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90章 再度中毒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郑亚感觉到自己背后软软的身躯靠了过来,心中顿时有点心猿意马,嘴里无奈地说道:“那个,也不必要如此紧张,你距离我只要不超过两步远,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衣禾嘴里轻声说道:“姐姐我还真的害怕被一个人隔离在这古墓之中,到时候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那可就糟糕秃顶了,现在只能让你这个小色鬼沾点便宜了,你就说吧,这样的距离,应该不会被隔离开去吧?”

    郑亚摇头,感觉自己一柱擎天的趋势有愈演愈烈的架势,嘴里不由苦声说道:“不会,绝对不会,好了姐,算我怕你了,你悠着点,别乱动,我们小心点往前走,估计马上就会看到分晓了。”

    衣禾紧紧靠在郑亚的背后,只差没双手挽住郑亚的熊腰了。

    说心里话,郑亚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衣禾会如此大胆,害怕的威力会那么大吗?怎么衣禾会如此自然地,就能依靠在自己身上呢?

    郑亚感觉背后有点发烧,如同细细的电流在烫着自己一般,心中的确有点心猿意马起来。

    一种十分异样的感觉!

    默念菩提心法,郑亚这才好不容易,收拾起了自己的心情,忍耐着这些不同一般的考验,再度开始探路。

    话说,这儿可是危机四伏的古墓之中,危险随时可能出现,致命的攻击可能随时到来,丝毫马虎不得。

    矿灯的光芒照射之下,墓道变得只有了不到一米五的宽度,高度也不到了两米。这让身材有点高大的郑亚感觉相当紧凑。

    倒是站在郑亚身后,紧挨着郑亚的衣禾,有了一种小鸟依人,靠住了一堵高墙,或者是一座大靠山般的感觉。

    郑亚很奇怪衣禾为何会如此自然地紧挨着自己,衣禾却觉得很正常。

    真的,她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郑亚在她心中的形象,早已经变成了保护神和靠山,在这黑布隆冬的墓道里边,不依靠郑亚靠谁?话说,幸好是跟郑亚走在了一起,要是单独跟其他人走进墓道之中,她的心不可能像现在这般安稳。

    向前又走了一段墓道,小心翼翼前进之中的郑亚,心中感到了不妥,周围的洞壁太安静,而且这个地方已经无比接近墓室才对,按照常理,应该不会完全没有布置。

    嘴里说了一声“衣禾姐小心点,我们一起仔细观察,看看附近有什么区别”,郑亚停住了脚步,开始认真观察。

    衣禾闻言也站在了郑亚的身边,向两边认真看了过去。

    很快,衣禾发现了问题所在,嘴里说道:“郑亚,你留意没有,前面一直那么过来,我们路过的地方,更多的是盐洞,洞壁的主要成分还是盐,可是到了这些狭窄的墓道之中,则完全不同了,你认真看,这些墓道其实都是夯土。”

    对了,郑亚马上明白了不对在什么地方。

    前面的盐洞照射过去会放射盐泽的光芒,而这周围,则完全变成了土层,那也就是说,搞不好,自己正在接近真正的墓室,可能即将就会见到棺椁了。

    精神为之一振的同时,郑亚的心也高度警惕起来。

    古往今来的典籍记载,墓室通常都是防备最为森严的所在,周边绝对有陷阱和防御力量,自己可是真正不能大意。

    认真观察地面,还有墓道周围的洞壁,片刻之后,郑亚的额头冒出了一层层冷汗,心中的警惕达到了顶点。

    话说,自己这段路上,可真是跟不少危机擦肩而过了。

    狭窄的墓道里边,准确来说,已经出现了危险。

    只不过,郑亚的小心,让自己一路有惊无险地走到了这儿,也或者是郑亚真是文曲星转世,刚刚一路上,郑亚其实也已经遭遇过危险,不过还真是巧合地给渡过去了。

    狭窄的墓道之中,郑亚找到了弩箭的踪迹,看到了洞壁顶上,有一些设计十分隐蔽的弩箭箭孔。

    认真观察墓道之壁,郑亚甚至还找到了曾经被射击而击中的痕迹。

    也就是说,郑亚没有什么感觉地一直走到了现在的这条墓道之中,其实在墓道更高建立起来之前,都是布满了弩箭的特殊墓道。

    郑亚洪福齐天的是,他刚刚走过的这一段,很可能是前辈盗墓贼破坏掉机关暗器的一段路,所以上,不知不觉,其实郑亚已经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心头猛震,冷汗直冒,郑亚心道侥幸。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郑亚对衣禾说道:“小心点,我们再次前进的时候,主意不要碰到墓道的洞壁,中间可能会有一些机关暗器设置,一不小心引动了,可能会相当麻烦。”

    衣禾点头说道:“我明白了,不过,这洞比较窄,又有一些特殊地形,我可能很难做到完全不挨到周围墓道之壁,郑亚,你可得千万小心点了。”

    郑亚点头说道:“嗯,我明白了,放心,我会小心的。”

    刚刚走了不到几步,郑亚感觉身后衣禾身躯一歪,轻轻地擦到了墓道之壁,双眼猛地一缩,郑亚发现墓道顶端已经发生变化。

    心道一声糟糕,这地儿的弩箭居然还没失效!

    来不及细想,几乎也没有藏拙,金刚不坏体神功布满全身,郑亚猛地转身,抱住了衣禾,向后猛地一压,滚倒在墓道之中。

    耳朵边上,传来一连串的噗噗噗,破空之声,郑亚头皮发麻地感知到不少弩箭从自己的身后飞了过去,要是自己动作稍慢,搞不好就已经被直接射成了筛子。

    就算是郑亚的动作敏捷无比,但墓道毕竟还是太窄,根本就没有太多的地方可以躲避,几乎是郑亚扑倒在地上的同时,嘴里已经一声闷哼,身上不同的部位,顿时已经噗噗几声被射中。

    金刚不坏体神功神奇无比,郑亚严防的核心部位被射中之后,强力地反弹了弩箭,但有些并不是特别紧要的部位,却依然被弩箭射入了肉中,毕竟弩箭是那种穿透性射击,如若有人能够全方位抵挡得住这种速度极快的弩箭的话,那就相当于能够抵抗子弹了,郑亚目前还真是达不到如此高度。

    衣禾被郑亚扑倒,吃了一惊,嘴里刚刚叫了声“郑亚”,瞬间又听到了噗噗噗的破空声,还有郑亚的一声闷哼,心中顿时失去了主张,张开双臂,抱住了郑亚,嘴里问道:“怎么了?什么东西?郑亚你受伤了?”

    郑亚扑倒在地上,瞬间感觉是一片柔软,自己的一柱擎天已经顶在了一片温柔之中。

    不过此时,郑亚还真没有太多花花心思,身中弩箭,丝毫大意不得,双手地上一撑,郑亚站了起来,后退两步,转过身来,嘴里说道:“衣禾姐,你马上帮我把后辈的弩箭给拔出来,另外,马上给我采取急救措施,我感觉伤口麻木,怕是有毒……”

    有毒?衣禾顿时感觉无比紧张起来,全身都在颤抖,嘴里说话已经带上了哭腔:“郑亚,你没事吧?都怪我,你不会有事吧?”

    郑亚手捏剑指,在自己身上不同部位的穴道上连续点了几下,嘴里沉声说道:“暂时还没事,你要不给我处理伤口,就真有事了,速度帮我拔箭,几个伤口在我背后,必须得你帮忙……”

    衣禾手忙脚乱地打开自己头顶的矿灯,就着灯光往郑亚的背上一看,心中顿时涌起六神无主般的感觉。

    眼泪从眼眶之中一涌而出。

    郑亚宽大的后背上,略显单薄的衣衫上,留下了一排排弩箭,草草一看,不下十只!

    嘴里哽咽起来,衣禾心中充满了绝望,高队被蛇咬一口,毒发身亡,郑亚现在被十几只弩箭射中,同样中毒,哪儿还有活路?

    世界好似瞬间变得一片黑暗,贝齿紧紧咬住下唇,衣禾伸出双手,开始从郑亚的背上拔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