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89章 小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盯着壁画看了半响之后,不知为何,衣禾的俏脸逐渐红润起来,而郑亚也看清了部分壁画的内容,顿时也涌起了阵阵难为情的感觉。

    得,壁画之中,足足一半以上是春宫图。

    赶紧把矿灯挪开一些,并不照着洞壁,郑亚小声说道:“衣教授,你小心点,跟在我的身后,我在前面探路。”

    衣禾如同小媳妇,嘴里嗯了一声,又小声叮嘱到:“小亚,你要小心点,这座古墓十分诡异,这次考古,我真是感受很深,我可不希望你出事。”

    体会到衣禾的心绪不大安宁,心中也能体会衣禾那种第一次遭遇非正常想象的感受,郑亚为了安稳住她的情绪,说话就稍稍自信了些:“没事,我可是天上文曲星转世,诸邪退避,看过白蛇传没有?”

    衣禾的注意力马上被吸引开去,嘴里问道:“白蛇传倒是看过,跟我们现在的处境有何关联吗?”

    郑亚嘿嘿笑道:“许仙的儿子,就是许仕林,不瞒你说,那小子也是文曲星转世,还未出生的时候,法海要下毒手灭杀白素贞,好家伙,文曲星光芒四射,直接把法海给震了回去。”

    衣禾瘪瘪嘴说道:“你那是电视剧吧?还光芒四射,正本白蛇传里边压根儿没有。”

    郑亚又嘿嘿笑:“还有,你难道不觉得,我和许仕林很相像吗?”

    衣禾:“完全没感觉,八竿子打不到一起来,没有可比性!”

    郑亚自信地昂昂头说道:“我和小许,相像的地方多了,自小聪明伶俐,长大后俊秀非凡,他有表妹芳心暗许,妖精情深义重,这个,我也是人间人爱,花见花开……”

    衣禾噗嗤,轻笑出声,嘴里说道:“郑亚,没想到,平时看你挺正经,单独相处你居然是如此能侃。”

    郑亚笑着说道:“我觉得吧,天教授比你就强多了,科考的确是治学问,也的确是严肃无比的事,但我们的正确工作方式,应该是在快乐之中工作,在工作之中寻找快乐。”

    衣禾在郑亚身后耸耸肩,嘴里也打趣了一句:“这种地方,快乐得起来才怪,黑布隆冬的,还不时冒出个粽子出来晃悠,得了吧你,好好在前面带路,另外,不要害臊,矿灯尽量照着点洞壁,本教授需要研究一下壁画。”

    郑亚点点头说道:“收到,你也小心点,我们继续前进。”

    衣禾在后边画蛇添足地补充了一句:“郑亚,你可不要误会,我看这些壁画,纯属研究那个朝代的服饰等相应的历史文化,而不是对那些东西感兴趣。”

    郑亚想也没多想,随口答了句:“那是,教授你一定是研究,不过,他们身上的衣服可真是少,教授你得认真找……”

    这本来是句真话。

    春宫图吗,本来就是那种轻纱朦胧的一些画面,衣服啥的,真心不多。

    郑亚说这句话的时候,还真没想过其他东西,就是实话实话,不过话说出口之后,郑亚突然感觉不对,得,自己这岂不是冷嘲热讽衣禾实际是在感兴趣春宫而不是研究历史吗?

    衣禾在郑亚身后冷了半天,嘴里说道:“古代女子也就那个样,没啥好看的,我主要是研究研究这种颜料,这些彩绘的一些规律,真是难得啊……”

    衣禾说这话,其实吧,也是想掩饰一下自己的尴尬,在她心中,对郑亚倒真是没有了恶感,平时冷冷的样子,不过是本来性格,此时可不希望郑亚对自己有什么不好的感觉。

    郑亚正在为自己刚刚说错话有点懊恼,闻言马上夸了衣禾一句:“那是,古代女子,尤其是唐朝那个时期的女子嘛,都是以肥为美,一个个胖乎乎的,也真就是那个样子,说实话,她们还真没有教授你的身材那么好!”

    这本来还是一句大实话,郑亚说的时候,也真没想那么多。

    但说完之后,郑亚又感到尴尬了,千不该万不该,自己怎么能够把这些春宫图内的女人拿来跟衣禾对比呢?

    郑亚说完之后,现场气氛有点小尴尬,衣禾愣了半响没做声。

    郑亚沉默了一下,嘴里说道:“那个,我也是实话实说,没有其他意思。”

    衣禾在郑亚身后瘪瘪嘴,突然说道:“小色鬼,果然还是你偷窥。”

    郑亚一呆,嘴里马上反驳:“没有,偷窥你洗澡的真不是我!”

    衣禾的声音之中充满了不信:“没有的话,怎么知道我的身材要比她们好得多?你不会告诉我你有透视能力吧?”

    郑亚有点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还真有点说不清的感觉。

    半响之后,无奈地,郑亚说了一句:“这个其实不用亲眼目睹,只要看着造型,就知道你比墙壁上这些女子强了百倍不止!”

    衣禾轻笑了起来:“果然是个小色鬼,色到家了,哼,还不承认,跟你说吧,我早就发现你的一些小秘密了,色得不能再色,说的就是你。”

    郑亚心中大为惊讶,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色鬼事实被衣禾误解,嘴里说道:“不是吧,我平时可是相当相当正牌,绝对没有半点色花花的心思,衣教授,你是不是误会我什么了?”

    衣禾笑着说道:“你还是叫我衣姐或者是禾姐吧,一口一个教授,好像我是多古板似的。”

    郑亚一边拿棍子往前小心探路,一边前进,嘴里从善如流,叫了声:“衣禾姐,你可真是冤枉我了,你跟我说说,我倒是什么地方色了?”

    衣禾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声音变得小多了:“你真要我说?”

    郑亚:“你倒是真的说一说,我自己都不知道,岂不是冤枉?”

    衣禾小声而不屑地说道:“我还会冤枉你?你受伤那天,我去看你,专门给你送了东西吃,你倒是跟我说说,是什么东西把板子顶得咚咚响?啄木鸟吗?”

    郑亚有点傻眼,那天的情况,还真是个特殊情况,自己中毒之后,毒素并没有完全解去,好死不死刚刚好发生了那一幕,没想到被衣禾给猜出了是怎么回事,这下,可就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欲哭无泪地,郑亚来了句:“这个还真不一定,搞不好,真是啄木鸟……”

    衣禾轻声笑了起来,嘴里来了句:“小色鬼,姐姐可是过来人,还真是头一回见到你这么养鸟的。”

    正说到这儿,郑亚突然发现,前方墓道开始变窄了许多,身躯不由猛地一挺,正在原地开始观察。

    身后,注意力还在洞壁上的衣禾一不小心,一头撞在了郑亚的身上。

    郑亚只觉得背上一软,两团软绵绵的肉轻轻地贴在了自己的身上,这种感觉十分奇特,郑亚不由心中一荡。

    耳边,传来了衣禾的一声轻呼:“哎呀,郑亚,你怎么突然停住了?小色鬼,你故意的是不?”

    郑亚的脸上露出丝丝苦笑,本来吧,前几天受伤的后遗症还没大完全消散,如今在这墓道里边,先看了春宫图,再又被女人这么给撞了一下,好家伙,再度一柱擎天了。

    这家伙要是被衣禾给发现了,估计这辈子都逃不脱一个小色鬼的外号了。

    嘴里,郑亚还是一本正经地解释到:“衣禾姐,这墓道有点变化,按照墓葬的规则,很有可能,我们正在接近一个真正的墓室,你最好跟紧一些,不要再如同李教授他们一般,瞬间被莫名其妙隔离开去了。”

    衣禾原本刚刚离开郑亚的身边,准备距离更远一点,毕竟这样子有点难为情,闻言顿时吓了一大跳,向左右打量了几下,嘴里说道:“墓道还真是在变窄,对了,墙上的壁画好似也有变化,好吧,小色鬼,你是对的,我还是主动投怀送抱,这样的距离应该可以了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