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88章 被隔离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连环翻板之下有两架木梯相接,木梯已经腐朽,但仍能看出形状,这无疑是后来的盗墓者想出的破解之法。只要将木梯放入墓道,盗墓者沿梯而入,则如履平地,翻板与陷坑、利刃都枉费心机、无济于事。

    看着这些翻板还有这些盗墓贼那高超的破除陷阱的手法,还真是让人心中感叹。

    盗墓者和反盗墓者的智慧较量着实让人由衷起敬。

    李炳天观察了一会,嘴里说道:“从眼前的情况来看,盗墓者无论是成功与否,应该都没有从原路返回。”

    两具骨架,那么就意味着这儿至少倒下了两个道行高深的盗墓贼,而木梯子的存在,说明还有盗墓者从这个连环翻板之中成功过去了。

    查出是连环翻板之后,事情就并不复杂,李炳天取出自己背上的背包,取出几样东西,开始组装,不到一会,居然就给捣鼓出一个小巧的梯子。

    看着李炳天的动作,再想一下自己背包之中的钛锇合金工兵铲,郑亚顿时明白过来,李炳天也好,小飞导师也好,已经预料到考古会遭遇一些什么,都已经提前针对性地做好了相应的准备。

    比如说郑亚手中的工兵铲,在这样的地形之中,也就是发现了连环翻板的陷阱之后,郑亚突然发现,自己的铁铲功三式居然会特别地好用。

    一铲探九幽完全可在这种场合从陷阱壁边,开挖一条梯道出来供自己通行,当然,李炳天更直接,组装出梯子,自然就是轻松搞定。

    大家通过连环翻板,吴青看到那种寒光森森,好似还闪烁青光的利刃,心中真心是感叹不已,这东西,锋利无比不说,应该还淬毒了,一旦刺伤自己的话,搞不好就真的可能如同高队一般,倒在这阴险的古墓之中。

    站在翻板的这一边,李炳天嘴里说道:“大家小心点,尤其是头顶的考验。”

    得到李炳天的提醒,郑亚开始迅速寻找起来,并马上查知了第二个陷阱的存在,这是一个铁索吊石,又是十分危险的设置。

    这个古墓的主人,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探这座古墓,道行稍浅,怕是真的会九死一生。

    铁索吊石,就是在墙壁隐蔽处固定若干金属滑轮,利用滑轮将巨石吊起,悬于顶端。盗墓之人,触动机关后巨石就会掉落将其砸死。

    李炳天和郑亚发现了机关所在,相应的,事情也就变得简单多了。

    让吴青如法炮制,引动机关,将巨石给抛了下来。

    还有几个机关,大家干脆绕道而行,终于是没有什么损伤,安然无恙地抵达了洞窟的核心部位,看到了用盐根做成的,那一个好似巨大坟茔的核心区域。

    整个古墓,十分巨大,到了这个洞窟的核心区域,实际上,大家发现,自己可能依然只是完成了部分探墓任务,这洞窟的核心区域,又是一个入口,墓穴的入口。

    隐藏在机关之中的,很有可能是真正的内宫的入口。

    李炳天站在盐根雕琢的坟茔边上,嘴里充满了感叹地说道:“先有迷宫一般的外宫,跟着就是几丈软桥,现在又是这种连环翻板和铁索吊石,而这些,都应该只是古墓的防御措施,只能算我们连过了几关,逐渐接近了西夏王朝的真相。”

    现在进入的应该是内宫的墓道,也就是通向真正的棺椁所在地的墓道,相比外边的甬道,要狭窄,同时也更加地矮小。

    所幸这里边的空气还算流通,古墓的设置居然相当科学,这么多年了,没有坍塌不说,还能保存得如此之好,这种建造技术,就值得现代人认真加以研究。

    因为墓道比较狭窄,所以这一次,大家就只能一个个向内慢慢地摸索进去了。

    李炳天认真考虑之后,将大家的排序进行了合理安排。

    最前面,吴青开路,为了及时发现可能存在的机关陷阱,李炳天自己就紧随吴青之后,随时给他提供技术指导。

    张叶红排在了李炳天的身后,紧接着就是拓跋言琼,最后两位依次就是衣禾和郑亚了。

    这样的探墓,相对来说,后方是比较安全的,所以,郑亚和衣禾都被留在了最后。

    漆黑的墓道之中,队伍缓缓摸索着前行,为了节约用电,整个队伍之中,也就只有走最前面的吴青依然在用矿灯探路,科考队其他成员则都是抹黑前行。

    没过多久,前方传来李炳天的声音:“小心了,这地方出现机关痕迹,后面的人,也要警惕一些。”

    郑亚说了一声好。

    前面,李炳天已经在安排吴青破除机关。

    郑亚小心警惕着,手中再度握紧了钛锇合金短棍。

    前方,李炳天说道:“这儿的机关类似连环翻板,吴青,准备破掉他,其他人,稍稍后退一些,让吴青破除机关。”

    郑亚闻言后退,衣禾也跟了过来。

    两人走了一段距离之后,突然,衣禾嘴里一声惊叫。

    郑亚心中一惊,一把拽住了衣禾,向身后拉了过去,嘴里问道:“怎么了?衣教授!”

    衣禾的声音之中,好似有着丝丝颤抖:“他们不见了,齐齐不见了,或者是我们两个莫名其妙地,走到了其他地方,我突然就失去了和前面的人的相互联系。”

    是不是啊?郑亚突然也感到毛骨悚然起来。

    刚刚大家还是一支队伍来的,刚刚李炳天还在安排任务来着,怎么突然就失去了联系?要不是失去联系,以衣禾现在的表现,早已经惊动了其他队员,跑来询问情况了。

    可是现在倒好,就只有自己和衣禾在这墓道之中,其他人,本来应该距离两人不远的其他人,莫名其妙就给消失无踪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这样?

    郑亚也完全懵逼了,心头涌起浓浓的忌惮,这个古墓,真是太诡异了,一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啊!

    这样的变故明显也超出了衣禾的心理承受能力,如今躲在郑亚的背后,身躯都在瑟瑟发抖,很显然,未知的黑暗,浓浓的恐惧,终于全面超出了她的求知欲,此时,害怕的情绪占据了上风。

    这个关键时刻,自己这个男子汉可是不能怂了,郑亚咳嗽一声,嘴里说道:“没事的,衣教授,我们两个还是一个小组,可以继续前进,开始我们的考古,相信,我们应该能够最终跟李教授他们会师的。”

    一边说,郑亚一边伸手,把自己头顶的矿灯给拧出了一点灯光,向前后方向照射出去,开始打探周围的情形。

    看到矿灯的光亮,衣禾终于稍稍安下心来,嘴里低声说道:“嗯,那我们就继续走吧,郑亚,我虽然对历史研究得比较多,也知道很多历史典故和故事,可是我对探墓却真正并不是很内行,你需要多用心一些。”

    郑亚轻笑着说道:“我们取长补短,优势互补,虽然说我们跟大队伍失去了联系,但想来我们的生存能力并不弱,毕竟,天教授他不懂历史,很多东西,失去了历史渊源,就很难做出正确的决断,希望他们那个队伍能够安然无事。”

    衣禾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周围看了看,嘴里脆声说道:“郑亚,把矿灯照射照射盐洞,我好似有了一些发现。”

    郑亚依言把矿灯照射到盐洞两侧,顿时,入目看到的画面让郑亚不自觉的精神为之一振。

    盐洞两边,居然雕刻了不少壁画,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画面。

    就好似敦煌莫高窟的壁画一般,充满了研究价值,衣禾一边啧啧称奇地查探这些壁画,嘴里一边说道:“这些壁画,就是宝贵的历史财富,好东西,没想到如此深的洞里,居然会有如此绝世隗宝……”

    对于衣禾这样的学者来说,此时的发现至关重要,必须要想方设法做好研究准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