李炳天、吴青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郑亚的两侧,距离李达春一丈左右的距离,跟郑亚呈三角姿势,把李达春给堵在了墙壁的边上。

    李达春向外跳了几下,郑亚三人马上跟着移动,手中的武器都齐齐对准了依然是僵尸一般的李达春,让其不能轻易逃脱。

    拓跋言琼和衣禾看到三人的动作,终于缓过气来!衣禾眼中光芒一闪,嘴里问了句:“郑亚,这是怎么回事?”

    郑亚手中钛锇合金长棍往前一指,嘴里冷冷地说道:“李达春,你自己说吧,到了现在这个份上,再装就没有任何意思了。”

    拓跋言琼看着死尸一般,一脸惨白,同时还带有许多血迹的李达春,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这样子的李达春,居然是装的?

    大家可是亲眼看到李达春被古僵灭杀当场的,他怎么可能还是活的呢?

    李达春依然是僵尸的样子,脸上依然呆滞而没有任何表情,双眼依然不能聚焦,貌似对郑亚的话完全没有听懂,不过他的肚子里边,传出了惊讶不解的声音:“好你个郑亚,你是怎么怀疑到我的?我可是真正被古僵给抓住了脖子,伤到了身躯。”

    衣禾轻轻捅了捅身边的拓跋言琼,嘴里说道:“这混蛋好诡异,不张嘴,怎么会说话的?”

    拓跋言琼低声说道:“他用的是腹语,好诡异的家伙,居然会装死,差点被他骗了过去,我还真的没有半点怀疑。”

    李炳天冷冷说道:“古墓机关虽然神奇,回型走廊虽然诡异,但断然不会那么灵活,哪怕是我怎么算计,居然都不能成功破关,想来就是你在暗中弄鬼了。”

    李达春肚子里边传来沉闷的,得意的嘿嘿笑声:“你们几位的武力值,也还算是不错,前后进去几次,遭遇到了各种各样的怪物吧,厉害厉害,佩服佩服……”

    李炳天右手一甩,手中小刀划过一道弧线,闪电般向李达春划了过去。

    李达春僵直的身躯突然往下一坐,整个人贴在墙上,溜到了地上,躲过了一刀,身躯又是一挺,贴在墙上又给站了起来。

    他整个胖乎乎的身躯十分僵直,但一套动作十分地麻利顺溜,给人一种强烈的不协调的感觉。

    贴墙而站,李达春的肚子里边又传出沉闷的声音:“古人智慧不可轻估,这应该不是理由吧?我的伪装之术天衣无缝,你们不可能凭借这一个异常就猜到是我在暗中搞鬼吧,说说都是怎么发现我的,反正我也在你们的包围之中了,还怕我跑出去不成?死也得让我知道理由吧?”

    吴青猛地一剑,向李达春刺击而来,李达春僵直的手臂猛地一抬,双手一合,一双手掌奇准无比,夹住了吴青的长剑。

    吴青拉了几下,没有拉动,郑亚钛锇合金长棍猛地从侧面扫了过来。

    顺着郑亚长棍扫荡的势子,李达春僵直的身躯斜斜地站在了地上,躲过了郑亚的棍子,但也终于夹不住吴青的长剑,双手松开了去。

    肚子里边的嗡嗡声继续传了出来:“大家都是老兄弟了,都是老朋友了,不会吝啬指教一二吧。”

    衣禾沉声说道:“谁跟你是朋友,你作恶多端,多做不义必自毙。”

    拓跋言琼也在远一点的地方,做出了协防动作,准备在必要的时候协助三人围攻李达春,嘴里狠狠说道:“你个该死的混蛋,害死了高队,害死了叶红,你该千刀万剐。”

    李达春闷闷地说道:“学艺不精,怨不得他人!”

    说完这一句,李达春马上又说道:“哼,郑亚就遭遇了我几次暗算,他现在还不是活得好好的?还有你,衣禾,要不是郑亚在你身边帮你守着,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吗?”

    衣禾看了郑亚一眼,双眼亮晶晶的。

    郑亚手中钛锇合金长棍一摆,再度向前一棍攻了出去,丝毫不给李达春喘息的机会,不过嘴里却说道:“西域有党项人,消失在历史之中,不过,典籍记载,党项人有一大绝技传承,曰大摔碑手,你刚刚抓住青哥的那一招,应该就是大摔碑手吧?”

    李达春僵直的身躯十分灵活,让郑亚都叹为观止,郑亚的钛锇合金长棍攻向他的时候,他那僵直而胖乎乎的身躯居然能够顺着棍子的架势,向旁边直直地躲闪,如同被棍风扫荡的树叶一般,十分诡异。

    郑亚的这一棍,还是没能击中。

    几招下来,李达春的位置已经变了几次,不知不觉,他已经向通道,也就是衣禾和拓跋言琼的方向移动了好几步。

    郑亚对他的意图,心知肚明,也不停地移动身躯,挡在了衣禾她们面前,不让他轻易从这儿冲入走廊,也不让他有机会绑架衣禾和拓跋言琼当人质。

    看到郑亚挺棍守住了自己的退路,李达春肚子里边又闷闷地说道:“不错,我的确是党项后人,大摔碑手的确是我族绝技,你们说我害死了高大宇,害死了张叶红,但你们怎么不说是你们害死了光头赵?他也是我的族人,大家的立场不同,如此而已。”

    衣禾冷冷说道:“光头赵本身就来历不明,心怀不轨,这叫咎由自取,死得其所。”

    李达春的肚子里边传来了沉闷的怪笑:“好一个咎由自取,死得其所,你们前来探墓,打扰死者安宁,你们还有道理了,我看,你们才是罪该万死。”

    郑亚挡在衣禾面前,冷冷说道:“笑话,如果我没看错,你,李达春才是真正的盗墓贼,你留下的是阎王铲的信号,你是阎王铲的传人,别跟我狡辩,你现在的状态,就是阎王铲的独门标志,僵尸功……”

    李达春嘿嘿笑了起来:“郑亚,你真是好眼力,居然连我门下最为神秘的僵尸功都能认得,这就难怪了,你知道我阎王铲的神奇功法,这样,怀疑到是我在装死,也就有了可能,嘿嘿,天教授,要不是僵尸功泄底,你是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会诈死来给你添乱吧。”

    李炳天手中小刀竖起,低沉地说道:“好一个阎王铲,为了盗墓,无所不用其极,居然找到了党项人后裔,居然还收了党项人后裔为弟子,让党项人盗取自己的祖坟,还真是高明,佩服佩服,就是不知道李达春你现在是个什么样的感受……”

    李达春阴沉无比,一字一顿地说道:“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将你们……碎……尸……万……段……”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