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93章 墓葬群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风流倜傥,褒义词,风流:有才学而不拘礼法;倜傥:卓异,洒脱不拘。形容人有才华而言行不受世俗礼节的拘束。当年,郑冠在世之时,人称之为“羡英年壮节堪多,似冰心在玉壶,散财结客,侠比三河,风流倜傥,名倾六辅……”

    下流无耻,贬义词,无耻:不知耻辱;下流:引起性那个欲或绘声绘色地描述色那个情。指不知羞耻,低级下流……

    实际,风流倜傥和下流无耻在现实之中,往往也就一线之隔。

    有的情,比如梁祝,传为千古佳话;有的情,比如金瓶,千古骂名。认真去分析,单论一些身份地位,其实类似,所差的,还是一些不同的因素,以及处理的人的不同的方式。

    当年,老祖宗郑冠也曾青春年少,意气风发,鲜衣怒马,叱咤风云。

    不过那时,老祖宗郑冠始终做到了,风流倜傥。

    不是因为他是状元郎,身边的事迹就是韵事,而是他真真实实地,坚守了自己的内心,有些东西并不会去逾越。

    比如说现在这种场合,虽然动心,虽然也有需求,虽然自己也是火药桶,几乎是一点就着,但是,郑亚也还是能够以极大的毅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和冲动。

    星月菩提子散发出淡淡的清凉,菩提心法始终保持着灵台的清明,郑亚轻轻一震,将衣禾的身躯震开,嘴里轻声说道:“衣禾姐,不要这样,我的身体,我心里有数,我们还是用心探墓。”

    衣禾的眼中闪过丝丝欣慰,闪过丝丝敬佩,点头说道:“嗯,那好吧,先看看情况再说,话说小亚,我的嘴唇现在是不是难看极了呢?”

    郑亚一边向前缓缓走了进去,嘴里一边说道:“没有,好看,看起来很性感,小心,前方真是墓穴之地……”

    衣禾的注意力也被转了过来,跟随郑亚一起,向前看去。

    前方的墓道豁然一开,两人的眼前,看到了一个保存相当完好的墓室,不过,其中并无棺椁,而只是一个类似客厅般的存在。

    衣禾的精神一振,拧开自己头顶的矿灯,照向墓壁,嘴里说道:“这应该是唐代时期的墓葬墓制,眼前这个墓室,应该是前墓室,象征着会客厅的意思。”

    郑亚点点头,嘴里说道:“古人重礼节,会客厅通常会比较客气,比较安全,当然,这也得看主人喜不喜欢被打扰,衣教授,你先别乱动,请稍等。”

    衣禾睁大了双眼,好奇地看着郑亚。

    郑亚嘴里念念有词:“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晚辈郑亚,前来刁扰……”

    一边说,手中一边取出了一飞导师传给自己的红蜡烛。

    在蜡烛的特殊位置上一按,出现了火苗,郑亚走到墓室东南角,将蜡烛放置上去。又在蜡烛上按了一下,开始观测墓室中的空气成分。

    蜡烛底座上,红黄绿三盏灯齐齐亮了起来。

    郑亚眉头不经意间皱了一皱,这是一个空能测量仪,亮绿灯表示这里边的空气成分是安全的,不用担心被毒死或者是窒息;亮黄灯则是提醒此地有特殊的未知能量,亮红灯则表示这种能量还是对人体有害的。

    三盏灯齐亮的寓意,就是暂时没危险,但时间长了,那就难说了。

    衣禾站在郑亚身边,十分好奇地说道:“郑亚,没想到你和柄天教授也是一样,居然也整了一根蜡烛备用,这东西,有什么用吗?真的能够感知到脏东西?”

    郑亚摇摇头,又点点头,嘴里说道:“准确点说,我这不是蜡烛,而是我导师传下来的空能测量仪,高科技产品,你看,三颗小红灯,分别代表了这么一些意思……”

    等郑亚解释完了,衣禾轻笑着说道:“可是我怎么感觉这红蜡烛最终的效果,跟盗墓贼的标准配置没有太多区别。”

    郑亚有点语塞,半响之后,看看红蜡烛,这才说道:“此墓的主人还算是礼貌,这个前墓室并不排斥外人,衣教授,你可以安心考古了,不过最好不要随便乱动墓室里边的东西,不排除墓室里边有机关的可能。”

    衣禾点点头,嘴里说道:“好,郑亚,我们先一起看看墓室里边的壁画吧。”

    郑亚心说,这儿该不是还是一些春宫图吧?

    矿灯照射在墓壁之上,郑亚心中有点淡淡失望的同时又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墓穴之中的壁画还是相当正规,没有郑亚想象之中的那些画面。

    墓壁壁画以着华丽服装的侍女为主。这些手中拿着各种生活用品的侍女体态丰盈,神态各异,有的似乎在悄声细语,有的似乎在点头赞许,有的则在环顾四周,他们仿佛正行进在路上,准备去侍奉主人。

    衣禾目光炯炯地看着壁画,嘴里说道:“郑亚,你认真去看,这些侍女都是体态丰盈,略显微胖,而且,他们的服饰特点,也相对大胆奔放,这应该是典型的唐代壁画,这倒是跟我们考古预期的目标,有着较大的差异。”

    这是唐代古墓?

    郑亚微微一呆,嘴里说道:“可是我们在前面那个地方,也就是外边的那个盐厅之中发现的碑文不是西夏文,里边不是说这儿是什么金妃古墓吗?怎么又是唐代的了呢?”

    衣禾偏着脑袋想了想,嘴里说道:“这个其实并不矛盾,西夏的历史,真正是源于唐朝,唐中和元年,也就是公元881年,堂将拓跋思恭占据夏州,唐封其为定难节度使、夏国公,世代割据相袭,这就是西夏王朝的前身,所以,此地出现唐代服饰特点,出现唐代墓制,也算是一脉相承,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现在发现的这个墓室,并不是正主子,金妃古墓。”

    郑亚再度感叹衣禾的历史学知识,她是一个真正的历史学家,对各朝历史了如指掌不说,还能在实际运用之中得心应手,说实话,郑亚还真没看出此墓为何不是真正的金妃古墓,嘴里不由问道:“衣禾姐,何以见得此墓就不是正主呢?”

    衣禾的脸上,露出学者的儒雅矜持,整个人的气质显得相当高雅,嘴里缓缓说道:“那还是因为文字和服饰并不匹配,前面金妃古墓几个字,那应该是西夏王朝中后期的产物,那时,西夏文已经成熟,看时间,已经到了公元千年左右,而这座墓室,距离会更加悠久一些,初步判断,其应该是大唐晚期,西夏还没宣布建国之前的墓葬……”

    郑亚点头说道:“我明白了,衣禾姐真是厉害,一眼就看到了其中不同,真是佩服佩服。”

    衣禾对郑亚笑了笑,神态一正,嘴里说道:“那么此地的墓葬就相当有意思了,这儿隐藏的古墓可能并不仅仅只是一座那么简单很有可能,这儿就是一个隐藏的,巨大的西夏王朝的墓葬群,如若真是,其研究价值就将不可估量,郑亚,此次的考古发现,可能会载入历史史册……”

    郑亚笑了起来:“我的运气真好,第一次考古,居然就有了如此的重大发现,咦,衣禾姐,你看看,这儿还有几扇屏风,居然倒在了墓室之中……”

    衣禾走过来,看向几扇屏风,嘴里低声叹息:“要说对墓葬破坏最大的,还是盗墓贼,我们历史学家最恼火的,也是那些无孔不入的盗墓贼,这座神奇的古墓已经被光顾过,里边有被盗的痕迹,哎,这几扇屏风可能体积太大,盗墓贼没能顺走。”

    屏风倒在地上,上边布满了厚厚的一层灰尘。

    郑亚在周围墓室打量一下,也真的发现了不少被盗墓贼光顾的痕迹,心中不由感叹,那些盗墓贼真是厉害,这样机关重重的地方,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进来过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