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98章 生死之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一刻,郑亚感觉到了自己的不足,心中升起很不安的感觉。

    身后的巨石,郑亚已经判断出来历,其名曰断龙石,梦溪笔谈之中有所记载,现代记载则常见于金庸大师一脉相承的网络小说之中。

    断龙石,一石落下,足以断龙;断龙石,一石落下,墓门自闭,从此阴阳两隔。

    断龙石,记载之中,千斤以上,不动机关,根本就无法推动。

    让郑亚惊骇的是,断龙石经常被墓主用来做最后的决断,堪舆术里边的形容就是,通常情况下,断龙石的机关都是不可逆的。

    也就是,断龙石一旦落下,基本上,墓室之内的人,就没有了出去的可能。

    衣禾站在郑亚的身边,轻声问道:“郑亚,现在怎么办?”

    郑亚四处看了一下,嘴里说道:“我们的氧气罩应该还能支撑两三个小时左右,墓室之内,可能会有机关,事不宜迟,我们马上探墓,希望能够找到出去的道路。”

    衣禾的脸上稍稍有点苍白,嘴里轻轻地嗯了一声,拧开了头顶的矿灯,罩向墓室。这座墓室看起来很像是一个卧室,矿灯照射之处,墓室正中央,果然看到了一尊红漆棺椁。

    棺椁表面,一只金色的凤凰,展翅欲飞,给了两人一种高贵而优雅的直观感受。

    红棺!看到棺椁的颜色,郑亚不由心中一惊。

    衣禾也说道:“奇怪,怎么会是红棺?通常情况下,只有皇室主要成员,而且还是男性成员才会用红馆,可是这个墓主明显是女性,棺椁之上,也明显绘制了金凤,怎么可能会是红馆?”

    郑亚沉声说道:“或许有些民族习惯用红馆也不一定。”

    衣禾斩钉截铁地说道:“不可能,南方有些民族的确是习惯用红棺入葬,而西北这边,也只有当年的契丹人才用红棺入葬女性,无论是汉人还是西夏,应该都没有这样的习惯。”

    郑亚沉默了一下,嘴里说道:“那就是另一种情况了。”

    衣禾好奇地问道:“什么情况?”

    郑亚转移话题,嘴里说道:“我们还是先找找通道吧,这尊棺椁并不重要。”

    一边说,一边把自己头顶的矿灯,照射向墓室的顶上,此时此刻,郑亚居然十分希望能够从墓室之顶看到盗墓贼进来的痕迹,只要有盗洞,那么至少,自己和衣禾就不会活活憋死在这古墓之中。

    遗憾的是,墓室之顶保存得相当完好,郑亚矿灯照射之下,竟然好似照射在了苍穹之上。

    衣禾嘴里轻声说道:“好漂亮的彩绘,这是大唐的风格,这上面画的会是什么呢?”

    郑亚看了看,嘴里解释到:“墓顶画的是天象图:东边是象征太阳的三足金鸟;西边是象征月亮的玉兔;中间是银河,满天星斗,古人的智慧真是让人惊叹,这颗颗的星斗,颗颗天体中都有固定的位置,而且,跟外边的星象十分的相像。”

    衣禾好奇地问道:“那么,这满天星斗还有那些银月和金乌会不会是事物点缀而成的?资料记载,始皇墓之内就有满天星斗,而且,每一颗星斗就是一颗价值连城的宝石。”

    郑亚扫了几下,嘴里说道:“这个应该可能性相对较小,这座古墓设计虽然精巧,但论及规模和复杂程度,跟始皇墓没有可比性,好了,衣禾姐,不要关心上边是不是有宝贝,我们还是先找一找,看看这儿有没有出路,要是找不到通道,就是有金山银山,我们也无福消受。”

    衣禾用矿灯在墓室里边扫了几下,嘴里说道:“郑亚,这个墓室其实很简单,除了墓室之壁,就是中间的棺椁,我这根本就找不到任何可疑之处,要不,我们试一试,看看能不能推开那块石头。”

    墓室不大,郑亚也已经扫视一遍,没有任何发现,心中开始发凉,但是郑亚还是抱着一线希望,点点头说道:“嗯,那就去看看,或许年代已久,断龙石已经毁掉了也不一定。”

    来到通道之中,真正看到断龙石的时候,郑亚的心瞬间沉入谷底,这是一块巨大的,厚实无比的石头,上下都镶嵌在了墓穴通道之中,不知道有多长,而且,整块石头没有任何裂缝,完整无缺。

    双掌抵在断龙石上,郑亚两种内劲布于掌上,力量瞬间超过千斤,嘴里一声清喝,郑亚猛地向外一推。

    力量一涌而出,撞在巨石之上。

    可是马上,郑亚的脸色大变,断龙石被郑亚如此大的力量一推,居然纹丝不动,样子就好似那一边,断龙石的背后,就靠在了真正的山体之上一般,也好似断龙石根本就是一座山的一部分,郑亚如此大力量推上去,没有丝毫效果。

    衣禾上来说道:“力量不够吗?来我帮你一把,搞不好我们两个人一起努力,就能推动了。”

    郑亚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双掌再度抵在了巨石之上。

    衣禾跟郑亚并肩而立,两人齐齐用劲,向外又是一推。

    遗憾的是,巨石依然纹丝不动。

    衣禾放下双手,站在郑亚身边直喘气,嘴里说道:“该死,这石头怎么这么沉?还有这门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这么大的力量推,起码也得耸几下才好吧?完全没有反应,根本就动不了分毫?怎么会这样?”

    郑亚沉声说道:“这石头名叫断龙石,一石落下,阴阳两隔,衣禾姐,要是不能找到方法,我们怕是出不去了。”

    衣禾的身躯微微一抖,晃了几下,差点没有站稳。

    郑亚一伸手,搀扶住她的身躯,嘴里说道:“衣禾姐,事已至此,急也没用,我们还是进去仔细探查一下,看看能不能有所发现,对了,不到最后时刻,最好不要动棺椁,出现红棺的第二种可能,就是镇压不干净的东西,镇压邪气。”

    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

    衣禾呆了一呆,嘴里说道:“我明白了。”

    相比之下,衣禾更怕不干净的东西,郑亚说完这句话之后,衣禾已经紧紧地靠在了郑亚的身边,眼睛不时扫向墓室正中的棺椁,小心翼翼……

    幽暗的地底,一尊红色的棺椁,放射出淡淡的红芒,偶尔,矿灯照射在金凤的双眼之上时,金光那么一闪,整只金凤好似突然变得狰狞起来,择人欲食……

    说实话,就算是胆大的郑亚,站在这个诡异的墓室之中,也有点心底发凉的感觉,衣禾有点害怕,却是正常。

    不知不觉,衣禾的小手已经紧紧地抓住了郑亚的衣衫,而她的身躯,也在轻轻地颤抖起来。

    郑亚却是知道,氧气袋的使用时间有限,自己能够自救的时间也是不多了,丝毫浪费不得,心中默念菩提心法,迫使自己冷静下来,郑亚睁大了双眼,一寸寸地探查墓穴之中可能出现的蛛丝马迹。

    整个墓穴都是用打磨之后的石头围砌而成,一眼看去,十分光滑,不少石壁比较大,上面还有不少绘画,跟前墓室不同的是,这儿绘画的都是花鸟虫鱼,琴棋书画,表示了墓主人曾经也是一位高雅之人。

    整个墓穴基本没有遭到什么破坏,郑亚也没能发现任何机关存在的痕迹。

    就在郑亚观察墓穴的时候,衣禾突然拽拽郑亚的衣服,压低了声音说道:“郑亚,那金凤好似在瞪我,表情十分恐怖。”

    郑亚低声说道:“别看那具棺椁,那上边绘制的图案可能都有一些特殊的用意,搞不好就会吓你一大跳,传说之中,有的盗墓贼是活生生被吓死在古墓之中的……”

    衣禾心中大惊,嘴里说道:“不是吧?那么恐怖?好吧,我不看棺椁了。”

    郑亚感觉得到衣禾的不安,想了想,嘴里说道:“衣禾姐,那边墙角之处,我看到了一些古文字,你去帮我辨认辨认,看看都写了一些什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