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24章 进退两难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异常高大的棺椁,如同冷酷的士兵。

    摆放的样子也十分的诡异,居然是棺头正对了石门摆设,给人一种虎视眈眈,十分不善的感觉。

    看清这些棺椁的样子,李炳天的眉头深深地皱起,嘴里说道:“棺头对门,煞气腾腾,墓主在警告我们,让我们乖乖退去,一旦进入其中,怕是就会麻烦不断,凶险万分。”

    衣禾小声问道:“前面进去的两拨人会不会也遭遇这种拦路墓室?”

    李炳天点头说道:“遭遇那是一定的,或许遭遇到的类型有所不同,但无论是哪一种,都不会太轻松,任何人都别想轻易进去。”

    吴青此时说道:“那么也就是说,就算他们先进入盐棺,也并不一定能够先找到真正的古墓核心区域?”

    李炳天说道:“这是自然,这座古墓的设计是何等雄伟,任何人都别想轻易找到其主墓室所在,我们考古队是最先进入古墓之中的,可是现在已经落后许多,同样,那些比我们先进入盐棺之中的人,在前方也就会遭遇到更加凶险的阻击,真正的主墓室,绝对不会轻易被发现。”

    顿了顿,李炳天双眼看着前方的棺椁,嘴里继续说道:“我现在比较担心的是这座古墓的终极设置是什么,有的古墓,一旦暴露了主墓室的位置之后,可能马上就会启动自毁程序,恰恰,这座古墓所在的位置,正好在盐湖之下,一旦其内部有自毁程序,到时候,怕是一个生死之局。”

    衣禾呆了呆,嘴里说道:“柄天教授,你的意思是说,古墓可能会引来上方盐湖之水灌入,彻底与盗墓者同归于尽?”

    李炳天感叹一声,嘴里说道:“是啊,你想想看,上方盐湖卤水是何等的多,一旦墓室主人开启灌水模式,到时候,万钧之力压下来,涛涛洪水冲下来,任何进入墓穴之中的活人怕是都得被活活淹死在古墓之中。”

    想一想那种苍天缺口一般的灌水现象,现场的人都齐齐沉默了一下。

    郑亚想了想,轻声说道:“那么柄天教授,我们是不是就此退去?出去之后,我们可以用卫星定位,再来慢慢挖掘。”

    李炳天摇头轻叹:“没用的,历史上的一些古墓都有着神奇的防护能力,现代的科技手段受到了巨大的干扰,我们一旦出去,要想再次找到这座古墓,那就真的需要看运气了。”

    拓跋言琼不信地说道:“不是吧,古墓不是就在这儿吗?难道它还会跑不成?”

    李炳天摇头:“古墓不会跑,也不会移动,改变的是通道和进入的办法,另外,你们要知道,我们这次探索古墓已经走了好几天,方向,距离也已经完全紊乱,你们信不信,出去之后,我们就算是用这次进来的办法,估计也很难找到蛛丝马迹了。”

    别人不大相信,但郑亚却感觉可能是真的,卫星的确是定位不了这座古墓,幽冥黑二哥前不久刚刚试过,古墓之中,存在特殊的磁场在干扰探测,李炳天说的,可能就是真实情况,也很有可能,李炳天并不是第一次发现古墓的痕迹,甚至是有可能在外围转过,这才知道得如此详细。

    心中如此想着,郑亚嘴里说起了另一件事:“柄天教授,我发现,哪怕是现在,我们就算想出去,也不一定能找到出路,外边的来路要么被断,要么隐藏在层层迷宫之中,就算要原路返回,怕是都做不到。”

    李炳天叹息一声说道:“这就是我说的,古墓的通道在按照一定的规律,不停地发生变化,我们要想出去,也得大费周章。”

    吴青轻声说道:“那么也就是说,哪怕我们现在退出去,只要没能及时退出到安全区域,而里边两帮人触动了终极机关的话,我们照样会被堵死在古墓之中。”

    李炳天低沉地说道:“十有八九会是这样,而且,通常来说,古墓的核心区域,在自毁的过程之中,应该也是最后被完全毁掉的区域,除非,那些盗墓贼能够忍得住不进去,要不然,我们此时进去主墓室,相反可能还是最安全的。”

    衣禾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进去看看吧,说实话,花了那么大的代价,都到了这儿,要我现在退回去,心中着实有点不甘心,怎么也得去看看墓主到底是谁,居然会设计如此巨大的墓葬,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李炳天双眼不停地打量墓穴之中的棺椁,好像要从中发现一些秘密,嘴里说道:“从墓葬的墓制来分析,这个墓葬如若真是西夏王朝所建造的话,那么主墓室应该跟李元昊脱不开关系,整个西夏王朝,也就只有他才有可能有如此大的手笔。”

    李元昊乃是西夏王朝的开国君主,如若此墓真是他的墓葬,那么这座古墓的价值可就相当高了,衣禾两眼放光,表现出了浓浓的兴趣,嘴里轻声说道:“既然要探,那就事不宜迟,咱们进去吧。”

    李炳天摇头说道:“说了,棺头对门,煞气腾腾,此墓穴我们要是不找到办法,贸然进去,绝对是个麻烦不断的结果,对了,郑亚、吴青还有小琼,你们习武的时候,走过梅花桩没有?”

    郑亚和吴青异口同声地回到:“略知一二。”

    拓跋言琼诧异地扫了他们一眼,摇摇头说道:“我只学习过七星桩。”

    七星桩,那是比梅花桩还少见的一种步伐,郑亚想到拓跋言琼体内的微弱内劲,心中不由一动,看来,拓跋言琼应该是有些特殊的武功底子。

    当然,吴青也不例外,他很有可能跟名门正派武当有所关联,郑亚曾经看到他施展出武当派独有的轻功绝技梯云纵。

    李炳天点点头,伸手从怀里掏出一摞黄色的符纸,嘴里说道:“里边的这些棺椁绝对有问题,搞不好就有粽子,如若真有,那可就是一些千年老粽,实力非同小可,一旦被惊醒,就会相当麻烦,郑亚,吴青,你们两个从正中间那条道,一人负责一边的棺椁,把这些符纸贴在棺头之上,记住,动作要快,千万别让棺椁掀开了棺盖……”

    手中拿起符纸,郑亚的脸上露出丝丝怪异表情。

    如果说,李炳天的一些科技手段让郑亚心服口服的话,那么此时,李炳天的这些非正常手段又让郑亚心生感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判定李炳天的身份更好了。

    好似知道郑亚在想什么,李炳天瘪瘪嘴说道:“你们不要感觉太惊讶,跟你们说吧,符篆其实是有其存在的原理的,我们曾经用科学的手段分析过符篆,我们分析发现,朱砂和特殊的纸张本身就有着一种化学反应,能够产生一些类似辐射的能量,这种能量恰好又是各种阴寒能量的克星,所以,用上符篆,我们过去这个墓室相对就要容易得多了。”

    郑亚无语地点点,表示认可李炳天的说法。

    然后,郑亚从李炳天的手中接过一摞符纸,看向同样拿到了符纸的吴青。

    见两人已经各自站在一边,准备行动,李炳天站出来说道:“你们两个切记速度要快,切记一点,那就是除了符篆之外,最好避免身体的其他部位挨到棺椁,这些东西都算是脏东西,挨到之后,轻者生病,重者元气大伤。”

    郑亚和吴青对望一眼,齐齐说好。

    一人手拿一摞符篆,出现在墓室之门的外边,李炳天再次叮嘱到:“两位,我喊一二三,你们一起行动吧,一,二,三,开始……”

    郑亚单腿在地上一点,脚踩梅花桩行步之法,走“干枝五势梅花桩”,身躯如同闪电,已经迅速窜动到第一尊棺椁之前,右手随着身躯的转动,啪的一声拍落,将一张符篆拍在了棺椁的棺头。

    几乎同时,吴青也在另一边,拍下了第一张符篆,两人隔空对望一眼,微微颔首示意,齐齐转身,各自向自己负责的第二尊棺椁冲了过去。

    让郑亚心惊的是,此时此刻,整个墓室之中,所有的棺椁都已经开始轻轻震动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