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95章 公主坟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个可以有,郑亚可不想自己的作品被人认为是篡改历史,粗制滥造,如今衣禾既然站出来主动认错,郑亚马上就打蛇随棒上,嘴里飞快说道:“那是,要说我的书,可能有些缺点,但有个最大的优点,那就是尊重历史,我还真是在还原历史真相。”

    衣禾进入了学者模式,脑袋摇了摇,一本正经地说道:“可是你为何会用那些乱七八糟的度量衡?让真正的历史学家一看就反胃?”

    郑亚说道:“一个正常的女人,一天会洗一次澡,一个爱干净的女人,会经常洗手,但也有些特殊洁癖的女人,一天要洗几个澡……”

    洗澡和历史有啥关系?

    衣禾呆了呆,马上反应过来,憋憋嘴说道:“不是吧,郑亚,你居然说我有洁癖?历史洁癖?”

    郑亚点点头,诚恳地说道:“研究历史的目的,乃是还原历史真相,让更多的人接受历史,你觉得一本枯燥的历史书,有人愿意读不?我这本大唐,真正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重现大唐由辉煌转向衰落的那段历史,也就是记载大唐状元郎的戎马传奇一生,至于你强调的度量衡什么的,我征求了编辑的意见,用现在的度量衡去替代了……”

    衣禾呆了呆,嘴里说道:“这不严肃吧?”

    郑亚笑笑说道:“衣禾姐你一定没有看作品相关。”

    衣禾想想说道:“的确没有,我只看了正文。”

    郑亚轻笑:“那就是了,关于度量衡的问题,里边的一些称呼问题,我都在作品相关里边提前做出了声明,告知读者我这么写的目的,不过是为了大家的阅读体验……”

    好吧,这里边,郑亚耍了一个小花招。

    刚刚见到衣禾的时候,被衣禾诟责,郑亚当时就给美繆发了一则短信,让美繆整个作品相关发出去说明一下情况。

    如今郑亚偷换概念,表示自己作品相关早就发出去了。

    得,这样一来,顿时让衣禾呆了。

    郑亚看到,一贯高傲冷清的衣禾,脸上不由浮现出绯红的颜色,表现得很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郑亚,看来我真的有点历史洁癖,行了,知道你是对的了,以后我会认真看看你的大唐,借鉴一些有用的历史知识……”

    郑亚心说,哈,又多一个坚定的付费读者,她来个全订的话,自己岂不是又能瞬间多上许多新增,这可都是钱啊!

    赶紧地,郑亚来了句:“衣禾姐,你可得看正版啊?盗版真是太惨无人道了……”

    衣禾好奇地反问一句:“什么是正版?我都是打开了网站去看的,到处都是呢。”

    郑亚脸上露出苦瓜褶子:“姐,你是大教授,不差钱,怎么就不支持正版呢?”

    衣禾的脸上又是一片绯红,嘴里轻声说道:“这个,我真是不知道怎么个正版法,小亚,我也不是有意盗版的,我就图个方便,行了,以后我留意,下次看你的书,就去付费,行了吧?”

    郑亚竖起了大拇指,嘴里说道:“衣禾姐英明。”

    衣禾眼睛落在了屏风之上,嘴里又念了几句题记,双眼又看向郑亚,佩服地说道:“郑亚,你的文章描写真是到位,有着一种天生的栩栩如生的现场感,眼前这幅题记,再加上你的那段描写,还真是相得益彰地描述了当时的场景,唯一不同的是,你是站在了郑冠的角度去描写,而眼前这幅屏风是站在了一个女子的角度去描写的……”

    郑亚点点头说道:“衣禾姐,你真是太厉害了,一眼就看出了问题所在。”

    说完这句,郑亚一本正经地说道:“其实吧,悄悄告诉你一件事,我当年梦回大唐,跑去大唐溜达了一圈,对大唐发生的一些事记忆深刻,这个场景吧,不过我当年亲身经历的一个场面罢了。”

    这牛皮吹的,咚咚响。

    衣禾翻翻白眼,嘴里没好气地说道:“刚刚说你胖,你就喘上了!还梦回大唐?你怎么不说你就是郑冠转世呢?”

    郑亚心说,姐,你真是太神了。

    嘴里郑亚也毫不含糊地说道:“你还别说,我真就是郑冠转世,身带状元光环,那叫一个厉害,哈哈哈,衣禾姐,站在你面前的,那就不是一个普通人,而是一位神奇的男主角。”

    衣禾扫过郑亚的某个高高隆起的部位,没好气地说道:“难怪你是这种德行,原来你是男猪脚,每个猪脚,都跟你一样,种猪吗?”

    郑亚尴尬地笑了笑,身体侧了侧,让自己站得更加自然一些,嘴里说道:“冤枉啊,衣禾姐,天地良心,我可真是诚实可爱小郎君,不是小色鬼。”

    两人刚刚说到这儿,墓室东南角摇曳的蜡烛突然闪烁了几下,完全熄灭。

    郑亚心中咯噔一跳,无论是小飞导师传授的堪舆术,还是李炳天那边的一些技艺,都有一个十分明显的特点,就是蜡烛并不是那么容易熄灭的。

    而现在,蜡烛突然熄灭,那就意味着周边有了一些特殊的变化。

    衣禾已经差不多看完了屏风记载的东西,看到蜡烛熄灭,心中也是一惊,嘴里轻声说道:“郑亚,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在提醒我们什么?”

    郑亚沉声说道:“科学解释,那就是随着我们的到来,造成了墓室里边的空中能量异动,出现了对我们极为不利的能量流动。”

    衣禾低声问道:“盗墓贼的解释呢?”

    郑亚马上说道:“那就是这间墓室的主人已经不耐烦我们的出现,已经不再欢迎我们的造访,想要驱逐我们出去了。”

    衣禾嘀咕了一句:“这墓室主人如此小气?我们都才刚刚进来,还没能有什么重大发现呢。”

    郑亚手指仕女图:“这个算不算?”

    衣禾说道:“算是算,不过这东西体积太大,又特别的沉重,就连盗墓贼都带不出去,我们没有开挖大墓之前,怕是也很难得到其准确结果。”

    郑亚点点头,嘴里说道:“衣禾姐,接下来,我们继续前进?还是就此回去呢?”

    盗墓者的规矩是“鸡鸣灯灭不摸金”,如今灯已灭,是打道回府呢?还是继续往里边走呢?

    衣禾抬起头来,向墓室里边照射进去,想了想,嘴里说道:“也不知道天教授他们那边怎么样了?我们这次考古,到了这儿只能算是有了初步效果,前面就是过道,过道之后,就是后墓室,也就是墓葬的真正主人,我建议还是进去看看……”

    郑亚点点头,嘴里说道:“明白了,不过,衣教授,我得提醒一声,按照盗墓贼的规矩,灭灯不摸金,如今灯已经熄灭,那么也就是说,主人除了容忍我们呆在屏风之外,就再也不让我们重新带东西出去了。”

    衣禾遗憾地叹息:“我明白了,好吧,进去之后,我只看只想,不会随便动手去拿什么宝贝。”

    郑亚很想说,其实就算只是进去,估计都会危险重重。

    一个并不好客的主人,怎么会乐意被人闯进寝宫?到时候,估计必须得费一番手脚才是。

    不过郑亚心中,也已经跃跃欲试,要让自己就此退去?那还真是不甘心。

    振奋一下自己的精神,郑亚手中一紧钛锇合金短棍,向前走了进去,嘴里说道:“衣禾姐,走吧,我们进去。”

    前墓室和后墓室之间,有个过道,前墓室门和后墓室之内相对,过道也就两米来长。

    郑亚带着衣禾来到过道之前,身体刚刚站定,没由来的,身上突然开始发寒,汗毛根根竖起。

    几乎是同时,衣禾低声说道:“这是公主寝宫,门上警告外人不要轻易闯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亚脑海之中,太阳菩提子已经转动起来。

    过道两侧,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一团黑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