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79章 凶门祸难避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没等衣禾搭话,李炳天已经自顾自地说道:“禽流感,自古便存在!不过,古时百姓叫‘鸡瘟’,这家伙一样的,应该也传染,也害死了不少人,但那时,谁也不知道很多人死于禽流感而已,嘿嘿,僵,跟这种其实是差不多,只不过是认识的程度而已。”

    衣禾呆了呆,嘴里说道:“天教授,你这是不是有点牵强?貌似有点道理,但感觉又有点荒谬……”

    李炳天一边带着大家继续往前走,一边嘿嘿笑着说道:“什么是癌症?以前,中医里边是没有这个说法的,但是,自古以来,这病自然就存在,现在,我们只不过是将其分得更加细致而已;还有,大家都知道地球是圆的,但是在很久以前,世人并不那么认为……”

    衣禾明白了李炳天的意思,嘴里说道:“受教了,天教授你的意思是,僵这种非正常存在其实也是存在的,只不过是我们现在对其认识并不是很清晰,是不是这样的意思?”

    李炳天点头说道:“就是如此,这么说吧,地球之上,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现象,层出不穷,神秘事件也屡有发生,很多东西,如今我们并没有认知出来,但并不代表那不存在,而任何一个国家的管理者,为了让社会安定,都有意识地对这些事件,进行了冷处理,或者是神秘化处理,好了,不讨论这个问题了,我已经找到了下一个机关……”

    一边说,李炳天一边向前几步,准备打开机关。

    就在此时,郑亚脑海之中,太阳菩提子突然光芒大作,显示出不同一般的亮度。

    郑亚心中微微一惊,单手一拦,挡在了李炳天的前方,嘴里说道:“天教授,小心点,我总觉得这儿有点不妥,或许我们应该再用心探查一下……”

    李炳天诧异地看向郑亚,嘴里说道:“没错啊,按照前面的规律,还有罗盘之上指点的方位,这个地方应该是有个机关通道才对。”

    郑亚低头看看罗盘,点点头“不错,此处当有机关”,不过马上,郑亚语气一转,嘴里继续说道:“但是,天教授,你请认真看,这个方位,是真正的绝死之门,从理论上来说,只要打开这个机关,我们怕就是九死一生之局。”

    李炳天吓了一大跳,双眼一眨不眨,认真看向罗盘,半响之后,嘴里说道:“不对啊,我怎么看这儿属于震卦位,应该是变动之意,表示前途多变,祸福难料。”

    郑亚认真看了看自己罗盘上的卦象,又认真体悟自身太阳菩提子的示警,心中可以肯定,这个方向绝对相当不妥。

    只不过,正如李炳天所说的一样,郑亚其实也没能看出卦象不妥在什么地方。

    眉头微微一皱,郑亚心中想到,难道要说是全凭感觉?

    半响不得要领,郑亚飞快地斟酌,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语言,嘴里说道:“我的第一感官,跟天教授完全一样,这卦绝对是震位不错,表示变动不错,只不过,我依稀能够看得出来,这样的变动,站在甬道之内的位置去看,死位,那么,我的理解就是一旦我们进入其中,变动的方向绝对是坏不是好,九死一生的大局将成。”

    郑亚的这番话,说得清晰明了,科考队成员看着和李炳天讨论的郑亚,再看看郑亚一脸庄重的表情,心中没由来地产生了丝丝沉重情绪,他们好似从郑亚的嘴里,感受到了甬道里边的丝丝杀机。

    李炳天也完全进入了长考状态。

    郑亚的话说完之后,李炳天就伸出右手,摸着自己并没有胡须的下巴,穿着中山装的身躯挺得笔直,半响之后,用一种商议的语气,李炳天说道:“郑亚,你的意思是说,这个震,一定会变坏?那么也就是说,这其实应该是个假震位,也就是说……等等,我明白了,这个震并不是真的震位,但又是震的卦象,其实其根本意思乃是机关所在位置变动的震位之相,好悬……还好有郑亚你的提醒,要不然这一次,大家可能就真正糟糕秃顶了……”

    李炳天这么一解释,郑亚也从他的话中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心中有点汗颜,也有着丝丝敬佩,郑亚对李炳天说道:“天教授厉害,郑亚只是感觉这儿有些不对,前后矛盾,但万万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震的是机关方位,而不是甬道之震位,佩服。”

    李炳天摇头,嘴里由衷说道:“该佩服的是我,没想到郑亚你的眼光如此敏锐,罗盘定位的造诣会如此厉害,哎,果然是理气宗,比我望气一脉钻研罗盘更加深入,不服不行……”

    郑亚真正有点汗颜了,刚刚他并没有看出太多异常,要不是太阳菩提子提醒,他一准跟李炳天一样的看法,却是有点侥幸,脸上露出丝丝苦笑,郑亚说道:“我这也不过是瞎猫碰到了死老鼠而已,还是天教授厉害,这么快就找到了真正的问题所在,那么教授,我们应该怎么寻找出路?”

    李炳天笑着说道:“知道了问题所在,这个不难,我们找到开、休、生三门,从中判断其中是否有机关,没有的话,再找杜门和景门,用‘吉门相生有大利,凶门得生祸难避。吉门克宫吉不就,凶门克宫事更凶’的原理去寻找道路就是……”

    李炳天现在所说的,是《奇门遁甲》里的八门知识,郑亚在堪舆术之中略有涉猎,比起李炳天自然差了许多,如今,李炳天也算是一种现场解说和授艺。

    而刚刚,郑亚指出的那个震位点,实际就是奇门遁甲里边所说的最坏的情况:凶门克宫事更凶。

    得到郑亚的提醒,李炳天发现了问题所在,开始寻找正确的道路,毫无疑问,郑亚的发现,就意味着这段甬道里边有第二个机关,那么也就是说,这儿还有个隐藏更深的象征着大家相对安全的更好的道路。

    看着李炳天和郑亚一大一小两个十分认真地讨论,一副严谨治学的态度,衣禾的心中不由微微感叹,要不是亲眼所见,她是无论如何不会相信,类似这种江湖术士的神秘学,居然在两人身上看到了做学问的气质。

    不仅仅是衣禾佩服,几个不懂的特警队员,已经对小亚刮目相看,没想到这个看似少年人的学生,也有如此一面,直到此时,高大宇几个才真正地认可郑亚的考古队员身份。

    所有人之中,只有李达春不大服气,双眼盯着郑亚,嘴里念念有词,拓跋言琼听到这胖子在嘀咕:“装神弄鬼,胡言乱语,说得跟真的似的……”

    拓跋言琼猛翻白眼,这胖子,明显的羡慕嫉妒狠,自己比不过,就说别人是胡言乱语,有本事,你上去胡言乱语几句试一试?

    商议良久,李炳天和郑亚的眉头都深深地皱了起来。

    李炳天沉声说道:“各位,我们的确是找到了第二个存在的机关,只不过,遗憾的是,这依然是个凶门位,只不过,跟前面那个凶门相比,现在这个,已经变成了‘凶门得生祸难避’,大家合计一下,是进还是退?”

    高大宇首先问道:“什么意思?能说明白点吗?”

    李达春站了出来,表示自己知道这句话的含义,给高大宇给出了解释:“天教授的意思很明白,那就是,这个甬道过去,那是一定会遇见灾祸,只是从这个机关进去,程度会稍清,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的意思。”

    衣禾双眼闪烁着晶莹的亮光,表达了自己的意见:“进去吧,除非是时间到了,大家没有补给不得不返回,要不然,我们完全可以继续往里边走,些许危险,考古嘛,总会遇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