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08章 清点收获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郑亚手中这枚黑牌“漆黑透明,在矿灯映照下闪着润泽的光芒,前端锋利尖锐,锥围形的下端,镶嵌着数萜金线,帛成‘透地纹’的样式,符身携刻有‘摸金’两个古篆字。”

    这个样子,恰好是跟记载之中的摸金符一模一样。

    阎王罗一铲的留字也能看得出来,他应该是一个出身特别的盗墓大家,得到摸金符传承,很有可能。

    郑亚在梦溪笔谈之中看到过摸金符的记载,相传,摸金符最早出现在东汉末年,三国鼎力的时期,那时,曹操任命摸金校尉,其身份象征就是摸金符。

    摸金符的制作之法相当神奇,据说是用钻山甲最锋利的爪子做成,具有极强的辟邪作用。

    这东西,在郑亚的手中,在这古墓之内,搞不好就能有着不小的帮助作用。

    若有所思,郑亚收起了到手的唐三彩。

    地面上,衣禾已经利用她的历史学知识,辨别出来一些文物,并且进行了初步估价。

    手中首先拿起几个彩色的小马驹,衣禾脆声说道:“这几件都是上等唐三彩,而且还是单色,要是按照市场价值估算,每一件的价值应该都在四、五十万左右。”

    郑亚看了看几件唐三彩,皱眉说道:“这几件文物的价值是不错,不过体积都不小,带上之后,可就很难带上更多的其他东西了。”

    衣禾点点头,把几件唐三彩放过一边,嘴里说道:“唐朝盛行厚葬,而唐三彩是当时最为流行的冥器,所以,只要发现唐代的墓葬,通常都会发现较多的唐三彩,按照物以稀为贵的原则,这冲淡了他们的价值,所以,这几件不带也罢。”

    郑亚说了句:“不是吧,衣禾姐,价值几十万的东西呢?按照你说的,居然还是价值不高?”

    衣禾轻笑着说道:“在普通的古董市场上,这几件的确是难得的精品,但是别忘了我们现在正在前朝古墓之中,相比之下,这儿就有更加值钱的东西了,郑亚,你来看这幅字帖……”

    郑亚看向衣禾手中字帖,看清字体之后,郑亚不由又是一呆。

    这字体好熟悉,认真辨识一下,郑亚已经发现,这居然是老祖宗当年所书,而且还是老祖宗当年最拿手的一帖子《济亭记》。

    此时,衣禾已经开口说道:“郑亚你认真看,这幅字刚劲有力,字里行间,既有豪迈志气,又有文采武功,真是一副相当难得的好字,你再看这落款,郑三元,很有可能就是唐朝那位我国历史上唯一一位文武状元,郑冠的作品。”

    郑亚心说,老祖宗的字迹,我可是比你更加熟悉,只是,记忆之中,好似郑冠当年书写的《济亭记》总共只有那么几幅,每一幅字都送给了和自己关系紧密之人,郑亚用心回忆,用心驱动星月菩提子,依然是没能从记忆之中找到老祖宗当年给西域某个友人赠送《济亭记》的记载。

    如若再算上在前墓室之中看到的那一幅屏风,郑亚心想,公主坟之内安葬的这一位女人难道真的跟老祖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吗?

    可是老祖宗的记忆之中,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够套进眼前这个女人的身上啊?

    历史已经匆匆走过,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已经淹没在时间长河之中,到底是怎么回事,一时片刻,郑亚不可能搞得清楚,很有可能这就是一个永久的谜团。

    定定神,郑亚开口问道:“那么衣禾姐,这幅字的价值如何呢?”

    衣禾想了想说道:“这个就很难估价了,要说,其价值应该不凡,毕竟郑冠是文武双料状元,只不过,单凭这一个理由,却又很难让这幅字价值倍增,那也得看这幅字后面有些什么样的故事,古董收藏,其实收藏的就是一种经历,就是一种文化,一种故事,这幅字是不是郑冠真迹,还不一定,就算是,也没有太多故事流传,所以上,价值还真是难说……”

    郑亚愣了愣,嘴里说道:“这个,他们的价值比之唐三彩又会如何呢?”

    衣禾笑笑说道:“很难说了,济亭记也并不是写得特别好,郑冠的字远远没有王羲之王献之、王凝之、颜真卿、柳公权、欧阳询、苏轼、黄庭坚、米芾、蔡京、蔡襄等大家那么出名,所以上,很难说的……”

    郑亚顿时有点呆了,感觉有点不对头了。

    话说当年郑冠可是他那个时代数一数二的大书法家,当时,人称小颜真卿,一手行草可是相当了得。

    可是现在,郑亚豁然发现,老祖宗当年只比颜真卿多个小子,但书法的价值,却有天渊之别。

    而究其原因,最为根本的,还是老祖宗当年的作品甚少流传下来。

    而只比老祖宗早几十年的颜真卿,就流传下来《祭侄稿》、《争座位》以及《麻姑碑》等诸多作品,让人记忆深刻,其真迹自然也就价值倍增,名声大噪,极具收藏价值了。

    这叫宣传不到位,价值上不去!

    衣禾轻轻摇头,嘴里说道:“这幅字价值难明,济亭记倒是一个孤本,字里行间,也能够看出晚唐时期的一些文化特点,认真综合所有因素之后,我觉得,其最终价值大约就相当于一件唐三彩吧,鉴于字帖不是很占位置,我们倒是可以带出去。”

    老祖宗的真迹,自然要带出去了。

    郑亚点点头说道:“嗯,那就带出去吧,不过,我好奇的是,郑冠当年可是大唐的状元,怎么这个公主坟内,会有那么多郑冠的东西在呢?衣禾姐,你来帮我分析分析。”

    衣禾蹲在地上,思考了一下说道:“两种可能,一种,那就是棺椁之内的女尸跟当年的郑冠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不过这种可能性相对较小,历史记载之中,郑冠当年的确到过西域,走过丝绸之路,但没记载和什么公主有所瓜葛,当然,这也可能没有记载进入历史之中……”

    郑亚心说,当年和老祖宗有瓜葛的公主多了,只是没有符合墓主人的身份的公主而已。

    衣禾此时说道:“还有第二种可能,那就是此墓主人是郑冠当年认识的一位红颜知己的后人,继承了先辈的物品,并将郑冠视为偶像,把这些东西带来陪葬了。”

    郑亚愣了愣,星月菩提子之中突然闪过一个小女孩的影子,心中不由微微一动,会不会是她呢?对衣禾竖起了大拇指,郑亚轻笑着说道:“衣禾姐,厉害,这都能猜得出来,应该就是这种可能了,那么,如此看来,这本济亭记的身后可能也有许多故事,不过是不被世人所知而已。”

    衣禾叹息一声说道:“西夏的文化本身十分灿烂,十分神秘,奈何消失得太过诡异,流传下来的甚少,所以,西夏偶尔出土的一些文物,因为缺乏相应的文化支撑,其收藏价值就大打折扣。”

    说完,低下头去,开始鉴定其他文物。

    郑亚则蹲下身子,收起了《济亭记》,无论如何,这是老祖宗当年的真迹,对郑亚来说,这幅字有着十分特殊的意义。

    自己带回去,也算是一个纪念。

    郑亚刚刚收起《济亭记》,衣禾又递过来几个黑色的驴蹄子,嘴里说道:“这是天教授用过的宝贝,这个古墓之中十分诡异,你也带上吧。”

    黑驴蹄子,应该是另一个盗墓贼的随身装备,带着可能用得上,郑亚顺手别在了腰上。

    别好黑驴蹄子,郑亚低头看看自己,啼笑皆非地发现,如今自己的手腕上挂了一枚摸金符,屁股上掉了个黑驴蹄子,已经完成了标准的盗墓贼配置。

    不一会,衣禾蹲在地上,轻声说道:“郑亚,我们这次,可以带回去这一副茶具,还有这一套文房四宝,如若我的估价不错的话,这两套东西的价值,应该超过千万……我们可以发一笔小财……”

    又有几百万可以入账?郑亚的心中涌上了淡淡的喜悦,这些文物古董,再加上价值不可估量的肉芝太岁,自己这次考古,可真是赚大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