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02章 一铲之功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任何事物的发展都不是偶然。

    当然,很多东西,也必须是机缘巧合,环境促使,也才能发生。佛家最信因果,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就是这个意思。

    衣禾之所以那么主动,并不是偶然。

    起初,衣禾的确是因为大唐这本书对郑亚没有一点好感,可以说,这是她最最讨厌的作者,歪曲历史,杜撰史诗,简直就是祸国殃民。

    见到郑亚的时候,连续发生的那些事,让她对郑亚的恶感达到了一定的程度。

    可以说,那个时候,衣禾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今天这一幕的。

    事情的变化还是从梦境开始,梦中,衣禾最为无助,最为痛苦的时候,是郑亚从天而降,如同天神,将她解救出来。

    如果只是一次梦境,衣禾也只会一笑置之,以她的睿智,自然不会被些许梦境所左右,但连续的梦境,让她感觉到了异常,再加上梦境和现实的对照,让她心中开始重新审视郑亚,对郑亚有了新的感官。

    如果事情只是到此为止的话,那么顶多,她也就只是对郑亚没有恶感,但也绝对谈不上好感了。

    是金子总会发光,随着科考队遭遇一系列的难题,郑亚逐步表现出自己不同一般的能力,尤其是郑亚手中出现梦境之中的金色棍子之后,衣禾心中,隐约知道,或许自己的梦并不普通。

    后来,衣禾受伤,郑亚为了救她;墓道之中,也为了救她,用身体挡住了弩箭。

    梦境之中的相救,和现实之中的相救重合起来。

    这些事情累积起来,已经让郑亚在她心中扎根,并树立起真正的形象,不知不觉,郑亚不再可恶,不再是个坏蛋。

    真正压垮她心理的,其实并不是其他东西,而恰恰是《大唐状元郎》这本书。

    来科考之前,她曾经跟人激烈辩论过,严厉批评过大唐的作者,认为这书哗众取宠,实乃伪劣之作。

    心中对郑亚的恶感根源也就是这本书。

    可是谁知,到了公主坟内,看到了那一扇屏风,看到了屏风上的画面,看到了屏风上的题字,高度雷同的感觉,瞬间让衣禾明白,自己却是误会了郑亚。

    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说的就是自己。

    本来就没有了恶感,再加上最初恶感的根源消失,衣禾的心中,产生了一种带着丝丝愧疚的异样的好感。

    当然,哪怕是心有好感,如果是正常情况下的话,两人的关系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可接下来,就在衣禾心中对郑亚心有丝丝愧疚,浓浓好感的时候,两人陷入了必死的绝境之中。

    马上就会丧失生命,马上就会走到生命的尽头,衣禾的心中涌起浓浓的不甘。

    不甘、愧疚再加上好感,几种交织在一起的情感,在绝境之中,让衣禾彻底地放开,再加上本身的一些特殊因素,衣禾大胆地投入了郑亚的怀抱。

    不过,让郑亚和衣禾都没有想到的是。

    让两人啼笑皆非的是,他们这种方式,恰好是能够自救的唯一正确方式。

    抱着衣禾,感受着温润的身躯,郑亚心中已经隐约明白过来,巫蛊之术之所以会屡次找到衣禾,可能还是因为衣禾的体质比较特殊,黑猫作为灵媒,应该是感受到了衣禾体质的不同凡响,所以屡次追着她不放。

    而衣禾之所以能够如同通灵一般,能够清晰地感知并梦见许多栩栩如生的场景,可能也是因为她的身体比较奇特。

    古代道家和佛家都有双修之法,里边所列,都有一些特殊的、十分有利于修行的女之身躯,没想到衣禾就是。

    机缘巧合之下,郑亚在绝境之中,在衣禾特殊体质的帮助之下,体悟到了内呼吸之术,两人如今相拥而坐,却是可以不用呼吸周围让人窒息的空气,也能安然无事。

    好吧,这也叫机缘巧合。

    做了就是做了,郑亚心中坦荡,觉得没有什么不好,衣禾倒是有点腼腆,毕竟来说,如果就这样丧生,那也就算了,可是如今这样子,有点难为情了。

    高冷的脸上,始终布满红晕,双眼紧闭,任凭郑亚动手动脚,不大做声了。

    良久之后,郑亚度过去一口内气进入衣禾体内,松开嘴巴,开口说道:“衣禾姐,这一口内气应该能够让你保持一刻钟没有问题,现在,我们有了更多的时间来思考怎么出去古墓,我先把我的发现跟你说说,你来帮我参谋参谋,出出主意。”

    衣禾感受着体内的变化,感受着自己身躯之内的神奇,点点头说道:“嗯,一起想办法吧,我以为这次我们死定了,谁知这么凑巧。”

    郑亚嘿嘿笑了起来:“还是衣禾姐聪明,知道这是唯一的活命之法,幸亏我从了衣禾姐,要不然,我们现在搞不好已经面临了真正的生死危机,憋气而亡了。”

    想一想憋气的感觉,衣禾情不自禁的一个冷颤,不过,瞬间感知到郑亚在自己身躯之内的小动作,又不由翻翻白眼,嘴里嘀咕了一句:“你这毒真是挺顽固的,还没完全解掉啊。”

    郑亚嘿嘿笑了几下,说起了自己的发现:“那个盗墓贼的留言看得出来,他应该有办法出去,只是能力稍弱,达不到出去的条件,衣禾姐,我总是觉得这信息里边,隐藏着我们破关的办法,但认真去想,却又难以发现其中奥秘……”

    衣禾双眼一亮,嘴里说道:“是的啊,他这话中有话,好似真是有办法出去,只是能力不够强而已,让我来看看。”

    衣禾的双眼再度看向那段话,嘴里说道:“能力不强,学艺不精,只会一铲之功,没能走出去,选择兵解……只是,看不出有什么办法啊?只会一铲之功不行,难道会两铲之功就能成了?奇怪,看不出太多异常……”

    依然抱住衣禾的郑亚听到她说话的声音,脑袋之中灵光一闪,好似是抓住了什么,嘴里说道:“等等,衣禾姐,你刚刚说什么?”

    衣禾诧异地说道:“我说,奇怪,看不出太多异常。”

    郑亚问道:“前面一句呢?”

    衣禾说道:“只会一铲之功不行,难道会两铲之功就能成?”

    郑亚眼前豁然一亮,嘴里说道:“对了,就是这一句有问题。”

    衣禾睁大了双眼,嘴里说道:“有问题吗?他名叫阎王罗一铲,又不是阎王罗二铲,自然就只有一铲之功了……”

    郑亚哈哈大笑起来,嘴里说道:“明白了,明白了,一铲,哈哈,一铲,衣禾姐,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你真是我的福星……”

    衣禾好奇地张大了双眼,莫名其妙之中,完全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郑亚哈哈大笑了几声之后,双臂用劲,轻轻一紧,衣禾又被抱了起来,嘴里说了声:“衣禾姐,来,再给你度一口内气了,我好寻找出路。”

    衣禾感觉嘴唇上一热,一紧被郑亚吻住,紧接着,排山倒海的攻势开始发动,一浪一浪的,如同海浪冲击的感觉涌上心头,她的心飞啊飞,如同啤酒泡泡,满满的满满的感觉不停地从瓶口溢出,溢出……

    心中不由想到,小色鬼,还真是个小色鬼,说好的度口内气呢?这口内气真是好舒服好舒服。

    半响之后,衣禾翻着白眼,趴在郑亚的身上,嘴里小声说道:“你还没跟我说是怎么回事呢?”

    郑亚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悄悄说道:“前面那个盗墓贼只会一铲之功,而我会三铲,结果自然就完全不同了……”

    衣禾好奇万分地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你叫郑三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