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21章 相信科学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拓跋言琼声音有点哽咽,轻声说道:“红哥他,他已经丧生在了前面的大厅之内。”

    现场气氛顿时一紧,李炳天的脸上没有了笑容,看向大厅,低声说道:“怎么回事?”

    衣禾的声音之中,充满了仇恨:“李达春将张叶红强行推进了大厅之中,丧生在七鳃九尾石鳗嘴中。”

    七鳃九尾石鳗?

    李炳天稍稍一愣。

    郑亚嘴里说道:“这大厅之内的地面,就是一种七鳃鳗的变体怪物铺成,看似好似石板,实则乃是强大无比,十分凶猛的怪兽,千万不要随便进去,叶红哥被九尾吸附住,仅仅不到两分钟,已经被吸走了全身血肉,只剩下了一具骨架。”

    吴青重重地在洞壁上砸了一拳,嘴里狠狠说道:“又是他,李达春!害死了高队,现在又害死了叶红,除非他不落在我手中,要不然我一定要将他挫骨扬灰。”

    李炳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嘴里说道:“没想到那胖子处心积虑到了如此地步,他混进了科考队,就好似毒蛇,要不是郑亚将他揪出来,说不定我们的队伍损失还要更大。”

    吴青又在洞壁上砸了一拳。

    衣禾的脸上露出丝丝后怕的表情,嘴里说道:“小琼和叶红跟李达春还有一个身穿西装的男子出现在了一个通道,小琼也差点倒在了大厅之内,还好郑亚出手相救。”

    拓跋言琼低声说道:“是的,李达春和西装男的实力都极为强劲,我和叶红根本就不是对手,好几次差点死在他们手上,只能沿路逃命,没想到叶红最终还是没能幸免。”

    西装男?李炳天的脸色瞬间沉重起来,嘴里低声说道:“那男子是不是戴了一副白手套?”

    衣禾和郑亚对望一眼。

    郑亚马上说道:“不错,戴了一副很显眼的白手套。”

    李炳天低沉地说道:“此人江湖人称白阎王,一身本事诡异无比,心狠手辣,乃是当今阎王铲盗墓组织之中最为重要的成员之一,相传,他那双白手套是一种神奇的天蚕丝手套,水火不侵,刀枪不入,还极具辟邪之效。”

    想想西装男对阵拓跋言琼的战斗力,郑亚的心中顿时警惕起来,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实力极为强劲,而且十分诡异的对手,一旦对上,可得千万小心,斟酌了一下自己的语言,郑亚轻声问道:“柄天教授,前面有七鳃九尾石鳗拦路,我们是进还是退?”

    李炳天抬头向天上看看,手指连续动了好几下,神色一正,嘴里说道:“我们应该进去盐棺,探探里边到底会有些什么秘密。”

    衣禾小声说道:“那么,我和小琼是不是要留在这儿等你们?我们完全没办法进去,而且,进去之后怕是也会成为拖油瓶。”

    李炳天看看前面的大厅,嘴里说道:“你们最好是跟上,探索这样的古墓,最为忌讳的就是走散,如果不是特殊的不可抗拒的因素,我们的队伍绝对不要分开。”

    郑亚手中钛锇合金长棍对大厅里边缓缓一指,嘴里说道:“这条七鳃九尾石鳗有着十分敏锐的感知能力,一旦我们靠近大厅,出现在它的感应区域之内,马上就会群魔乱舞,相当的凶险,衣禾姐和琼姐最好还是不要轻易涉险。”

    李炳天蹬在地上,用心打量大厅的地面,半响之后,站直身躯叫了声:“郑亚,衣禾。”

    郑亚和衣禾齐齐向他看了过去,衣禾问了句:“柄天教授,有什么发现吗?”

    李炳天指着地面,嘴里说道:“有也没有,我的发现,你们已经发现了吗,前面的生物,也的确就是七鳃鳗的变种,其根源和本身的很多习性,还是七鳃鳗的习性。”

    衣禾点头说道:“柄天教授你特意指出这个事实,是想告诉我们什么吗?”

    李炳天从自己的中山装里取出一支钢笔,摸出一张纸,在上边刷刷计算,嘴里说道:“衣禾郑亚,这段时间,你们的世界观是不是发生了巨大变化,感觉现代科技的用处很少很少,是不是觉得,这个世界多了许多超自然现象?”

    郑亚以前已经接触过类似的问题,而且不止一次,所以感受并不是特别深刻,不过柄天教授说得对,这么久以来,郑亚其实就有点怀疑自己所学的那些科学理论知识没有什么用。

    倒是衣禾,对此感受很深,由衷说道:“嗯,柄天教授你说对了,这段时间,我感觉以前真是井底之蛙,感觉自己不知道的东西越来越多。”

    李炳天一边计算,一边说道:“可是现在,我告诉你们,无论发生什么超自然现象,我们都要相信科学,我们都要学习用科学的手法来解决问题。”

    这个时候,李炳天跟大家说要相信科学!

    还真是让郑亚和衣禾相当错愕,实际在郑亚心中,李炳天已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盗墓大师形象,不折不扣一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学者。

    可是如今他居然教育自己要相信科学!

    看衣禾的表情,跟自己也是一模一样,估计她的心中,也是这么想的。

    李炳天微微摇头,嘴里说道:“很多时候,我们都要学会透过现象看本质,也有的时候,我们需要研究事物发展的一些规律,记得有这么一个说法,那就是很多事物都有普遍性和特殊性,那么我现在跟你们说,如今这种情况,我们应该怎么分析……”

    李炳天说的这些,都是一些最基本的认识世界的观点。

    这些观点从印象之中的盗墓贼嘴里说出来,还真是让郑亚感觉不适应,但同时,郑亚也产生一个感觉,那就是自己真正没看透过现象看本质,李炳天给他的感觉,很可能是错误的,李炳天或许是游戏风尘的盗墓贼,但无论如何,他也一定是一个相当厉害的学者。

    李炳天已经蹲在地上,开始分析:“这条七鳃九尾石鳗,首先,我们要分析他的普遍性,那就是它依然是一条七鳃鳗,那么我们就可以根据七鳃鳗的一些习性来推敲它可能存在的一些弱点,然后,我们再分析它的个体特殊性,它是一个变种的个体,是一个特殊的有变化的个体,那么它有的地方,就具备了一些相应的能力,不过无论如何,七鳃鳗的一些本质特征,它还是改变不了的……”

    得到李炳天的提示,郑亚顿时眼前稍稍一亮,嘴里说道:“柄天教授的意思是说,我们可以按照对付七鳃鳗的办法,来对付这大家伙?”

    李炳天点头说道:“对了,郑亚你要记住,我们是科考队,不是盗墓贼,我们可以学些堪舆术,我们也可以学些风水术,但是那些都只能是我们的辅助手段,我们时时刻刻需要用科学的眼光去发现问题,用科学的态度去解决问题,要不然,那就是本末倒置。”

    郑亚诚心诚意地道谢:“我明白了,多谢柄天教授指点。”

    说这话的时候,郑亚的额头开始冒汗,心中涌起阵阵汗颜的感觉,进入古墓之中后,一连串的事情发生,让郑亚觉得盗墓贼的一些手段很好用,因此,不知不觉之中,郑亚还真的有点忘了自己是个高材生,是个地质学家的事实。

    李炳天低沉地说道:“世界生物,都有多样性,眼前这条七鳃鳗,应该是有人用特殊的办法,强行培育而成,其应该就是一个变种,但无论怎么变,它改不了几个事实,它是水生,而且是咸水生物,它身体部分石制化,它的听力退化,它的脑袋被人用特殊的办法给镇压在盐棺之下,所以它没有视觉……”

    李炳天说出了一连串七鳃鳗的弱点,最后拿起自己的钢笔,嘴里说道:“根据这些弱点,我们就可以用科学的办法,让它的威胁大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