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19章 强劲对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推荐好友新书,武侠宇宙美食家,星际争霸之古武未来。

    拓跋言琼本身受伤不轻,被郑亚扔上通道之后,还没站稳,身后三条巨尾已经如同巨蟒一般,张开了吸盘攻了上来。

    衣禾趴在通道之中,不敢丝毫动弹,生怕一不小心引动七鳃九尾,给郑亚和拓跋言琼带来不必要的麻烦,郑亚神勇地摆脱了七鳃九尾的纠缠,她的心中,终于是有了稍稍安定。

    可就在此时,拓跋言琼嘴里一声闷哼,勉强躲开了两条巨尾之后,背上噗的一声被一条巨尾给吸附而中。

    站不稳身躯,拓跋言琼踉跄着被巨尾拉向大厅。

    衣禾的眼中又充满了惊骇。

    另外两条巨尾此时也已经缠了过来,一旦三条巨尾缠住拓跋言琼,后果可想而知。

    就在拓跋言琼绝望、衣禾心中悲呛的这一刻,两人的前方,传来郑亚的一声暴喝,金色的长棍从天而降,呼啦一扫,两条长尾被一扫而开。

    巨大的力量,扫荡得两条长尾高高地扬起,向后退去,但吸附在拓跋言琼身躯上的那条尾巴,依然死死地吸住,并不松开。

    眼看拓跋言琼就要被拉入到大厅之内,郑亚嘴里又是一声暴喝,脑海之中,太阳菩提子猛地一催,手中钛锇合金长棍猛地点中了七鳃九尾那吸附在拓跋言琼背上的吸盘。

    如同触电一般,这个吸盘猛地一松,向后急退,郑亚眼明手快,一手捞起拓跋言琼,飞快地向通道里边奔了过去。

    已经有了经验的衣禾早已经一脸惊喜,拼命地向后撤退,赶在郑亚之前,跑到了安全地段,郑亚速度极快,几乎就在衣禾之后,已经跑了过来,二话不说,将拓跋言琼往身后一放,钛锇合金长棍中间一横,插在了洞壁两边。

    郑亚刚刚站定,通道口已经猛地一黑,吸盘覆盖在了口子上,七鳃九尾开始了疯狂地吸取,想把里边的郑亚三人给生生地吸取出去。

    郑亚铁棍横在身前,双腿如同钉子牢牢地钉在地上,纹丝不动。

    身后,衣禾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惊喜至极的表情,拓跋言琼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恶气,终于侥幸捡回了一条命。

    想一想张叶红的惨死,拓跋言琼心中就不寒而栗,同时也涌起了深深的悲哀和浓浓的恨意,李达春,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仇人,如若有机会,她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傲然挺立,如同一堵厚实的墙壁,郑亚挺在了两女的面前,挡住了七鳃九尾的狂暴吸引之力。

    过了一会,衣禾情绪稳定下来,双眼落在了郑亚的背上,那上边,有着两个如同碗口般的疤痕,好似是被烧焦过一般,上面布满了细小的伤口。

    心中莫名一疼,衣禾撕下自己的衣衫,准备给郑亚包扎。

    郑亚在前面沉声说道:“衣禾姐,你还是先给琼姐处理一下,这伤口怕是会有毒素。”

    衣禾心中一惊,马上看向拓跋言琼,豁然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晕了过去,不敢怠慢,衣禾伸手把她的身躯翻了过来。

    拓跋言琼背部的衣服裂开了一个巨大的空洞,露出一大片肌肤,原本,她的皮肤是很白的,但是此时,衣禾看到的,却是一个碗口大小,皮开肉绽,并且向外渗透着丝丝黑色汁水的乱肉。

    心中大惊,衣禾低声说道:“郑亚,真的有毒,我该怎么做?”

    前方,七鳃九尾的吸引力小了一些,但依然存在,郑亚不敢随意散去力量,嘴里沉声说道:“这毒的毒性应该并不是很烈,你削去琼姐中毒部位的腐肉,越快越好。”

    衣禾稍稍呆了呆,从拓跋言琼的腰间取出一把匕首,银牙一咬,向腐肉削了过去。

    郑亚好似知道衣禾心中并不安稳,嘴里轻声说道:“衣禾姐,你就当这是你的历史课题,需要认真研究,那些腐肉就是一些虚假的历史,需要你尽快除去。”

    衣禾小声说道:“虚假历史,尽快除去,虚假历史,尽快除去……”

    一边说,一边十分认真地,衣禾一刀刀削掉了拓跋言琼背后受伤地方的乱肉。

    七鳃九尾的吸盘有着不弱但也并不是特别强的毒素,郑亚中毒的地方稍稍有点发麻,不过在易筋经的化解之下,倒是没有什么大碍。

    拓跋言琼实力不如自己,不早点解毒,怕是就会出问题。

    过了一会,七鳃九尾吸附不到东西,感觉猎物已经逃之夭夭,遂不再追击,前方通道口子一亮,怪物松口,不再爆吸,郑亚松了一口气,这才向身后看了过去。

    拓跋言琼的状态,并不是很好,衣禾在她身上割肉都没能醒来,受伤的确挺重。

    伸手拿住拓跋言琼的手腕,郑亚度过去一丝内气,感受一下拓跋言琼体内的伤势,心中不由一沉。

    想了想,郑亚低声说道:“衣禾姐,你千万别停,腐肉削完之后,马上开始挤血,千方百计,把黑血给挤出来,越是干净彻底,琼姐活命的机会越大,我出去看看,该死的李达春说不定正在想什么鬼主意。”

    想起李达春和那个西装男,衣禾的脸上露出恨意,嘴里轻声说道:“郑亚你小心点,李黑胖很强,千万不要中了他的暗算。”

    郑亚点点头,手提钛锇合金长棍小心翼翼走向通道出口。

    李达春和西装男的实力都很强劲,郑亚此时还真得小心防备着,毕竟自己的身后有个重伤的拓跋言琼和完全不会武功的衣禾,丝毫马虎不得。

    只不过,让郑亚十分意外的是,侧面那个通道之中,此时空空如也,半个人影都没看到。

    警惕地扫了扫周围,郑亚也没能有任何发现,李达春和西装男好似人间蒸发,不见了影子。

    郑亚站在通道出口,心中飞快地判断起来。

    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三种可能,一种是两人已经顺着来路退回去了,不过郑亚觉得这种可能性相对较小,这两个家伙绞尽脑汁混进西夏古墓,应该不会半途而废;那么两人很有可能已经在郑亚防御七鳃九尾的时候,向中央盐棺之中去了。

    有可能两人实力不济,已经如同张叶红一般丧生在了七鳃九尾的攻击之下,只不过郑亚分析之后,认为这种可能性也相对较小,虽然郑亚很希望这两个家伙直接被七鳃九尾干掉,但估计最后一种可能,那就是两人已经成功进入盐棺的可能性更大。

    一来,围住通道大力吸取,想吸走郑亚的七鳃九尾那个巨尾,一直到刚刚为止才主动松开,那么就侧面说明,在这之前,这根巨尾没有发现比郑亚三个更有价值更加可以大快朵颐的目标。

    也就是说,李达春和西装男绝对没有落入七鳃九尾的吸盘之下,要不然堵住自己洞口的尾巴也跑去吸食血肉了。

    想一想两人很有可能已经冲入盐棺,郑亚的心中不由又涌起阵阵忌惮,这两位的手段是真正的强悍,能够在并不是特别长的时间内找到过关之法,郑亚不得不心惊。

    这是两个强劲的对手。

    更加关键的是,这是两个充满了敌意,见面之后就会不死不休的真正的敌人,下次如若见面,郑亚绝对不会轻饶两人,科考队已经前后折损了三个成员,他们的死,都跟李达春脱不开关系。

    嵬名怀森的死或许没能亲眼目睹,高队的死却绝对是李达春陷害的结果,张叶红更是被李达春送到了怪物的嘴中。

    站在出口,郑亚深深地望向张叶红化为骨架的区域,心中默默说道:“兄弟,如若再遇李达春,我拿他的头颅来祭奠你的英灵。”

    李达春和西装男已经穿过了七鳃九尾防御区域,向古墓的深处探索下去了,郑亚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掉头向里边走去,嘴里说道:“衣禾姐,我来给琼姐疗伤驱毒……”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