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99章 生死之间(二)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必须给衣禾找点事做,分散一下她的注意力,要不然,搞不好她还没憋死,已经先吓死了。

    墙角的确有几个依稀的古文字痕迹,那应该并不是古墓之中固有的文字,郑亚猜测,那应该是第一个盗墓贼进来之后,被关在里边出不去而留下的文字,那里边,应该找不到太多有用的信息,要不然,盗墓贼也就不会死在这里边了。

    衣禾找到了事做,情绪稍稍安稳下来。

    蹲在墙角,双眼投到字迹上去以后,衣禾居然瞬间进入工作状态,不再害怕了,一本正经地,开始琢磨这几个古文字的年代和意思。

    郑亚自己则取出了空能测量仪,点燃了蜡烛!

    蜡烛刚刚点着,还没放置墙角,已经悠忽一闪,当场熄灭。

    灯灭不摸金。

    此墓穴相当凶险,不凶也就不会形成这种必死的死局了。

    郑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空能测量仪放到一边,拿出了第二件宝贝,罗盘。

    罗盘一拿出来,郑亚还没开始定位,豁然发现,罗盘上的指针已经随便乱转起来,根本就找不着北了。

    郑亚愣了愣,拨弄几下,又发现,罗盘的指针虽然很难定位,不知道方位,但是,郑亚却惊骇地发现墓穴之中,全是死门,也就是说,这墓穴就是一个死地。

    虽然早知道会是这种结果,但罗盘推断出来之后,郑亚还是不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有那么一刻,郑亚的心中隐约有点后悔,自己好好的状元郎不做,好好的物理化学不选,偏偏选了个什么地质,现在好了,跑来这个诡异惊悚的古墓之中,出不去了。

    要是自己安安分分呆在国科大,此时一定还在轻松愉快地享受童靴们羡慕的眼神和女生们仰慕的目光吧。

    现在好,说不定自己就会不知不觉地倒在这千年古墓之中,如同前面两个盗墓贼一般,化为古墓的守护者。

    这难道就是自己最终的归宿吗?

    自己学的一身武艺,自己学的一身本事,赚了那么多钱,最终都无福消受了吗?自己跑到这古墓之中,就要这样变成僵尸吗?

    有那么一刻,郑亚真的有点害怕,有点不甘。

    心中,也充满了绝望。

    这是一个死地,真正的墓穴。

    进来的人,一旦落入断龙石之内,绝对是九死无生。

    自己并不比第一个盗墓贼高明,自己依靠的所谓科学技术,在这远古墓穴之中,也完全没有了用武之地。

    就在郑亚心中胡思乱想,心中知道自己可能出不去的时候,衣禾在那边小声说道:“郑亚,或许,第一个盗墓贼并不是中剑而死,而是被关在了墓室之中,自绝而亡。”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让衣禾从自己脸上看到任何慌张和心虚的表情,郑亚低声问道:“有什么发现吗?”

    一说起研究的事,衣禾就判若两人:“嗯,从墙壁上的留言来看,这人应该是明末清初人氏,自称是***金校尉之后阎王罗一铲,一身盗墓本领天下无双,发现了这儿的九龙潜渊地,特意前来一探……”

    说着说着,衣禾的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乎是若不可闻地,衣禾小声说道:“郑亚,我们可能真的出不去了,这罗一铲天下无双,但最后也说他自己学艺不精,只会一铲之功,到最后都没能出去,在这草草留字之后,兵解而去……”

    阎王罗一铲?

    郑亚的心中不由微微一动,不知道这个罗一铲是否跟现在的阎王铲有没有关系。也或者是说,现在的阎王铲会不会就是罗一铲的后人,要不然,为何独独阎王铲跟上了科考队呢?

    不过马上,郑亚又不再深思这个问题,如今被陷身古墓,两人完全没有了出路,就算能够想明白,又有何用?

    缓缓而低沉地,郑亚也轻声说道:“是的,衣禾姐,我们能够出去的机会相当渺茫,这个古墓是真正的死穴,也就是死人安息之地,墓穴之中,都是死位,一旦我们的氧气瓶耗尽,则我们不久就会窒息而死,实际就算墓穴通风良好,就算我们能够逃脱窒息,最终的结果可能也是大同小异,我们最终会活活饿死在这墓穴之中……”

    衣禾身躯晃了一晃。

    郑亚一伸手,稳住她的身躯,低声说道:“衣禾姐,你先别慌,也先别乱,不到最后一刻,我们不要放弃,古人做事,都喜欢留一手,崇尚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独留一线生机的做法,我们不要放弃,说不定还能在绝境之中,找到一条活路……”

    衣禾顺势靠在了郑亚的身上,脸上浮现出丝丝红晕,嘴里轻轻地嗯了一声说道:“郑亚,你继续努力吧,我已经六神无主,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时候,你再叫我吧。”

    郑亚点点头,神色一正,看着衣禾的双眼,真诚地说道:“衣禾姐,振作点,没到最后关头,不要轻言放弃。”

    郑亚自己的确是觉得绝望,可现在,还得安慰比自己更脆弱的衣禾。

    无论如何,正如自己所说的一般,着急也好,悲观失望也好,都于事无补。

    努力寻找了,不一定能够找到办法。

    不去努力,却一定会找不到办法,这就是区别。

    哪怕只有一线机会,哪怕是希望渺茫,郑亚也要努力去寻找。

    郑亚现在,不是为一个人而活,郑亚知道,自己的身边,站着许许多多对自己寄予厚望,甚至是以自己为天的人,自己一旦出事,郑亚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去接受这样残酷的事实。

    双亲、之语、美繆、小君、小洁……这都是郑亚怎么也放不下的人。

    不仅仅是为自己,还得为她们,郑亚需要找到一条出路。

    不仅仅为自己,还需要为她们,郑亚要努力活下去。

    额头开始冒汗,郑亚眼睛闭上,心中默念菩提心法,迫使自己心情平静下来,片刻之后,双目一睁,眼中再次恢复清明,郑亚心中开始分析。

    首先,没有找到出路之前,棺椁是不能动的。

    这是盗墓的基本规则,很多盗墓贼发现自己退路被断之后,会爆发最后的疯狂,会大肆破坏墓葬,但最终的结果一定是死得更快。

    前面第一个盗墓贼情愿兵解,也没有去打扰墓室的主人,就说明了这个道理。

    也说明了那个盗墓贼是一个真正的盗墓高手,一个盗亦有道的高手,愿赌服输,盗墓失败,并没有亵渎先人,而是在最后的关头选择了兵解。

    而且,这位墓主人相当蹊跷,红棺金凤,其中蕴藏着一些特殊的含义,一旦打开,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虽然自己不是盗墓贼,但现在,自己已经被墓主人当成盗墓贼困在了墓穴之中。自己要想找到出路,那么就必须遵守盗墓的一些基本规则,

    不能打扰墓主人的安眠,这是郑亚根据墓室之内的情况,得出的第一个讯息。

    紧接着,郑亚马上又产生了第二个判断,那就是此墓的确应该有出去的办法。判断的因由就是阎王罗一铲留下的那段话。

    从衣禾的表述来看,罗一铲其实也充满了不甘,说是能力不强,学艺不精,只会一铲之功,没能走出去,选择兵解,那么,看这罗一铲的语气,好似是说,只要他的盗墓水平再高一些,搞不好就能够出去了。

    也就是说,被断龙石堵住的墓穴并不是完全无解。解去断龙石的关键,应该就是具备比罗一铲更强的盗墓水平。

    可是,郑亚继续想到,现在困在墓室之中的两个人,并不是盗墓贼,两人都只是考古学家而已,又怎么能够拥有比罗一铲更强的盗墓技术呢?

    那家伙可是自称摸金校尉的传人,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