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07章 赃不入库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整个棺椁都好似被郑亚提了起来,直到棺椁棺盖之外,郑亚才猛地一抖,扯出了肉芝,左手金光闪闪,一掌摁在了棺椁之上,郑亚猛地往下一压,嘴里一声暴喝,给我下去。

    金刚不坏体神功奔涌而出,泰山压顶般,压在棺椁头上,右手飞快地向后一递,嘴里说道:“接住。”

    衣禾来不及多想,赶紧伸手拿住了肉芝。

    郑亚右手一捞,提起了钛锇合金铲,一铲子击打在棺盖之上,咣当一声,棺盖合拢,棺椁重新合了起来。

    如同有人剧烈挣扎一般,棺椁在地上不甘地挺动了几下,终于被郑亚的金刚不坏体神功和铁铲上的青光联合压制在地上,动弹不得。

    郑亚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对身后的衣禾说道:“衣禾姐,你先去通道等我,记住,不要走远,我马上就来。”

    衣禾点点头,有点畏惧地扫了一眼还在微微动弹的棺椁,眼中充满了不安。

    幽暗的墓室之中,这样一尊诡异的红棺自个蹦跶不休,这种样子,能让一个正常人心安才怪。

    按照郑亚的说法,有点慌张,衣禾走到了通道之中,回头看了过来,嘴里说道:“小亚,千万小心啊。”

    郑亚沉着地点点头,脑海之中,太阳菩提子一催,背对衣禾的双眼突然绽放金色光芒,狠狠地瞪了一眼棺椁之上的金凤。

    脑海之中好似传来一声凄厉的戾叫,郑亚心中一定,左手飞快地拿起棺头的太阳菩提子手链,向后急退。

    蹭蹭蹭,速度极快,郑亚几步退回到了衣禾的身边,站在了通道之中。

    郑亚的身躯刚刚站定,轰的一声,墓室内门处降落一块巨大的石头,溅起一阵灰尘,隔断了红棺。

    巨大的力量,将郑亚的身躯震得向后又是倒退了几步,气喘吁吁的,刚好站在了衣禾的身边。

    衣禾一伸手,拉住了郑亚,嘴里小声说道:“小亚,当心。”

    郑亚看向那面坚硬的断龙石,发现红棺已经被拦在了墓穴之中,心中竟然长长地松了一口气,那口棺椁之内的女尸相当邪性,就算是郑亚有太阳菩提子相助,也并不一定能够轻易压制得住,断龙石隔断了,刚刚好让郑亚心中松了一口气。

    双眼看向衣禾,郑亚脸上露出灿烂笑容,压制住内心的隐约不安,嘴里说道:“怎么样,娘子,相公威猛吧?”

    衣禾翻翻白眼,不过嘴里还是夸赞了郑亚一句:“嗯,你厉害,你当然厉害了,要不然,墓穴的断龙石也不会落下那么快了,估计里边那个不知名的存在也害怕你在里边继续捣乱,干脆把你隔断了事……”

    郑亚心中一愣,暗中想到,晕了,还是衣禾聪明,估计里边那个家伙真是被自己打怕了,生恐自己走得慢了,要不然怎么会是如此巧合?自己一出来,断龙石就落下去了呢?

    很有可能真正就是“麻秆打狼两头怕”,自己已经竭尽所能,生怕里边的家伙更强更厉害,而里边的家伙估计也被自己吓得不轻,巴不得自己早走早安心。

    衣禾的判断力强大无比,哪怕是这种心惊胆战的情况下,依然能够做出最为准确的判断,郑亚不得不冲她竖起了大拇指:“这都看出来了,不愧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衣禾翻翻白眼,嘴里说道:“行了,不要嘴硬了,我看你也是吓得够呛,有点狼狈而逃的样子。”

    得,女人太精明果然不是啥好事,的确,郑亚就有点狼狈逃窜的意思。

    摸摸自己的鼻子,郑亚嘴巴怪硬地说道:“怎么可能,我可是真正的高手,拳打脚踢,她要是敢出来,我绝对凑他一个稀巴烂。”

    衣禾把肉芝太岁递了过来:“这玩意儿我看着膈应,看你挺在乎的,估计对你有用,还是你自己给收着吧。”

    郑亚点点头,接下自己背后的背包,找了个小塑料袋子,把肉芝太岁包了,放进了背包之中。

    小飞导师给郑亚的这个背包相当神奇,防御力了得,里边的空间也还算是不小。

    衣禾遭遇毒箭的那一会,郑亚之所以没有被射中要害,而只是肩上中箭,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背包帮他挡住了许多箭矢,要不然,郑亚就不知道伤成什么样子了。

    收起肉芝太岁,郑亚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这东西可是得来不易,就是希望能够对自己的修为有着一些帮助。

    感受了一下,郑亚发现,太阳菩提子的光芒之中,云姬已经卷曲成了一团,如同一只小猫般,睡了过去,看样子,真是可能许久醒不过来了。

    通道并不是特别长,外边就是前墓室。

    看到郑亚收起了肉芝,衣禾这才说道:“郑亚,我们原路返回吗?”

    郑亚在通道里边扫了几眼,嘴里说道:“别急,我们还是把这两位的遗物收集一下吧。”

    通道之中,散落着两位前辈盗墓贼包裹之中掉出来的一些东西,有一些还是古墓之中的陪葬品,应该价值不菲。

    衣禾点头说道:“嗯,能够找到一两件古物的话,也能对这个公主的出身来历做出更加准确的判断。”

    郑亚走到第一个包裹面前,蹬下身躯开始查探地上的物品,嘴里说道:“对了,衣禾姐,考古学家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不知道你知道不?”

    衣禾愣了愣,她是历史学家,并不是真正的考古学家,还真不知道考古学家的一些潜规则,嘴里说道:“什么规矩?说来听听。”

    郑亚一边查看地面的宝贝,一边嘿嘿笑着说道:“简单,四个字,赃不入库。”

    衣禾没听懂,一边好奇地看着郑亚从地面拾起一块黑牌,一边嘴里问道:“说得太简单,解释一下。”

    郑亚扬扬手中的铜牌,嘴里说道:“意思就是说,眼前这些赃物,我们从盗墓贼手中拿到的赃物,是不用上交国库的,嘿嘿,我们可以拿来卖钱了。”

    衣禾睁大了美丽的双眼,嘴里没好气地说到:“你这是强词夺理吧?或者是,给自己找一个贪墨的理由吧?”

    郑亚轻笑着说道:“这还真是规矩,当然,通常情况下,作为一个爱国的考古学家,都会把一些发现的赃物作价卖给国家,也就是说,衣禾姐,咱们现在发现的这些文物,是可以给国家要钱的。”

    衣禾眼前一亮,嘴里说道:“这个可以有,我在乎的是文物不要流落出去,只要是回归国家,能够卖钱自然更好了,郑亚,来,看看我们这次都得到了一些什么,我来鉴定鉴定,看看能卖多少钱。”

    郑亚笑着说道:“别急,等我们清点一下了,再来初略估价,出去之后,我们可以二一添作五,平分收获。”

    衣禾轻声说道:“不用平分了,探墓之中你的贡献更大,我只要稍稍意思一些就成,反正我不缺钱用,你是学生,你多分些就是。”

    郑亚一边收拾文物,一边笑着说道:“我们还用分彼此吗,我的就是你的,你的不也是我的?行了,就听我的,平分,好家伙,这两盗墓贼还真是贪心,收集的东西不少,我们可不能就这样都带回去,来,衣禾姐,你来鉴定一下,我们选几个个头小,价值高的带回去,再多可就装不下了……”

    地面上,堆了一堆郑亚收集到一些的文物,怕是有二十多件,郑亚的背包不是很大,有些东西还真的不是特别好携带,只能鉴定之后,选择值钱的东西带出去了。

    衣禾说了一声“好呢”,蹲在了地面,开始探查各种各样的文物,郑亚站在边上,开始十分好奇地琢磨自己手中的这枚黑牌子。

    这枚牌子得自罗一铲的包裹,如若郑亚没有猜错,这应该就是大名鼎鼎的摸金符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