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20章 队伍重逢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推荐好友新书,武侠宇宙美食家,星际争霸之古武未来。

    衣禾停下手中动作,轻声问道:“李黑胖他们怎么办?”

    郑亚低沉地说道:“他和西装男已经进入了盐棺之中,暂时没事,我来帮琼姐一把,让她尽快苏醒。”

    说完,郑亚把拓跋言琼的身躯扶正,面对自己坐下,嘴里说道:“衣禾姐,帮她稳住身子。”

    衣禾点点头,双手夹住拓跋言琼的腋下,将她的身躯靠墙扶正,让她不倒。

    郑亚双手一伸,抵在了拓跋言琼的胸前,开始运功驱毒。

    手没伸出之前,郑亚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只觉得自己需要尽快救人,当双手抵上去之后,郑亚发现不对了,双手抵中了软绵绵的海绵,有点找不着穴道了。

    该死,忘了是个女人!

    郑亚额头微微发汗,双掌向下稍稍移动,这才找到了穴道,没有多想,闭上双目,开始运功驱毒。

    拓跋言琼身边,衣禾看清郑亚的动作,不由瘪瘪嘴,小声嘀咕了一句:“小色狼,又在占便宜!”

    这事还真不赖郑亚,不过这事又是一个解释不清楚的事,郑亚硬着头皮进入了运功驱毒的行动之中,没有理会衣禾的误解。

    拓跋言琼身体之内,有一股灰色的异种气流在破坏她的身躯,这应该就是七鳃九尾的毒素,郑亚双掌抵在她的胸前,易筋经内劲发动,顺着她的经脉,向异种气流扑了过去,驱逐着这股气流向她后背受伤的部位压制了过去。

    易筋经内劲醇厚绵长,细密而温和,拿来驱毒效果很好,没用多久,郑亚一波波的易筋经内劲已经成功地将灰色异种气流驱赶到了拓跋言琼的背部,双掌微微一震,向前一送,嘴里一声清喝:“给我出去。”

    靠近墙壁而坐的拓跋言琼身躯一震,噗的一声,背部受伤的部位喷出一股血箭,重重地击中了墙壁,散发出一阵恶臭。

    衣禾稍稍一惊,马上反应过来,嘴里高兴地说道:“小亚,小琼没事了吗?好了吗?”

    郑亚感受一下拓跋言琼的状态,意外发现她依然还在昏迷之中,嘴里说了声:“嗯,差不多应该好了,不过琼姐受到的伤害不止一个地方,怕是还得需要休息一下才能醒来。”

    一边说,郑亚一边驱动易筋经内劲开始在拓跋言琼的身躯内游走,寻找可能存在的第二个伤口或者是重伤部位,让她能够尽快恢复一点实力。

    古墓之中危机四伏,郑亚也丝毫不敢托大,拓跋言琼要是能够醒来,还能多少有些助力,相反,如若她不能醒来,郑亚可就多了一个拖油瓶。

    内力一转,郑亚顿时发现了丝丝不对,拓跋言琼的头部,心脏还有丹田等几个重点部位附近,都存在着一股异种能量,好似包围住了这三个地方。

    而拓跋言琼之所以不能苏醒过来,根本原因还在于头部包围的异种能量隔绝了她对周围环境的感应能力吧。

    郑亚心中一动,驱动自己的易筋经,开始去化解拓跋言琼头部的异种能量。

    等郑亚的易筋经内劲一来,拓跋言琼头部异种能量顿时如临大敌,小心翼翼地,如同受惊的小老虎一般,对准郑亚雄厚的易筋经内劲不停地咆哮示威。

    郑亚感知一下异种能量的强度,觉得这点能量完全不够看,根本就拦不住自己,心神一动,郑亚就驱动自己的易筋经内劲攻了上去。

    刚刚挨到异种能量,郑亚十分意外地感知到了拓跋言琼丝丝微弱的意识:“不要这样!”

    心中一惊,郑亚赶紧一个急刹车,控制自己的易筋经内劲在这异种能量周围停了下来,认真判断了一下之后,郑亚心中涌起哭笑不得的感觉。

    拓跋言琼全身核心重要部位的异种能量并不是什么有害的东西,恰恰相反,这是拓跋言琼自身修炼的,还十分微弱的内力。

    在关键时刻,在本体面临极大危险的时候,她拿内力形成了一个保护网,拿来保护自己的心脉和几个核心区域,这就是郑亚感知到的,异种能量罩子。

    暗骂一声糊涂秃顶,郑亚赶紧改变自己的疗伤策略,驱动易筋经内劲带着善意涌向拓跋言琼的丹田。

    拓跋言琼丹田之中的内力小心翼翼地接受了郑亚雄厚的易筋经内力的帮助,开始进行自我恢复。

    过了片刻之后,拓跋言琼内力雄厚了许多,开始在易筋经内劲的帮助下,顺着自己的经脉流转。

    包围住拓跋言琼核心区域的那些异种能量罩子随着这种流转逐渐归位,也融入到了丹田的内力大潮之中。

    拓跋言琼双眼悠忽一睁,从昏迷之中醒来。

    挺挺身躯,她刚刚想动弹,郑亚感知到了她的意图,嘴里说道:“别急,还帮你运行一个周天,那样你的体力和精神会恢复得更好,闭目,修行。”

    拓跋言琼不敢怠慢,马上开始闭目修行。

    只不过,醒来状态的拓跋言琼和昏迷状态的她完全就是两码事,醒来之后,拓跋言琼刚刚进入修行状态,马上感觉到了胸前不对,一双热乎乎的大手,紧紧地抵在了自己的双峰之间,让她感觉很是舒适的同时,又感觉特别地难为情。

    郑亚还真的没想那么多,也并不是存心占便宜。

    郑亚只是选择了对拓跋言琼来说最佳的恢复方式。

    半个小时之后,郑亚收回双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嘴里说道:“好了。”

    拓跋言琼睁开了双眼,一脸通红,但是嘴里轻声说道:“谢谢你,郑亚,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要不是郑亚舍命相救,她现在绝对已经化成了一堆枯骨,倒在了前方大厅之中,如不是郑亚运功疗伤,她现在估计也躺在地上起不来。

    郑亚灿烂地笑着说道:“我们都是科考队友,相互帮助,这是必须的,你说是不是啊,衣禾姐。”

    衣禾关注地看着拓跋言琼,嘴里问道:“小琼,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完全没事了吗?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吗?我看你脸上挺红的,会不会是有点发烧?”

    拓跋言琼轻声说道:“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了,就是背上有点疼痛的感觉,好似是肉被割开了一般……”

    十分巧妙的,拓跋言琼闪开了自己脸色发红的事实,将衣禾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自己的背上。

    拓跋言琼这么一说,衣禾顿时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你背上还真是我削肉给你去毒的结果。”

    拓跋言琼轻笑着说道:“我说怎么这么痛,原来如此,可惜我的药箱被李达春设计给弄丢了,要不然洒点云南白药,伤口会好得快一些。”

    郑亚正待说话,耳朵里边,再度传来了十分轻微的声音,心中一动,郑亚在嘴前竖起了一根手指。

    拓跋言琼和衣禾马上明白过来,悄悄向下趴了下去,开始向外观察,看看又会是什么人进来了大厅这边。

    郑亚趴在最前面,向一侧,距离大家足足七八丈距离的一个黝黑的通道。

    过了一会,两个隐约的人影子从里边小心翼翼地走了,眼力超级好的郑亚眼前不由一亮,从通道里边站直身躯,扬声说道:“青哥,天教授,小心,千万不要进入大厅,里边有个十分恐怖的怪物……”

    看清是郑亚,李炳天和吴青齐齐在通道口边站住,向郑亚看了过来。

    衣禾和拓跋言琼此时也站了起来,衣禾高兴地叫了一声:“柄天教授,你终于来了。”

    李炳天微笑着问道:“怎么?我来得算是很迟的吗?”

    衣禾飞快地说道:“已经有两波,一共三人进去了盐棺之中,我和郑亚正在这儿等你来拿主意,前面大厅有条诡异的七鳃九尾石鳗拦路,柄天教授,还请小心行事。”

    李炳天向衣禾笑了笑,看向了郑亚:“小亚,你们这三个人,还有叶红兄弟呢?怎么没看到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