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91章 艰难过关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世界好似瞬间变得一片黑暗,衣禾突然有着一种天塌下来的感觉,有着一种不知所措,不知如何是好的感觉。

    怎么会这样?

    郑亚不得已,也不敢随意散功了自己去拔箭,只能再度沉声说道:“衣禾姐,别慌乱,先拔箭再说,要不然,我真的会出事了。”

    贝齿紧紧咬住下唇,衣禾强自镇静自己的心神,伸出颤抖的双手,开始从郑亚的背上拔箭,连续拔出几只箭,衣禾心中的慌乱平静了许多,侥幸和喜悦涌上心头,眼泪从眼睛之中夺眶而出,弩箭数量不少,不过大多只是洞穿了郑亚的衣服而已,并没有真正射入而伤到郑亚的身体之内。

    真正射入郑亚身躯的,也只有右肩和左肩各有一只弩箭。

    后背那些紧要部位的弩箭居然十分侥幸的,都没能射入郑亚的身躯之中,热泪之中,衣禾没用多大的劲就把郑亚肩膀上的弩箭给拔了出来,这两只箭入肉也并不是特别的深。

    只不过,拔出弩箭之后,衣禾的脸上,又浮现出浓浓的担忧表情。

    两个伤口并不是很深,可是伤口周围已经开始发黑,箭孔周围的颜色,让她看到了一阵.心惊胆战,这可能是相当烈性的毒素,也不知道郑亚能否抵抗得住。

    拔完后背的箭矢,衣禾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总算是完成了郑亚交待的任务。

    背对衣禾,郑亚的脸上再度露出丝丝苦笑,嘴里轻声说道:“衣禾姐,还有两处,也要拔一下。”

    衣禾心中一惊,嘴里不由说道:“背上就这些啊!”

    郑亚轻声说道:“下边还有两处呢。”

    衣禾赶紧往下边一看,豁然发现,郑亚的屁股还有大腿内侧果然也有弩箭,这两个位置有点低,而且也相对比较敏感,郑亚要不说,衣禾还真没向哪儿去瞧。

    衣禾也知道,如今不是害臊的时候,这弩箭乃是毒箭,越快拔出越好。

    来不及有过多顾及,衣禾伸手,拿住了屁股上的弩箭向外拔了出来。

    郑亚金刚不坏体神功防御的重点是自身的要害部位,屁股上的防御力相对较弱,并没有刻意运功,入肉也就比较深,衣禾拔箭,郑亚嘴里不由轻轻地哼了一声。

    大腿内侧的那一箭也是如此,足足射入一寸左右。

    弩箭拔出,郑亚都有了清晰的疼痛感。

    衣禾也清晰地看到,弩箭拔出之后,郑亚的这两个地方,也有大片的血肉开始发黑。

    只不过比较奇特的是,无论是郑亚肩膀上的两处伤口,还是这两个地方的伤口,发黑的面积都始终控制在了一定的区域之内,并没有向外扩散的趋势。

    郑亚的身上,也好似是渡了一层金粉一般,呈现出健康的小麦色,在矿灯的照射下,有点金属反光。

    不知道这是什么原理,毒素不扩散,也算是好消息了。

    拔完弩箭,衣禾低声说道:“郑亚,下面我要怎么做?才能帮得到你?”

    郑亚已经闭上了双眼,全力驱动易筋经和金刚不坏体神功对抗中箭部位的毒素,这是一种十分剧烈的剧毒,含有血液和神经两种毒素效果。

    郑亚已经感知到了,血液毒素被内劲控制在了伤口附近,不会轻易扩散,神经毒素已经在开始影响郑亚的正常感官,郑亚也驱动了菩提心法,在不断地增强自身的防御力量。

    此时此刻,的确来说,如若有外力帮助,郑亚的压力会小许多,见血封喉毒素的危害有更多的机会度过去。

    闻言,郑亚嘴里坚定地说道:“衣禾,你用小刀,把几个伤口附近的肉给我划开,形成一个个创口,然后把里边的毒血给挤出来……”

    衣禾闻言一惊,小嘴“啊”了一声。

    郑亚飞快地说道:“千万要大胆,力量要大,衣禾,我现在也中了神经毒素,最怕的就是自己睡过去,你用小刀来划我伤口,这样能够让我坚持得更久一些,明白了吗?这样,我这有工兵铲,铲子极为锋利,你可以当小刀来用,大胆地划。”

    脚一点,郑亚不留痕迹地踢中钛锇合金短棍,将其化为工兵铲。

    衣禾银牙一咬,狠下心肠,向工兵铲的铲头拿了过去。

    入手,工兵铲铲头猛地一沉,差点直接掉到了地下,嘴里不由一声轻呼:“郑亚,你这铲子真沉。”

    郑亚内力跟毒素的对抗已经到了关键时刻,脑海之中,神经毒素的效果也开始产生作用,郑亚已经感觉到了有点晕沉,衣禾在说什么,他已经有点听不清了。

    默默地,郑亚沉入到菩提心法状态之中,千方百计地保持着自己的一份感应不灭,不让自己彻底地陷入昏睡之中。

    过了一会,就在郑亚即将彻底陷入一种似有似无的状态中时,背上轻轻地,好似被小蚂蚁给咬了一口。

    这一口让菩提心法状态之中的郑亚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并且让郑亚马上有点明白过来,衣禾应该在划破自己的伤口,给自己活下去创造机会了。

    心中有着微微的感动,郑亚精神为之一振。

    不过这种振作持续不到一会,郑亚又进入那种即将完全昏睡过去的状态。

    这个时候,另一边肩膀又传来了一点感觉,就像是被小蚂蚁给咬了一口!

    郑亚精神又是一振,找到了自我的存在,找回了一些意识,不让自己彻底地沉沦下去。

    冥冥之中,郑亚的心中,还有着深深的忌惮,古人的智慧,真是不可小觑,这样的弩箭,历经千年之后,居然还有如此强烈的毒性,这可真是让人心惊胆战。

    陷入一种顽强地自救状态之中,郑亚用菩提心法始终保持着自己的一份真灵不灭,不时地感知着好似小蚂蚁一般的伤口的疼痛感觉,郑亚的呼吸变得悠远而深长起来。

    良久良久之后,郑亚好似看到远远的,远远的不知名的地方,出现了一丝丝亮光。

    有十分十分微弱的,郑亚好似听到了有人在叫自己,叫声从远到近,光芒从弱到强,直到郑亚清晰地听到衣禾的叫声“郑亚,你醒醒,郑亚,你醒醒……”时,郑亚终于彻底明白过来。

    是了,自己正在驱逐毒素,自己正在疗伤。

    精神豁然一振,郑亚猛地睁开了双眼。

    入目,看到了衣禾一双焦急的眼睛。

    脸上挤出丝丝笑容,郑亚说道:“衣禾姐,我回来了。”

    衣禾呆了呆,伸手紧紧地抱住了郑亚的腰身,喜极而泣,嘴里哽咽着说道:“好,回来了就好,真是担心死人了,你刚刚的呼吸好微弱,我好害怕。”

    郑亚感受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顿时感知到自己的几处伤口传来了阵阵疼痛感,心中稍稍涌起丝丝喜悦的感觉,郑亚知道,自己总算是又度过了一道难关。

    疼痛感出现,就意味着知觉恢复,下面,只要自己能够运功驱毒,用不了多长时间,自己就能彻底痊愈的。

    裂开了嘴巴,郑亚低声说道:“衣禾姐,麻烦你给我的伤口上撒点盐,这样更加有利于预防伤口感染……”

    向伤口上撒盐?

    这要求真是独特,不过,学过一些简单护理知识的衣禾倒是明白了真的有此必要。

    现在的墓道已经变成了大量的夯土,但也有些地方,依然是盐晶之壁,衣禾小心地找到了一块盐晶,刮下来一些细细的盐分洒在了郑亚的几处伤口上,郑亚龇牙咧嘴,但也还比较硬气,没有大声喊痛。

    十分艰难的,郑亚又过了一关,说实话,此时的郑亚,心中涌起了丝丝侥幸。

    要不是自己有内功护体,要不是自己有菩提心法保护心神,要不是自己身边还有衣禾帮忙,自己这次,要度过难关,怕是相当困难。

    不说其他,只要没有衣禾,郑亚要想从菩提心法状态之中苏醒过来,怕是就得许久许久的时间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