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92章 火药桶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衣禾手忙脚乱帮自己处理好伤口之后,郑亚低声说了句:“谢谢衣禾姐。”

    衣禾的声音有点沙哑地说道:“应该是我谢谢你才是,要不是我拖你后腿,你也不会受伤,郑亚,刚刚我好怕,真的,从来就没有过如此刻骨铭心的感觉,那一刻,我好怕。”

    郑亚勉强笑了笑说道:“怕才正常,这种地方,失去同伴的感觉会很不好,放心吧,衣禾姐,本状元郎乃是文曲星下凡,不会那么容易挂的,好了,此地不宜久留……”

    说到这儿,郑亚就着矿灯的光芒看到了衣禾的脸,让郑亚心中一惊的是,衣禾的嘴唇,此时居然肿得如同香肠。

    稍稍一想,郑亚的心中马上明白过来,身躯从墓道之中站起,嘴里说道:“衣禾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会不会也有中毒的现象?”

    衣禾的声音有点沙哑,吐词清晰地说道:“没事,我学了一些护理知识,用嘴吸毒只要是嘴里没有溃疡,没有伤口,通常情况下,毒素不会直接进入血液之中的,而且,我是先挤出了大量的毒血之后,最后才吸的,没事的……”

    刚说没事,站在墓道之中的衣禾已经晃了几晃,差点摔倒。

    郑亚一手搀扶住她,手中一股易筋经内劲渡入她的身躯之中,开始感应他体内的情形。

    内力飞快在衣禾体内转了一圈,郑亚感知到了丝丝微弱的灰暗般的诡异气流,但是内力居然逮不住,也灭不了。

    衣禾尴尬地笑笑说道:“没事,可能是饿的,有点头晕。”

    郑亚笑笑说道:“有点小问题,你自己也别讳疾忌医,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只不过是你吸毒的时候,透过你的皮肤渗透进入你身躯之内的神经毒素有点发作而已。”

    衣禾张大嘴巴,不过现在她的嘴唇太大,看起来,依然只是一条缝。

    郑亚继续说道:“不用担心,神经毒素的特点是没到一定程度,形不成太多影响,这点小毒素,你自己本身的修复机能会慢慢消化,就跟你现在的香肠嘴唇一般,用不了几天,就会自然消肿。”

    衣禾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低头小声问道:“那个,郑亚,我现在是不是特难看?”

    郑亚摇头说道:“还行啊,没难看到那个地步,说真啊,你嘴唇这个样子,让你看起来更加性感。”

    衣禾呆了呆,低声清啐了一口:“小色鬼,色字头上一把刀,懂不懂,什么时候,都不忘色一色,我真是服了你。”

    郑亚低头,豁然看到了自己的一柱擎天,而且此时,衣禾正靠在郑亚身边,那个,郑亚尴尬地发现,衣禾已经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窘状。

    怎么说呢?郑亚中毒的后遗症本来就没大好,如今,又中毒,神经毒素虽然也被内力和菩提心法给化去了一部分,不过化解的方式依然是跟前次差不多。

    都是需要郑亚通过排泄渠道给排出去。

    好吧,这次血液毒素因为有衣禾帮忙物理清除,倒是可以免了这个排泄之苦,但神精毒素却必须郑亚自己排出去。

    好家伙,一柱擎天估计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得了的了。

    这件事,估计还跟衣禾解释不大清楚。

    郑亚心中有着无比的郁闷,嘴里无奈地解释道:“衣禾姐,你别误会,我这也是没有办法,我需要解毒,这个,其实就是解毒之后的后遗症。”

    衣禾睁大了双眼,一脸的不相信,不过马上,她的脸色又变成了从善如流,嘴里说道:“哦,原来如此,好吧,你这是解毒之后的后遗症,行了,我觉得也是。”

    郑亚无语,心中知道衣禾压根就不信自己的解释。

    想一想,郑亚觉得再解释也没有意思了,赶紧转移话题,嘴里说道:“衣禾姐,我们走吧,刚刚那段墓道被我们那么一探,弩箭射了出来,应该是安全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直接进入墓室之中了……”

    一边说,郑亚一边不动声色地把自己的工兵铲拿了过来,合成了钛锇合金短棍,杵在了地上,准备带头向前,进入墓道之中,再度开始探墓。

    衣禾点点头,象个乖孩子一样顺从地跟随在郑亚的身后,向墓道之中探了进去。

    走了没几步,郑亚听到衣禾在身后小声问道:“郑亚,你这样有没有什么不良影响?”

    郑亚摇头:“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吧?就跟你的嘴唇一样,过段时间,应该就能自愈。”

    衣禾:“需要多久?我总觉得这样可能会对你身体相当不利,任何弹性物体长期间处于绷直状态,就都很有可能失去弹性。”

    郑亚吓了一大跳,这个命题,郑亚还真是从来没有思考过,要是真如衣禾所说失去弹性,岂不是糟糕透顶,顿时,郑亚一个头两个大!

    衣禾又问道:“上次你用了多久才消毒?”

    郑亚明白过来,衣禾应该是相信自己是中毒之后出现的后遗症,这是在真正关心自己了,没有过多思考,郑亚说道:“一天多,这次可能会长一点,因为这是第二次中毒,前面的残毒并未完全消化干净。”

    衣禾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担忧:“这样不行啊?你就不能分散一下注意力,想些别的事?或者是你就没有其他办法能解决问题?”

    郑亚想也没想,嘴里说道:“分散注意力完全没有效果,其他办法倒是有,不过条件不具备,算了,就这样了,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吧?”

    衣禾又关心地来了句:“什么条件?说说,我来帮你想想办法,说不定,能够多条路子。”

    郑亚真是愣了愣,心说,这条件,还真是不好对你说,你想办法的话,我会相当不好意思,嘴里含糊其辞地,郑亚飞快地说道:“算了,说了也做不到,衣禾姐,我们还是专心考古,注意了,前面到了弩箭发射之地……”

    衣禾“哦”了一声,没有了回音,应该也提起了精神,在认真地走路,毕竟来说,前面她闯了大祸,现在应该是相当小心了。

    走了一回,郑亚认真观察之下,发现前方的区域经过一番触动之后,弩箭的确是发射完毕,都出现了明显的弩箭孔洞。

    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郑亚拿出钛锇合金短棍,向前探着,逐渐往里边走了进去,走了大约十多米远,郑亚精神一震地发现,墓道前方,出现了淡淡的粉红色光芒。

    又有变化,郑亚的步子,猛地一顿。

    衣禾一头撞在了郑亚的背上。

    郑亚压低了声音说道:“前方有情况,衣禾姐,小心点。”

    衣禾居然顺势用手搂住了郑亚的腰身,从身后探出脑袋,看向前方,嘴里说道:“不是吧,又是红光,郑亚,前面该不会又是什么养尸之地吧?那种地方,真是太恶心了。”

    郑亚感知到女人身躯上传来的惊人热度,还有那种柔软的感觉,只觉得心咚咚直跳,嘴里倒是保持了勉强的平静地说道:“应该不会,真正的墓葬之地,应该会选择安息之穴,而不是前面那种凶穴,按道理,这儿不会出现养尸之地,应该不会有粽子,当然,其他的危险,可能会存在一些。”

    衣禾脑袋点了点,嘴里突然问道:“郑亚,软不软?”

    郑亚一呆,嘴里问了句:“什么软不软?”

    衣禾的身躯在郑亚的腰间搓了搓,嘴里说道:“你说呢?”

    郑亚顿时感觉惊人的柔软在自己的腰间揉来揉去,顿时感觉热血上脑,双眼有点发红,嘴里不由蹦出一句:“衣禾姐,别玩火,我现在可是一个火药桶,一点就着……”

    衣禾依然抱住了郑亚的腰身,嘴里问道:“郑亚,只要我配合?那种方式是不是能够让你尽快解毒?你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小色鬼呢,修行的功夫都是那么的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